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10-07-11

關於銅像…接到了一位瑞法混血兒帥哥來信!超優,也很感動!


接到了一封讓人感動的信如下!原本很訝異外籍生的中文這麼通順流暢嗎?真的用骨狗大神一查,才發現他真的是一位瑞法混血的帥哥哩!他所想的和我想問的一樣:我們究竟有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來抵抗「公關、行銷、國家各利益團體的狡猾宣傳機器」?當代的「政府部門」很像是電影《機械公敵》裡反客為主要控制人類的NS-5型號的機器人,現在的政府部門廣用納稅人的錢大買廣告,以狡猾的宣傳想控制人類,用各式行銷公關來騙取選票,當投票行為被廣告箝制,導制投票與民主實際生活分離時,如何對抗公關宣傳而不被洗腦?這真的需要獨立思考的能力!以下是帥哥的來信:



簡余晏,您好:

我是政大歷史所的外籍生章衛(James Barras)。去年在網路上查詢資料時,無意間瀏覽到您的部落格,因為其中幾個部份與蔣介石銅像有關。剛剛好,我的碩士論文以所謂的「蔣公銅像」為研究對象,試著解構當局的宣傳論述與實踐。

迄今我一直很孤單地作為一位「獨立行動的人」,採取各種各樣方式試著促進「政大人」與認識的人更加強自身的獨立思考能力,以及關注公共事務,並進一步的了解世界與台灣局勢。前年從第一天參與野草莓學運,11月7日晚上,我是在行政院大門前被警察驅離的倒數第三人,接著也到自由廣場去,最後因為對學運運作相當不認同而離開。去年十月發行《蚊虻》,從八○年代的《野火》唯一份的獨立學生刊物,成果不佳、貢獻不大、挫折感極為嚴重,但從不會後悔付出那麼多。

在此和您連絡是因為我最近讀了一本很有趣的書,讓我獲益良多,想跟您推薦,再請您給我意見、指教。

就我在電視上與您個人部落格上而言,感覺上您很激進以及希望改進這個世界,尤其是台灣現況。我要給您推薦的書的意圖相同。作者叫Normand Baillargeon,在魁北克大學蒙特利爾分校的教育系學院就專任教授也是喬姆斯基的朋友。書名為Petit cours d'autodéfense intellectuelle(或許可以翻譯成「思想自我防衛小課程」吧)。作者以清靈、幽默與尖銳的筆調,介紹一般民眾應該掌握的基本獨立思考工具。對我來說,世界各地的人們一樣,若要進行真正的民主,若要反抗公關、行銷、國家各利益團體的狡猾宣傳機器,那一定要最好加強自己的獨立思考能力,台灣人也不例外。這種書籍肯定很有用,問題是台灣人讀不到,因為還未有中譯版本問世。因此,我已經與作者連絡問他是否願意在台灣出版。他還沒回應。雖然沒有回函,先跟您分享,也順便把握這個機會與您連絡。

我想找對這個翻譯計畫感興趣的人,不知道您是否認識有熱忱的人士會想加入行列?

敬祝 暑安

章衛 敬上

您好
正巧喬治亞最近拆掉了最大的史達林銅像
昨天我在廣播節目裡面談了您的來信

冒味想請問您
如果有出版社願意出版這本書
您願意翻譯嗎?
日本、中國等地是否有出版翻譯呢?


平安

余晏上

影視筆記延伸閱讀
**難以解說的我的機器人情節:記憶體與腦容量之間
**余晏現場會勘:讓人與機器人和平相處吧
**感性與理性的探討:直覺能訓練嗎
**我為什麼是史巴克迷
**在自我與他者之間的迷文化
**從REAL的文化模式看媒介
**媒介建構他者與我類的文化意涵
**擬像的新聞建構出超真實的台灣
**《鷹眼》《瓦力》《機械公敵》《魔鬼終結者》的天網
**穿起綠制服的熱血青春
**舊文章:不是我的我
**偶像劇《終極一家》片尾的一幕
**電影裡的戰士頭盔
**柴可夫斯基的1812序曲
**看木村拓栽的change,以強大的熱情來改變

讀書筆記延伸閱讀
**官僚之夏,讓我們以熱情面對冷風
**李敏勇的《顫慄心風景》詩集:用詩與心拯救我們的國度
**《文化窗景與歷史鏡像》閱讀李敏勇的散文:來清洗我們的歷史吧!
**《極地之光》瑞典設計經濟學:讓窮人也能享有好的設計
**《傅正》:立根破岩,千磨萬擊還艱韌
**從手指辨字,看直覺能訓練嗎?
**《觀光客的凝視》:符號的建構與虛實
**偉大城誕生與衰亡》--美國都市街道生活的啟發
**《新政府運動》:政府部門在意的當然是利益團體
**彭明敏、阮銘、李筱峰的三本書中,我所看到的台灣
**彭明敏的《逃亡》:忘不了獄中那二到三公分的小草
**《台灣大劫難》:控制金主再控制黨
**《台灣大劫難》:統戰部每年派五十萬人來台宣傳經濟
**《為什麼不殺光》:二二八這天看政治屠殺與族裔滅絕
**《發明未來的企業》:超越利害精算擁抱自己的價值
**《鳥為什麼鳴叫》:從莫札特那隻鳥談起
**《領導學散步》:大石頭理論
**《未來在等待的人才》:高感性與高體會的人
**《反叛的凝視》:部落客與社會對話
**《科學人雜誌》:沒有頭的小強只是比較笨,不會死
**大話新聞談的書《被出賣的台灣》:匯成大覺醒的洪流
**《被出賣的台灣》作者葛超智的廿箱遺物
**《被出賣的台灣》作者葛超智的一幅畫
**《被出賣的台灣》作者葛超智珍藏的照片與"金紙"
**《被出賣的台灣》掀出我們所不知道的1940年代
**《問題媒體》:政府部門失去解決問題的能力了
**《回憶,見證白色恐怖》:滿池福馬林撈出胸膛開花政治犯
**《受壓迫者教育學》:看記者勞工的覺醒

總共有5個意見

  1. gaxiong 7/12/2010 2:38 上午

    章衛其實有名氣,
    之前還質疑過現今臺灣歷史學系課堂教學概況能否造就思考人才並提出改革等相關問題。

  2. PanzerG 7/12/2010 5:10 下午

    余晏小姐,您好:
    偶然間看到著個標題,了解了一下作者,真是一位熱血的外國人!
    文中提到的Petit cours d'autodéfense intellectuelle是法文書,正好因為自己留學法國多年,回台後開出版社,專攻法文書中譯本,自認應可幫上忙,所以就冒昧地毛遂自薦了。

  3. 匿名 @ 7/13/2010 2:19 上午

    【校訊記者羅皓恩報導】來自法國和瑞士的混血兒、歷史碩四章衛(James Barras)這個學期創辦「蚊虻社」,和其他志同道合、不分國籍的政大同學共同努力,期待藉由報刊和行動劇等不同媒介,刺激更多政大師生共同關心身邊的公共事務,也學習思考並和不同觀點對話。

    因為自己的混血身分,章衛從小就對於「身分認同」議題感同身受。「有時候,我在法國被當成瑞士人,在瑞士被當成法國人」,也促使他在大學唸完電腦科系畢業、出社會工作後,不僅又回到大學人文學院進修,並選擇到台灣攻讀碩士。

    剛來到政大第一年,章衛就下定決心刻意不和其他國際學生接觸,下了課獨自唸書。漸漸地,隨著自己中文進步,他開始把握各種機會和人討論校園議題,也試圖以文字表達想法,然而,換來的卻是失望。

    「我研究的是戒嚴,所以我想加入學生會,了解學生會的變遷」,但實際和學生會接觸之後,卻讓他搖頭,「他們太不積極思考,結構太僵化了」。於是產生自辦《蚊虻》的想法,藉由成員互相討論、發表文章,期望刺激自己、別人和學校思考,加強投入公共事務。

    「我問同學們對於政大校園內放置蔣介石銅像的看法,但多數人都沒有反應。可是,銅像是很貴的東西,為什麼放在校園中,一定是有原因的。」章衛的碩士論文打算以「蔣經國時代的蔣介石塑像」為題,跑遍全台各地了解蔣公塑像,不過當他隨口問起政大校園師生對銅像的看法,反應之冷淡,讓他覺得不可思議。

    「我認為進入大學就是要學習獨立思考,並且尊重他人的想法。」章衛強調,問他是否贊成在校園內放置蔣公銅像,他當然有自己的想法答案,但重點不是遊說他人接受自己的想法,而是透過討論,增進個人多元思考的習慣。

    章衛的理想看來合理,不過實際開始執行,卻讓他碰壁連連。不僅在BBS版上引發爭議,自己系上老師也不支持,「我在日內瓦大學是不會碰到這種事情的」。但他不放棄,慢慢也找到一些同學認同,於是成立社團。

    章衛不否認,一開始他不希望向學校申請成立正式社團,以免受許多章程規定限制,但慢慢發現,如果沒有登記,無論舉辦活動、借場地等都很不方便,於是重新考量向學校申請。

    取名「蚊虻」,有人以為音似「文盲」(其實「虻」唸「蒙」),章衛解釋,蚊、虻都是很小的蟲,叮了人會讓人受到小小刺激。社團的目的也是如此,希望刺激大家思考許多存在我們生活週邊、看來習以為常的事情。有人以為蚊虻是國際學生社團,不過現在社團內部本國同學居多,在社團招新聯展上,也吸引不少本國同學詢問。

    「因為喜歡寫文章,而且我叫James,所以我取名『章衛』(James有保衛的意思且J音近章)。」從中文名字就有自己的主張,章衛持續在政大校園內鼓勵、也挑戰大家思考關心公共事務。

    「也許有人認為我不愛政大,但正因為我愈愛,所以愈希望她進步,也希望自己能有所貢獻。」

  4. 匿名 @ 7/16/2010 11:17 上午

    您好
    我想要針對大同區敦煌路
    大概197號那邊有一個公園
    因為公園種植火焰樹
    既無遮蔽功能也無美觀功能
    風雨來臨之際大片樹葉果實掉落
    也有樹木因為樹齡已高且為空心
    不堪風雨即倒塌
    而火焰樹造成附近蟲蟻雜多
    實為困擾
    是否能考慮遷移或改植其他樹木
    希望能得到一個安全又舒適的休憩歡公園
    在電視上看到立委為我們大同區發聲
    為什麼花博可以花這麼多經費
    而緊鄰幾條路的市民卻沒有受惠
    希望能懇請您幫忙

  5. 匿名 @ 7/18/2010 10:53 上午

    家庭主婦的陳情信

    敬愛的民進黨市議員,歷經了馬英九與郝龍斌在台北的執政,把台北市稿的烏煙瘴氣。我們是一群家庭主婦,我們人數眾多,卻沒有人聽到我們的心聲。最近看蘇貞昌願意了解每個小市民的心聲(本人是蘇夫人的高中同學),本人決定站出來告知這一個家庭主婦的夢靨。

    台北市大都是舊住民,所以每次到垃圾人都很多,不像台北縣很多都有管理員處理。但是台北市的垃圾分類實在太繁重,每個分類又有不同的收取時間。就跟台北市在陳水扁執政之前,不是有許多外星人的分類垃圾桶? 這樣的分類方式雖然有環保意識,但是確實造成家庭主婦的負擔,家裡要準備很多垃圾袋跟垃圾桶,每次到垃圾都要忍受惡臭很久慢慢分類,有時時間不對,更常常被收垃圾的清潔人員惡言相向,還要被強制帶回家,造成身體以及居家空間負擔,真不知道我們繳稅又花垃圾袋的錢,卻讓自身如此狼狽。

    外星人的分類垃圾桶跟捷運的分類垃圾桶都改成一般垃圾與資源兩類了,更可惡的是聽新聞說我們辛苦分類的垃圾最後轉交資源回收又全部倒在一起了。我們辛苦分類,倒垃圾花好多時間,又被清潔人員教訓換來的是什麼? 我們家庭主婦不是不分類,而是希望能簡化分類,清潔人員的薪水很高,大家搶著做,不如多請幾個幫忙分類。最後又倒在一起,表示資源回收公司有足夠能力再分類。另外有一些枕頭、填充玩具,用一個垃圾袋來裝針的反而造成更多資源浪費。

    本人假日去台北縣採買,發現中和跟板橋都是將垃圾分為一般垃圾跟資源回收與廚餘而已。中和還有說明體積大於25公升就免用垃圾袋,而板橋市則有增加廢食用油轉柴油處理,都是了解家庭主婦辛苦又能兼顧環保的措施。台北市垃圾分類分好多種,而且收這些分類的時間還不同,造成家庭主婦繁重的壓力,家裡一堆分類的容器,又因為收分類的時間不同不能馬上丟,種類、時間、空間都讓我們心力交瘁。

    我們沒有馬英九與郝龍斌這麼有錢,有清潔人員幫忙處理,假如您們在議會問郝龍斌什麼是啥類,禮拜幾收,我想他一定答不出來。我們只好拜託民進黨市議員以及蘇貞昌能夠體恤我們,我們也會用選票表達我們的感謝與支持的。

    許太太 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