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9-03-01

《為什麼不殺光?》228這天看政治大屠殺的秘思!



鳥兒像告訴什麼似的在春空中飛鳴
遠遠的氣笛留下幾道餘韻
像吞沒無數的憂愁
難道生命是塵埃愛情是沙土呢?
拭淚吧!為了至愛的被壓迫同胞
春風微微像柔忽的歌唱
在歡送我們光榮的滅亡
~作者為二二八事件受難者 李來基先生~

一年比一年多知道一點點228事件的細節,每年的此刻都會浮現受害者家屬的影像,或者那個寫在菸盒上的鉛筆遺矚,或者小女孩一輩子背著父親的絕命詩。所以看到誠品裡這本《為什麼不殺光》時,忍不住想從書中找出,族群屠殺的理論與原因,這本書的質疑是「21世紀可以遠離集體屠殺的暴行嗎?了解暴力衝突的複雜歷史,以及心中仇恨與包容的掙扎,即可點出未來防止滅族屠殺的方案。」

作者:丹尼爾、齊洛特Daniel Chirot是華盛頓大學國際研究與社會學教授。以及克拉克、麥考利Clark McCauley是布林毛爾學院心理學教授、賓州大學的艾士族裔政治衝突研究所主任。譯者薛絢。立緒文化出版2007年,台北縣。

頁74,現代版本的政治性集體謀殺與族裔淨化有不同嗎?現代國家政府也會重返部落狀態嗎?希特勒、史達林、毛澤東三個暴君都想要淨盡社會種族、階級的雜質才甘休。

頁75,三人都在追求理想境界的純淨,都有狂熱的憤怒,也都極度恐懼淨化不徹底的後果,這種觀感很古老,以往也曾是許多大屠殺的起因,只是以前的事件規模不像現在官僚體系的政府的規模做起來這麼大。

20世紀滅族屠殺與族裔淨化背後的民族主義是一個現代現象,為了配合現代化國家需要而建構,也可以說是現代化國家政府的反作用。

頁79,國境之內如果有群體基於文化理由不承認政府的正當性,就會被認為會威脅到國家,因而招致迫害,一旦捲入激烈衝突,報復、討回公道、恐懼被擊敗等動機都會發生作用,而且這些屠殺都會被儀式化、合理化,變成持久厭恨與不共戴天之仇。

頁80,在經濟困頓與政治不安穩的地區,尤其必須去掌控政府,因為,第一、政府掌握的資源可能是經濟發展關鍵;二、凡是無法掌握政府決策的文化群體勢必擔心可能遭滅亡。
頁81,這也就是說,20世紀那些發生過為政治目的而執行的集體屠殺與驅逐,在21世紀很可能再發生。

頁133,此外,族群之間的差異愈少愈可能發生屠殺。這就像癌症是體內細胞的病變,卻比任何傳染病源的殺傷力都強。這種心態在於,例如納粹人眼中認為有猶太人「假裝」德國人在德生存,又如波布時代的柬埔寨有四分之一的人被柬埔寨自己屠殺。伊格納齊夫解釋,把民族主義描述成一種自戀,這種心理會把民族之間的小差異美化成重要的特徵,藉此鞏固民族的分野,強化民族團結,這也包括要把「他們」貶低。這就是弗洛伊德所說的「微小差異自戀癖」。兩個族群的差異愈細微,兩邊會奮力把這種差異表現成絕對價值。

頁149,滅族衝突不常發生,是因為過度作戰可能耗費極大成本。(余晏註:殺了領袖即可全族統治一世代,殺了菁英可以統治百年三四世代)
頁151,暴力行為一般以高度儀式化的戰鬥呈現,過往戰鬥犧牲者的亡靈必須藉榮譽和復仇來安撫,有時殺寥寥數人便足夠,有時候只殺一個人即可。
戰事會演變成結盟群鬥,敗的一方會有很多男女老幼被屠殺。

謹以閱讀這本談屠殺的書,來紀念228這一天曾有數萬台灣菁英、議員、醫師等上上世代的領導人物遭到無情屠殺,希望歷史能清楚記下來。

順帶推薦這本書《狗去豬來:二二八前夕美國情報檔案解密 Americans in Formosa--1945-1947》
* 作者:Nancy Hsu Fleming
* 譯者:蔡丁貴
* 出版社:前衛
* 出版日期:2009年02月01日

美國中央情報局前身1945年派遣資深軍事情報人員來到台灣,在台北設立工作站。1945-47年的戰後初期,正是台灣歷史的關鍵時刻,那時的台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第一任主任克拉克上校是戰時在中國蒐集毛澤東情報的人物,第二任主任摩根上尉則是戰時負責訓練法國抵抗軍,並滲入德國戰俘營的高手。這個特遣隊廣泛地接觸在台的日軍高層、陳儀當局、中國駐台軍特警、台灣領導人物,以及全島各地的台灣大眾,並訪談各式人物,輯要當時的報刊、盛傳的謠言和人心的期盼,全面地見證二二八前夕中國佔領政權在台的劫收嘴臉與台灣民眾的普遍心聲。拜「資訊自由法案」所賜,有關台灣的情報終得解密。這本書收錄1945年當時戰略服務處每日傳發給總部的解密電報,以及美國駐台領事上呈大使館的解密報告。

而書中所述的,是我們這一代的教科書裡面不曾閱讀過的,真實的台灣血淚。

註:最上面的照片是比利潘大大拍的,下面這張則是建宏拍的。

總共有5個意見

  1. 匿名 @ 3/01/2009 11:34 下午

    看過這本書,但覺得翻的怪怪的,很多時候似乎是從加害者的想法來翻的,怪怪的。希望能看到原文比較一下。

    台灣派要留意在這些關鍵時刻遭到滲透,尤其是論述。

  2. 紐約客 @ 3/01/2009 11:35 下午

    很感謝余晏小姐定期提供讀書心得,這是很多政治人物所做不到的,期待您能保持這樣的不同於一般政治人物的風格。

  3. 執拗的風 3/02/2009 2:47 上午

    台灣人抵抗與認同-陳翠蓮。

    要理解歷史,但無須悲情。
    再多的哭喊,再多的憤怒,個人認為都沒有意義。
    只有把這一段歷史寫在教科書中,忠實記錄。

    本身也近日才開始理解歷史。
    中國近代史,台灣發展史,覺得這本台灣人的抵抗與認同寫的很好。

    台灣對日本對中國的矛盾心情,可從中窺知。

  4. chang0607 @ 3/02/2009 1:04 下午

    任何一個獨裁的暴力政權都是這樣,不會把你全殺光,只會殺死帶頭的來震懾僥幸活著的讓那些人不敢再反,順便還可以留下活口來宣傳他們的“威嚴”,228如此,當年中國的文革和六四也是。另外,把人都殺光了,獨裁者要去統治誰?所以西藏人人反中共但共產黨也不殺光所有西藏人,要是人都死光了中共只好找一群小紅衛兵假扮成喇嘛搬到西藏去住,萬一不小心傳出去也丟臉吧。

  5. 匿名 @ 3/16/2009 8:52 上午

    “所以西藏人人反中共但共產黨也不殺光所有西藏人,要是人都死光了中共只好找一群小紅衛兵假扮成喇嘛搬到西藏去住,萬一不小心傳出去也丟臉吧。”好幼稚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