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1-12-26

走過山峰與幽谷的長仔


走過人生的山峰與幽谷,民進黨主席謝長廷接受本報專訪時,卻坦言他寧將光芒讓人,在政策上率民進黨跟隨陳水扁總統步伐,現在也不再是長扁相爭的時代,而未來,他還考慮不兼黨主席了…。身兼高雄市長與執政黨主席兩要職,謝長廷言談間卻有淡然及壑達,黨內人稱智多星的謝長廷,在政黨輪替後詭譎情勢中一番感性深談,更見柔軟身段。

與陳水扁同樣出身貧戶的謝長廷,他的從政及成長歷程卻與陳水扁第一名的故事很不同。謝長廷每每在人生危疑後,峰迴路轉再登高峰。

中學時的「長仔」醉心體操,以成為國手為職志,學業成積始終不好,當時他念台北商專,常爬牆到成功高中與體操友人練習,有一天,他突然想到要唸書了,就撿一些校友們不想看的講義回家研習。家境不好也沒錢補習,謝長廷天天傍晚到補習班門口趁管理員用餐時溜進教室旁聽。「偷聽」了一年,謝長廷以北商的學力考取台大法律系,而於大三再考上高考。

這樣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故事,不斷地出現在謝長廷人生。1986年民進黨組黨時,「民主進步黨」這個名字就是謝長廷的強力主張。1981年首度出馬參選台北市議員,和陳水扁與林正杰同時進入議會,人稱三劍客;1986年謝長廷第一次轉戰立委,卻出乎意料高票落選,是他人生的重大挫敗,但1989年謝長廷捲土重來,選民才高票將謝長廷送進立法院。

雷同劇情再出現在謝長廷政治生涯,台北市長初選時長扁相爭他高票飲恨,很有風度地揮揮衣袖出任陳水扁競選總幹事。與彭明敏搭檔參選的正副總統選戰中,謝長廷再落敗,隨後被捲入宋七力事件,一連串打擊,讓謝長廷掉入政治生命的谷底,失去光環。

但在舞台角落的謝長廷,始終沒有放棄爭取燈光聚焦,南非武官遭挾持事件中,他選擇深入前線營救,頓時成全國焦點人物,卻也毀譽參半,尤其白冰冰對他的怨恨延伸到高雄市長選舉,成為選戰恐怖教材。事實上,幕僚與謝長廷對於當年要不要介入白曉燕案一直有不同意見,但謝長廷的個性就是這樣,寧可縱身一試,人生但求無悔。

幾番風雲,謝長廷到南部開疆闢土時,根本沒有人看好他,當時他在高雄一步一腳印地拉票,也少有記者願去採訪,但謝長廷的政治操作充滿逆向思考,誰料到,今天的「長仔」已不再是那個偷偷到補習班聽課的孩子,更不是撿人家的講義念書的體操選手,而是執政黨主席兼高雄市長。

從一個高職生、體操選手,到法律系研究生、美麗島律師,到宋七力事件、陳進興事件營救南非武官,及至成為高雄市長接手成為黨主席。謝長廷順勢而為、借力使力的哲學,發揮得淋漓盡致,他常不按牌理出牌,在意外中規劃人生。

但是,5天之後的選戰結果即將揭曉,依照前例,12月1日開票日通常也是民進黨主席可能下台的日子。而就算謝長廷是勝選主席,未來,黨內的閣揆位置卡位已滿,還有輪到謝長廷的一天嗎?或者,兩年半後還有可能上演長扁合作,搭檔參選?而明年的直轄市長選舉,港都選情混沌,謝長廷能順利連任嗎?在一場又一場試鍊後,謝長廷有可能成為六年後的總統參選人嗎?

世事難料,謝長廷接受本報訪談中掌握「隨緣盡力」的基調,強調成功不必在我,光芒可以盡送他人,是否追求再上一層樓?謝長廷只一笑置之,言談中卻有些許淡然與壑達。那個曾經在平衡桿上發憤念書的體操選手,那個在一次一次失敗後又站起來的謝長廷,現在對風雨人生已有新的盤算,放低身段、退一步海闊天空更貫穿他的政治哲學。

--------------------------------------------------------------------------------
這項訪問完整內容將於11月26日晚間7時到8時在東森新聞S台及ETFM同步播出。民眾日報全文刊登。
繼續讀完......

2001-12-01

貓虎現形


喇叭與嘶喊聲終於停了,街道終於恢復初冬的靜宓,但這樣的寧靜會持續多久呢?今晚打開票匭後,政壇也開啟錯綜複雜的春秋戰國時代。國家安定聯盟將與護憲聯盟展開國會多數的對抗賽,群策會與各團體在政治版圖上各自切割。選舉結束後,不論各黨席次多少,已確立不會有任何一黨在立院過半數,國會將進入一個多黨競爭的新戰國時代。

昨天之前,國民黨聲稱有90餘席,民進黨聲稱會是第一大黨,親民黨揚言有40席,台聯則實力達20餘席。這些政治氣球一夕將被擢破,各黨都像豎起毛、彎起背的貓科動物,但誰是有實力的老虎,誰是裝腔作勢的貓,答案快出來了。

作為民主政治最重要的中介制度,「政黨」在這次選戰卻模糊了,統獨與省籍、左與右、偏中產階級或勞工、強勢與反打壓…,都無法描繪21世紀台灣各政黨的定位,朝野政黨各自追尋新的政黨價值與中心思想,各政黨也還在凝聚新的主流意識中,各大天王割據政黨籓籬,黨國時代已遠,沒有老大的多黨政治已成形。

群雄並起之下,三大兩小的政黨重組已不只是政治學問題,而是誰能累積過半席次的數學問題,更是各政治人物能否坐擁權力的實質問題,如果藍軍組成在野聯盟,國民黨的王金平、江丙坤、王志剛、親民黨的宋楚瑜等人都有可能成為立院龍頭或閣揆人選。反之,國安聯盟如果10日成型,現任閣揆張俊雄、總統府秘書長游錫堃、央行總裁彭淮南、前閣揆蕭萬長都可能成為組閣人選,而立院龍頭可能是王金平加民進黨蔡同榮,也可能是親民黨宋楚瑜、劉松藩加蔡同榮等人,各種排列組合已然隱現。

這波政黨重組會是版塊大挪移、或只是少數廿席立委豬羊變色?三大黨兩小黨的多黨政治下,單靠「聯盟」聯繫能讓台灣走出對峙僵局嗎?國民黨歷經多次家變後還有本錢裂解嗎?國安聯盟會不會帶動民進黨轉型,組成新執政黨呢?這些問號不只啟動合縱連橫的號角,也牽動2004年總統大選扁馬對決態勢,今晚的票匭開封時,也掀開了潘朵拉的盒子。
繼續讀完......

2001-11-03

誰來領航


執政5百多天了,陳水扁總統獨白式的「世紀首航」道出民進黨政黨轉型的困境,執政後的民進黨政府一方面必須滿足基本教義派,一方面又要與泛藍軍搏鬥。面臨瓶頸的民進黨如果無法擴大執政基礎,突破三成基本票,走向更溫和的路線,執政之路還是遍地荊棘。而誰應該站出來率領民進黨突破困境再一次轉型呢?民進黨派系領袖及黨內菁英人人有責任,而民進黨最亮眼的領袖、陳總統更是該捨我其誰站出來。

如陳總統所說:「如果民進黨沒有轉型成功,或許執政機會就只有這麼一次。」但這5百多天以來,除了民進黨新生代曾口吠火車般喊出轉型訴求外,陳總統始終沒有提出對一個新民進黨的期許;黨主席謝長廷多數時間是扮演高雄市長角色,充其量只能說是「南部黨主席」,對政黨走向似乎心有餘力不足;民進黨內最有紀律的新潮流系一向擅於提出整套辯證理論,但整個派系傾力於選舉路線,光是縣市長就要力拚七席;新系龍頭邱義仁忙於政務對派系事已無暇著力,更遑論思索黨的路線。

從正義連線、福利國連線、新潮流系到主流聯盟,從府、院、黨龍頭到派系菁英,民進黨面對執政困境已捉襟見絀,人人心力交悴。選舉到了,縣市長以至立委又奔忙於選戰,大家回頭去固三成基本票,誰還有空思索為民進黨提出新的路線及定義?而陳總統「世紀首航」新書,又何嘗不是固守基本票、激起支持者憂患意識的選戰策略呢?

從20世紀邁入21世紀了,陳水扁已是一國元首,更該是民進黨首席領袖,無法逃避領袖的責任,而敢於超越傳統挑戰歷史,正是歷史關鍵時刻領袖重要條件。西德社民黨1961年轉型中,新任黨魁布蘭德為避免選民再產生階級鬥爭暴力聯想,把黨徽中象徵博愛革命的血紅色有刺玫瑰,改為溫和動人的粉紅色玫瑰,率領全黨爭取民眾的支持。相較於歷史上政治領袖的勇於帶領風潮,民進黨的粉紅色玫瑰在那裡呢?民進黨菁英還要人民等到什麼時刻?

陳水扁「世紀首航」高喊擴大執政格局,期許民進黨調整走向新視野,別再怪東怪西,這些話都講對了,在這個大時代關鍵的歷史時刻,民進黨已等了許久,正等著陳總統來領航,與黨內領袖領邁向新一次的轉型。
繼續讀完......

2001-09-20

水淹台灣


斥資4千多億元才蓋好的台北捷運,一夕間泡在如味噌湯的泥水中,成為21世紀最昂貴的超級下水道。台北市民在城市中尋找各種可以到達辦公室的方法,這能怪誰呢?要像立委一樣怪陳總統名字不吉、怪降半旗唱衰國運、怪城市體質脆弱、中央與地方政府互噴口水?或是檢討不當開發、檢視捷運交通及防洪規畫、省思我們走過的文明路呢?

921大地震後,台灣經歷八掌溪事件、象神颱風、桃芝風災到納莉,民眾的救災疏散動作日漸純熟,對災害傷痛也愈來愈麻木。921災區南投縣強制疏散6千人逃過一劫,首善之都卻還是淪為水鄉澤國。看過飛機衝撞摩天樓的畫面後,台灣人體會水淹大樓的震撼教育,這已經夠無奈了,而今天,政客的口水更讓人見識台灣人的悲哀。

在這個需要大家攜手共度劫難的時刻,立委諸公在立法院天南地北漫天叫囂,連總統名字與八字都成為責難處,少見立委能提出建設性觀點。台北市府與中央政府基於過去的選戰心結各自放話,市府高層怪罪中央政府只愛高雄,批中央沒有主動把北市列災區,中央官員反批市府沒有回報抽水系統故障。在野黨質疑政府刁難馬英九,中央重南輕北,民進黨則反轟馬英九如金鐘罩難道不能批,高縣又批中央救災重北輕南…。

政客一陣口水來去,民眾依舊塞車,坐看門前垃圾,捷運動彈不得,大批官員與立委也坐困立院,只因為一名立委不快,國會癱瘓半天,所有立委與官員呆坐議場。

水火無情已成真,這正是我們重新檢視城市生活的時刻。中央與地方政府更該檢討是不是不當開發影響地貌水文,檢討捷運交通建設不周慮,檢討防洪規畫不足。一切還有待中央與地方攜手重建,在這個時刻,求求政客們不要再吵了,閉起你們的臭嘴吧!
繼續讀完......

2001-08-20

看報治國


一則閣揆可能陣前換將的報導,讓陳總統忍不住看著報紙發飆了。但是,儘管總統府嚴厲否認,政壇仍傳言紛紛,行政院長張俊雄出訪是「畢業旅行」的說法甚囂塵上,深究原因,還是大選逼近的不確定感,以及張俊雄的支持度始終拉不上來,讓政壇對各方放話及傳言沒有抗拒能力、揣測不安。

從政治現實來看,立委選後民進黨就算選得再好也不可能過半,在新國會新民意的呼喊中,張俊雄很可能下台鞠躬,陳水扁政府將面臨執政一年餘來第三度改組。因此,如果陳總統提前在經發會後、選前改組,這位新閣揆極可能是任期不滿三個月的短命閣揆,選後還要視各黨勢力再彎腰爭取支持,試問,有政治實力者誰想當100天壽命的短命閣揆呢?

從政黨利益來看,此時改組必須在三個月的選前時機拿出好成績,這已經難上加難,還要承受他黨選戰無情鬥爭。如果由國民黨副主席蕭萬長、智庫執行長江丙坤、發言人王志剛、甚至台聯黨主席黃主文等在野黨人士組閣,三個月內交不出成績單,民進黨將會在大選時卸責,聲稱換國民黨人來組閣也不過爾爾。

但如果在野黨的閣揆真讓財經一夕起飛,將突顯出民進黨人才不足根本無力執政,不只嚴重影響民進黨立委選情,更可能讓民進黨下屆總統大選兵敗如山倒。掐指一算,此時換閣揆對民進黨風險真不小。

不過,最重視民調的陳總統,面對張俊雄支持度只在三、四成擺盪,他終究得思考誰是下一任適任閣揆,如果陳水扁能找到「另一個唐飛」,選前穩住在野黨砲口抓住民心,選後即便綠軍慘敗,藍軍也不便要求這位閣揆下台,讓陳水扁仍擁有閣揆決定權,那麼,此時換上這位優秀的閣揆,不失為穩定政局的良方。

只是,良相難求,放眼政壇,誰是既能救財經,又能擺平各政黨,穩定民心,而且不計較可能只當三個月,願意為陳水扁赴湯蹈火的閣揆人選呢?如果陳總統找不到這樣一位行政院長,看來,此時談內閣改組真是難啊。
繼續讀完......

2001-02-03

曲則全


陳水扁總統說:「兩點之間最近的距離,就像北宜公路一樣彎曲而不是直線」,這是繼總統府秘書長游錫堃舉道德經「曲則全、枉則直」後,陳總統再向黨內反核強硬派公開喊話。言下之意,似乎是指核四有條件續建只是一時的彎路,既然在野聯盟都已同意「非核家園」的目標了,只要大家再堅持下去不放棄,未來還是不會讓前黨主席林義雄失望的。

這段期間,陳總統一直努力超脫在兩院之外,做為一個協調的中間人,但是,行政院長張俊雄天天來去玉山官邸,王金平也三天兩頭密會陳總統。陳總統決策機制從九人決策小組,到現在天天官邸見客,雖然他努力展現超然中立元首姿態,但卻難脫戲局背後影武者角色。

陳總統雖然努力要在檯面下操盤,但選舉近了,從黨務高層到立委及參選人,人人都得顧及支持者的反彈。民進黨政府一方面要做到讓三成的支持者同情民進黨,另一方面,府院又得再回到選戰時的新中間路線來解決核四爭議,最後才想出以「非核家園的目標」來含括「反核」及「有條件續建核四」的最大公約數,魚與熊掌都想兼得下,核四從停建到有條件續建,3個月決策如走鋼索。

陳總統在有黨外歷史的宜蘭同鄉面前,用電影「天搖地動」為例強調身為領導者,要以全船安全為前提。雖然電影中的船最後以悲劇沒頂收場,但陳總統選擇這個例子,意在強調他的苦衷,希望獲得支持者及黨內人士的體諒。

綜觀陳總統從520釋憲到今天的操作,彎彎曲曲的路,只為彌補三個月前的粗糙政治操作。但更值得民進黨深思的是,民進黨已從過去的悲情反體制而出頭天,民進黨政府的思維必須與時俱進,站到更中間,用更包容寬廣的視野來思考未來,開展執政之後新思惟,帶領民進黨轉型成為真正的執政黨。

誠如學者韋伯所說,「政治是一個出勁而緩慢穿透硬木板的工作」,執政之後的民進黨當然不能忘記在野時的堅持,但政治工作必須是緩慢穿透的工程,不是一夕所能扭轉。陳總統在努力說服黨內一起走彎路的同時,更得思考帶領民進黨人轉型,走向一個更包容的新民進黨。
繼續讀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