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9-11-11

讀詩人李敏勇的《顫慄心風景》:用詩與心來拯救我們的國度



不能挽救國家或民族的詩
是什麼詩呢?
官方謊言的共謀
喉嚨將被割的醉鬼之歌
大二女生的讀物~~~~米洛舒,1990

在柏林圍牆倒塌20周年前夕,讀著李敏勇詩人所寫的《顫慄心風景》(李敏勇,聯合文學,2008),遙想著波蘭詩人米洛舒所說的《以詩挽救國家或民族》?20年前我們也不敢相信從鐵絲網成為磚牆,埋著無數冤魂的柏林圍牆會一夕垮台,此刻,我們又如何想像我們的台灣、我們的國家會如何前進呢?踩著詩人心靈的步伐,回想柏林圍牆崩解後的20載,我只能期待台灣人民要夠堅強,敢於站出來表達想法,我們才能自我拯救。

詩人李敏勇這本書是翻譯許多憂心國家的詩人的作品,一如李敏勇自己,此刻,核四公投促進會的朋友正在微風細雨中,獨行於台灣各鄉鎮,預計49天內走完台灣,他們用折磨自己身體苦行方式,試圖喚醒人民對於國族未來的關切,召喚一場公民的自我覺醒,這條漫長艱辛的路他們從1989年就走過了,我擔心,台灣人可能必須一代再走過一代,才能從絲毫不在意台灣的政治人物手中拿回人民對未來的主導權,隨便翻翻今天的報紙:議長關說電玩收賄2140萬元沒罪沒事再選!NCC大教授們說政府可以用納稅人的錢置入新聞專題!網路上罵綠軍「綠妓」沒罪!這些都是挑戰我們的常識,也都是台灣民主退步關鍵的每一天。

但是,人民能不能覺醒呢?數十年來,前輩們就是一步一步召喚非武力改革,但是,台灣人掙得民主的型式,卻沒有公民的內涵,我們一票一票選出了會關說、跑紅白帖、以人際脈絡建立鄰里情感的政治人物,卻放任這樣的政權把我們納稅金額亂花亂用,踐踏我們的公民權,進口狂牛症危險的肉品,他們做了許多足以毀滅這塊土地未來,侵害我們下一代權利的制度。而我們緊握拳頭,卻無法喚醒人民的覺醒?

無奈之餘,我很愛閱讀詩人的思緒,在《顫慄心風景》的序開宗明義就說:異國的意義符碼會觸動我們的心!捷克詩人巴茲謝克《那些個年代》就呈現了東歐諸國在體制下的困厄(頁6),也見證持有語言武器的詩人的力量:

你拒絕放棄。
你繼續指望。
你收集每一場大災難的
指紋,
想抓攫他們血淋淋的手。
雪更加凌厲地落著。
突然我們滿臉白髮,
我們都是。

這本書裡面,我比較看得懂直接、深刻憂慮的波蘭詩人米洛舒的詩,他希望以詩挽救國家或民族!詩人仍且這麼想,那麼,作為一個記者轉行的政治人物來說,我能用什麼來挽救這個民主、自由、人權快速退化的社會呢?我們在議場、在街頭、在錄音間、在部落格與電視攝影棚裡面吶喊,但是,我們如何對抗那撲天蓋地而來的洗腦?如何對抗犧牲人民的權力購買?如何換救進步的價值?而昔日許多媒體朋友在那電視黑盒子裡面,竟歌詠著中華人民共和國還訴說胡錦濤溫家寶多優秀,在碁層實務裡,我看到了更多赤裸裸的利益交換,我們如何召喚人民放棄眼前的小利、謊言,換取子孫生活的公義,避免再讓孩子們受到謊言與壓迫?誠如米洛舒在《咒語》詩裡這麼說(頁8):

人類的理性是美麗而無可匹敵的,

它以語言建立宇宙的意理,
並指引我們的人因此我們以大寫字母
書寫真理和正義,以小寫字母書寫謊言和壓迫。





詩人用詩來挽救他的國族,站在台灣認同的十字路口,我們在街頭、選舉、媒介論述裡遭大中國論述的攻擊,我們用什麼來挽救國族社會的危機?有出版社的朋友問我說:一個不讀書、不思考的民族,如何能掌握自己的命運?我回以她:聖經裡面即便有哲人引導,人民仍必須在荒野流浪50載,才能夠找到流奶與蜜的迦南地,而台灣人民主化時間不過二十餘載,我們仍在追尋自我的命運,而這社會緩慢踏出的每一步,都如同是在傷痕中努力前進。以色列詩人阿米迦的詩被視為以色列心靈的聲音。他在以色列總理拉賓和巴勒斯坦領袖阿拉法特獲頒諾貝爾和平獎時在奧斯陸朗讀詩作,他的詩的語言是:吟詠耶路撒冷傷口的聲音(頁195)

猶太復國運動不只是政治的,更是文化與宗教的,他們經歷的若難為解釋為救贖的苦行。在阿米迦的這首《我們已經盡了我們的責任》一詩中說(頁210)

而在光明之子和黑暗之子的戰爭中
我們愛善美並且減少黑暗
而恨痛苦的光。
我們盡我們的責任,
我們愛我們的孩子,
更甚於愛我們的家園,
我們在地裡掘希望之泉,
而如今我們掘進天空。
一口井接著一口井,無始,無終。

相較於以色列詩人的召喚,巴勒斯坦的詩在追求獨立建國的歷程中發出了什麼樣的聲音呢?他們常常透露他們沒有真正國土,沒有獲正式承認的國家心靈的聲音。民族的流亡和追尋,建國的意志,悲哀和歡喜,詩人達衛許的人生和作品,被認為有一個共同的主題:流亡(頁215。
)

詩人李敏勇在第217頁巴勒斯坦的聲音這麼寫著:想到巴勒斯坦,腦海裡就會浮現達衛許,他的詩在流亡和追尋呈現的光影,透露巴勒斯坦獨立建國之路的感人訊息。對照著我們的國度,那樣的信息就像觸動我們心靈的意志和感情的交響。達衛許和他們追尋建立的國家,讓我們充滿感動。詩人追求真實,儘管政治的偽善使詩人感慨,但追尋一個自己國家的努力不僅是政治人物的責任,詩人以獨特的角度介入政治


這首是達衛許的詩《身份證》,我覺得這彷彿台灣人的寫照(頁220):

在石堆裡,
掙衣服和課本
並且在你們的門階求取得不到的施捨,
在你門階矮人一截的不只是我。
這就是讓人忿怒的事嗎?

登記上去。
我是阿拉伯人
我是檔案裡沒有的名字,
在一個每樣事都得忍耐的國家
生於於忿怒的漩渦。
我的恨
出生之前就形成
早於成長的年代
早於柏樹和橄欖樹
早於無產階級的野草。

另一首詩《祈願》第2254頁也很讓我感慨:

朋友啊
尼羅河不會流入窩瓦河,
剛果河和約旦河也不會流入幼發拉底河。
每條河流都有它的源頭,它的流向,它的生命。

朋友啊,我們的土地並非不毛之地。
每個國家創立有時機,
每個黎明對一個反抗者而言是一個註記。

作為一個文字影像工作者轉型成為政治工作者,今天又是議會審議奢侈浪費的2010年預算的大會時刻,我坐在議場裡面望著這紅地毯所鋪設的政治空間,數以千億計納稅人血汗錢是這樣花掉了。但,人民、社會與國族卻遭逢人權、自由與民主的大倒退,KMT甚至丟掉了遮羞布,院長公開主張以納稅人的錢服務他國人民,縣市長公然去他國揭幕稱呼那才是他的祖國,孩子們在學校必須遮掉自己的旗幟,我的國家正快速退步!我們需要更多的詩人、農民、老師、廚師、學者、政治工作者一同站出來,讓我們學習阿米迦和達衛許,用我們的腳步、我們的聲音、和我們渺小的個人力量,站出來共同抵抗找到孩子的未來,尋回我們美麗的國度。

總共有4個意見

  1. 匿名 @ 11/11/2009 4:20 下午

    余晏..謝謝您常為台灣人發出心靈的聲音..我們大同區有這麼優秀的議員...與有榮焉

  2. 匿名 @ 11/11/2009 5:26 下午

    狂牛症恐怖的地方在於

    [1]沒有解藥,一旦發作就死了
    [2]是經由蛋白質汙染(組成肌肉的成分),所以只要有商人把病牛做成飼料,給其他動物吃
    那些動物都會被汙染
    所以如果這種黑心飼料混進養殖漁業裡面,大家都不用吃魚了

    不要吃牛就沒事嗎? 你必須不吃肉才不會有事喔!


    吃素到底會不會得狂牛症?
    前面說只要有蛋白質就可能傳染
    植物不吃肉,只吃肥料,所以只要肥料安全就沒事了
    我有打電話問過「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農糧署」
    http://www.afa.gov.tw/aboutus.asp?CatID=19

    目前台灣有登記的肥料中並沒有動物蛋白質
    所以正常的飼料不會汙染到農作物


    但是如果把得病動物的大便 當做肥料時,會不會汙染?
    這就要研究
    [1]大便中到底有沒有蛋白質
    [2]還有植物到底會不會吸收蛋白質

    這我就不知道該問誰了

    但是如果動物拉肚子,還沒消化完的那堆渣還是有感染力
    其他動物如果吃到,那還是會得病

  3. 匿名 @ 11/11/2009 11:47 下午

    沒想到余晏姐還念詩喔,真不簡單。

  4. 匿名 @ 11/16/2009 12:34 下午

    同意+1.

    尤記得李扁執政這二十年的台灣是多有生命力與朝氣的國度!

    這二十年來 有許多本土動人的詩歌來伴隨台灣人前進 

    希望在這個最黑暗的時代 能有更多台灣人的詩歌創作 來激勵 鼓勵台灣人 不能灰心喪志 黑暗的隧道盡頭就是光明...

    最近有聽到一首李敏勇老師創作的”天佑台灣”很感人 聽了不禁潸然淚下

    台灣人要加油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