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9-11-11

舊文章:秋天聽費茲潔羅奶奶與阿姆斯壯爺爺深情對唱


又是秋天,每年秋天都想聽lla Fitzgerald費茲潔羅奶奶與Louis Armstrong阿姆斯壯爺爺深情對唱

舊文如下:


18歲到20幾歲時突然瘋狂迷戀爵士樂,夢想自己開一家咖啡店,店裡有一組像Ella Fitzgerald費茲潔羅奶奶與Louis Armstrong阿姆斯壯爺爺深情對唱。還記得那年正在跑社會新聞,有一天在家裡煮咖啡聽著Ella Fitzgerald & Louis Armstrong的這首《Can't we be friends》(余晏註:就是右圖這張CD第一首歌)窗外秋風飄著細雨,忽然接到急叩傳來有命案,只好放下咖啡趕往現場跑新聞。

猶記得那一天在細雨中看著現場,腦海裡竟還飄著費茲潔羅與路易斯阿姆斯壯所唱的《Can't we be friends》的低沈嗓音,彷彿為這場命案配樂,感覺真神奇。

廿幾歲真是人生美好的回憶,Ella Fitzgerald & Louis Armstrong伴我度過很多新聞現場的回憶,直到今天,我的咖啡店還沒有開成,望著這些CD,總會想起18歲時的夢想與往事。

今天上午主持《被出賣的台灣》座談會,與會人士談1966年在美國種種,原來刺蔣案槍枝當年是陳榮成教授買的,原來1970年美國紐約市「四二四刺蔣經國案」槍枝號碼為 G42964、#39445。腦海裡出現許多懷舊畫面,想起出差時住的紐約第五大道華爾道夫飯店,想起紐奧爾良的路易斯阿姆斯壯,想起巡迴演講時密西西比河岸那間爵士樂酒吧…,1960年代的爵士樂也是這樣的美好。

以下是在網路上找到的1969年的艾拉.費滋潔羅演唱片斷,當時她51歲,演唱著招牌的scat絕技,好擔心影片中的她舌頭動得太快會咬到自己≧≦, Ella Fitzgerald : One note Samba (scat singing) 1969


秋風伴著毛毛細雨,傍晚雨中聆聽艾拉.費茲潔羅與路易斯阿姆斯壯的聲音實在太搭了,聽爵士最重要的就是"對味",絲毫不勉強,隨興而舒服(余晏註:其實這和電視談話節目吸引人的原則是一樣的,流程平順但氣氛真誠動人)在成堆爵士樂裡找出他倆CD。又想起村上春樹提過的,路易斯阿姆斯壯是因為13歲時進紐奧爾良少年之家感化院,偶爾擔任吹熄燈號喇叭,自從Louis吹喇叭以來,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變得非常愉快的醒來,又在喇叭樂音中安詳地上床入睡,這就是爵士樂的魔力,隨興、舒服、讓腦子很自然的隨音樂想東想西。



距離開一家爵士樂咖啡廳的念頭已遠,現在,如果有空可以聽聽這些曾經很熟悉的音樂,或坐下來遙想過去,腦海的畫面跳到密西西比河畔的爵士樂音,或華爾道夫飯店的水晶燈下的晚宴,或遙想1970年紐約街頭第五大道,或是偶爾跳回到廿幾歲時要去跑新聞時那一剎那青春的心情,就覺得很幸福滿足。余晏註:艾拉費滋潔羅(1918~1996)生於維吉尼亞州,1934年在紐約哈林區的阿波羅劇院主辦的業餘比賽中被發掘,成為Chick Webb樂團團員,以技巧性的Scat即興唱法產生Bop Vocal唱腔,被譽為比莉.哈樂黛之後成就最高的爵士歌手。以上是從google網路上找到Summertime,紀念Ella Fitzgerald的歌聲。







以下是在網路上找到的1957年Ella Fitzgerald, Amsterdam 1957 所唱的《Angel Eyes》,當時她39歲,歌聲好聽得沒話說!余晏註:路易斯.阿姆斯壯(1900~1971)生於紐奧爾良,1924年進入樂團,1925年在芝加哥錄了第一張主奏的唱片,20年代他的樂團所錄的演奏音樂,成為今日爵士樂原型演奏,被譽為爵士樂史上天才音樂家,歌聲也超棒。

延伸閱讀:音樂人生

*《wind of change》看柏林圍牆倒塌20載談民主逆流
*從維吾爾歌謠《青春小鳥》看熱比婭
**卡拉揚指揮的《莫爾道河》
**庫貝力克指揮演出史麥塔納的《我的祖國》
**德弗札克《b小調大提琴協奏曲》
**秋天聽爵士:費茲潔羅與阿姆斯壯
**柴可夫斯基的《1812序曲》
**王明哲推薦,余晏在歌聲中加入民進黨
**清新魅力梁茜雯
**夢中花歌聲,余晏團隊東海岸逆風行
**貝多芬的《熱情》
**阿班貝爾格四重奏,告別世界了
**蕭邦的《升c小調圓舞曲》
**34歲的羅斯托波維奇 >
**1962年的曼紐因
**《Blowing in the Wind》送給烈火青春
**光榮的新認同,感謝海莉的淚光閃閃

總共有1個意見

  1. 匿名 @ 11/11/2009 12:29 下午

    命案現場看屍體還哼著爵士樂?毛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