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9-06-30

彭明敏的《逃亡》…期待人權公義的小草



在腐朽的窗沿木頭縫內長出有一枝約二、三公分的雜草,這是唯一在房內生長的生物,我每天澆水照顧,看它長大是我最大的慰藉,我離開監獄後還時常懷念那枝雜草(頁16,逃亡,彭明敏,2009)。

這是彭明敏先生最近新書中所談到的1965年11月他在獄中所面對的國民黨壓迫,那二、三公分的雜草,象徵自由、民主、人權的渴望,彭教授的草好像小王子的玫瑰般無奈而期待。但是,歷史竟然會逆向而行,距離那枝雜草的年代至今44載,沒想到,當代的台灣人也有愈來愈濃的擔憂,憂心因政治態度不同而遭當道查稅、壓迫、監聽、起訴、限制出境。曾經拋棄親情、工作、社會地位、優裕家世而逃亡的上一代命運,此刻卻在台灣重演。

彭明敏回憶在那個時代,他的孩子在學校寫周記,別的同學的隔日發回,他兒女的周記卻送警備總部檢查一周後才發回,孩子們在學校被另眼看待的痛苦無法言喻。他二哥兒子在學校作文寫「我最尊敬的人」,據說全校都寫蔣總統,只有他寫「我的叔叔彭明敏」,卻遭老師通知家長說「你的兒子思想有問題。」(頁30)當時的台灣真是一個可笑荒謬年代,但是,當代台灣又有比較好嗎?政府媒體對總統馬公逢迎拍馬,馬屁文章成群,陳幸妤的兒子入學竟遭校方教師私下排斥,還有人去學校網站留言表態不想與他同學,這代表台灣雖然經濟進步,但公民社會仍未成形,人權觀念停留在廿世紀七零年代。

彭明敏追尋自由滋味的逃亡,1970年1月2日成功逃離台灣,他所得到的力量是國際人權團體的救援,即便與彭教授認識的美國國務卿季辛吉也沒有伸出援手,這也顯示國家暴力侵害人權時,同為國家強權體制罕能伸出援手。彭明敏在寫給社會的公開信中也寫到:「因為異議而受殘忍專制政府迫害,因此想逃亡並不是罪過。」、「刑法第23、24條也說:對於現在不法侵害,出於防衛自己或他人權利之行為不罰。」對於警察國家這可怕的一面,彭明敏當時希望世界輿論運用力量對政府施壓(頁68、69)。時隔數十載,台灣人民從陳雲林來台之後,飽受警察國家的苦痛,保防警察四處偵察,人民被警推打、議員被毆傷,這些案件送達法院之後,警方竟可以三度回文法院,表示雖然有照片但他們還是查不出打人的員警與替代役是誰,這已是標準退步,不具人權素養的警察國家。

彭明敏於1970年雖然成功逃亡瑞典,重獲自由,但是,他的妻子兒女卻被台灣政府繼續監視長達20年,不准出國,讓彭教授一生巔沛與家人分離(頁81)。這樣殘忍血腥獨裁的政府真是絲毫不輸軟禁翁山蘇姬的緬甸軍政府。但是,加害者至今卻仍受到國民黨馬政權的「愛戴」,象徵獨裁統治的中正紀念堂復名,七月並要花費數百萬元公帑重做「大中至正」的牌匾,台北到桃園處處在賣蔣介石大笑的人偶、紀念品,馬政府且美其名為「中正文化園區」,殘忍的國民黨政權至今絲毫沒有認錯道歉,蔣介石彷彿嘲笑著福爾摩沙這塊土地與人民。坐視歷史一幕幕重演,真讓人無法忍耐。

彭明敏、史明等那一代的學者、革命者,他們同樣出身優渥世家,犧牲一輩子青春,為了台灣民主人權散盡家產終不悔。彭教授偷渡到香港旅館那一夜,接應他的傳教士說:「想到世界上還有人(註:指國際人權組織)那麼關心某一些人的人權、尊嚴、自由、和自我表達,這太美妙了!」,而逃亡中的彭明敏也感動的說:「這就是整個事情使人謙恭的地方。(頁75)」如果我們沒有一個自由民主人權的政府與社會,政治犯一代又一代被迫逃亡的故事可能會台灣不斷上演,雖然在逆流之中的政治退步很讓人憤怒,但同樣的是,美國自由之家、國際特赦組織仍持續關切台灣的倒退嚕,只要一想起國際社會這麼多非政府組織對於台灣人權的關注,我們也必須以謙恭的心,繼續為台灣的人權、尊嚴、自由而努力。

距離七零年代彭明敏獄中呵護的那二、三公分的小草已四十年過去了,但是,人權與民主的進步何其緩慢,21世紀的台灣,我們仍在尋找那自由、人權、公義的小草,等待牆邊窗檯有真正自由的滋味。





**在家的最後一晚,兩個孩子就寢前,我叫他們來量一量他們的身高,結果:彭旼165公分,彭曄152公分,11點40分他們就去睡覺了(頁69)。

**逃亡的代碼:彭如果成功逃走,會有人打電話到旅館說「要不要買茶包」,並送一本「台灣旅行須知」到房間(頁65)。

**逃亡的代碼:如果離開香港,傳教士立刻打回台灣以英語代碼告訴他:「瑪麗安產雙胞胎,大歡喜!」(頁75)

**逃亡的代碼:在瑞典等到1月18日才接到阿部先生的暗號電報「congratulation(恭喜)」意思是他安返日本,我才鬆了一口氣。(頁81)

總共有4個意見

  1. 專程來的過客 @ 6/30/2009 4:53 下午

    (雖有點離題,但很重要,我不知道要在哪篇文章內回應才好)

    綠色逗陣在blip中的檔案
    http://happyradio893.blip.tv/posts?view=archive&nsfw=dc

    最好能加上50~100個字的扼要說明,或是關鍵字,否則播出後第二天就變成無用的檔案了[可以加在Comments裡],就從今天開始做!!有能力再往前面的檔案做吧!
    每個檔案最好能做,尤其是法律、政治相關絕對要做。

  2. 匿名 @ 6/30/2009 8:06 下午

    馬桶與終國黨遲早會受到報應的,只是時間早晚問題

  3. 匿名 @ 7/02/2009 12:03 上午

    如果能的話
    希望陳幸妤也能逃亡

  4. 匿名 @ 7/02/2009 12:04 上午

    假汝之名

    ◎吳晟

    任職文化部門的朋友

    好意帶我去參觀

    更名為文化園區的所在

    說是可以沾染些文化氣息

    修飾粗直的土氣

    我悄聲詢問朋友

    這地方從樹林、田野

    建起軍法局、看守所

    收納監禁、刑求、槍殺的過往

    成為人權園區

    再次更名為文化

    是否透露什麼玄機

    朋友說,我們不談政治、只拚經濟

    不搞意識形態,只要文化

    而文化要高尚、要宣揚

    還要迎合遊客帶來商機

    朋友一一介紹藍圖

    新設立的展演區、視覺藝術區、遊樂區

    創意產業區裡有各式商店

    兼賣咖啡、美食

    以及高低價位的文化

    朋友再次強調,文化最好

    將難堪的記憶抹除

    否則怎麼做生意

    人權最好鎖進資料館內

    免得趴趴走,嚇人

    真相最好擱在角落

    若再苦苦揭露或追究

    那些陳年的冤屈往事

    就是刻意撕裂族群

    我若有所悟、頷首稱是

    轉過身卻聽見

    每一間囚房都迴盪著

    哀痛欲絕的哭聲與控訴

    我試圖摀住耳

    抬起頭卻又看見

    曾經布滿鐵絲網的高牆

    垂下絢麗的帷幕

    而風一吹

    掀開五花十色的文化面紗

    現出當政者

    延續威權時代

    多變的猙獰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