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8-03-23

1946年的台灣


整理資料時看到這張明信片,「台北.明治橋的美影」昭和5年1月25日動工,昭和8年3月20日花了54萬日元完工的明治橋,是1940年代明信片。圖片上的橋很美,但現在的情況就不必說了,因為在市議會和記者會說了太多次了…


這是日治時代地圖,台灣真是豐足富庶的福爾摩沙,1940年代之前通行的,有砂糖、硫黃、石炭、善良.茶、米rice…等的註記。



日本人拆除台北城牆與舊建築,大力推動市區改正計畫,當時的榮町通(今衡陽路),寬敞的大路邊有台北公園等大型建築,猜測約1940年代的明信片。


藍蔭鼎描繪七爺八爺的作品,顏色仍鮮明亮麗。為《台灣點描》第一輯作品,由日本放送協會台灣支部發行。1946年前作品。


1947年貼滿台北城街頭的公告,蔣介石如是說…



下圖是1946年12月23日中山堂光復廳當晚的表演節目單,幹事長的名字為當時被中國國民黨任命的台北市長「游彌堅」,有風琴伴奏、合唱、獨唱等,唱的歌有《我所愛的大中華》、《夜來香》、《玉門出塞歌》、《爭取最後的勝利》…等,望著這張節目表,遙想62年前的台灣。

此時是二二八事件發生前兩個月,距1945年10月25日日本受降則已14個月。殖民台灣接受新的統治者,《被出賣的台灣》(George Kerr著,陳榮成譯,1991,前衛)記載了1946年這一年的一些台灣社會的細節。

1946年年中淡水和新竹發現四個坐舢板中國人爆黑死病案例(p188)。1946年9月聯合國官員巡視高雄監獄,只容百人的監獄關了7百人50人因此死亡(p200)。1946年這一年,全島性的台北參議會中的台灣人們抗議陳儀只把台灣當邊疆(p206),中國官方指派縣市首長忽視台灣人對於法制及財政等要求,更拒絕民選及撤換官員。所以,1946年後半年,台灣人民的公眾反抗增強(p209),這是《台灣人的故事,覺醒的一年》。

是的,猜到了嗎?上面這些明信片及收藏,都是葛超智(或譯為喬治柯爾)遺物,他很細心的收藏1946年前後有關台灣人曾經覺醒的種種證據,或許是為了讓2008年也在覺醒中的我們追憶上輩子時的種種吧!

我的腦海常浮現1946年的畫面,與當代中山堂、光點(早年美國大使館,古蹟其實不可改名,但馬英九例外)畫面疊影,腦海裡交織成有趣意象,因為1946年的故事這麼驚心動魄,與當前台灣這麼相似,閱讀過去彷彿在窺看未來。

1946這張耶誕節中山堂的節目表,在《我所愛的大中華》歌聲中,中山堂裡外有著不安的壓抑,台灣社會彌漫對大中華官僚無奈、覺醒、憤怒,其實年初時台灣人還對蔣介石與「新中國」有期待(p211),1946年年底台灣士紳已向美國求救(p223),1946年12月12日台灣省參議會在台北召開時激烈爭辯,台灣代表痛罵陳儀。茶商公會主席王添汀直言,如果新憲法不能解決問題,台灣人就必須採取強硬行動了(p227)…。

1946那一場台灣領袖領導的台灣意識覺醒失敗了,而2008辦奧運的中國再度壓迫著覺醒中的台灣意識,島嶼上的故事竟寫著雷同的劇情,是巧合?或是歷史的必然?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參訪二二八紀念館,發現藍蔭鼎的畫被對折存放
**大話新聞談的書《被出賣的台灣》:我們要匯成大覺醒的洪流
**《被出賣的台灣》作者葛超智的廿箱遺物
**《被出賣的台灣》作者葛超智的一幅畫
**《被出賣的台灣》作者葛超智珍藏的照片與"金紙"
**《被出賣的台灣》譯者陳榮成,周日在圓山演講
**《被出賣的台灣》掀出我們所不知道的1940年代
**國安會秘書長陳唐山談《被出賣的台灣》
**《被出賣的台灣》譯者陳榮成,關仔嶺會議47年後重聚首

讀書筆記延伸閱讀:
**《最新民主化與民主化》:民主策量能協助第三波國家鞏固民主嗎?
**《你要如何衡量你的人生》讀書筆記
**《我愛偷窺:集體愛上偷窺與被偷窺的時代》讀書筆記
**為什麼我們會順服地接受不合理制度?《路西法效應》讀書筆記
**《美味詐欺:黑心食品三百年》讀書筆記
**《誰在操縱你的選擇》讀書筆記
**李敏勇的《顫慄心風景》詩集:用詩與心拯救我們的國度
**《極地之光》瑞典設計經濟學:讓窮人也能享有好的設計
**《您要如何衡量你的人生?哈佛商學院最重要的一堂課》讀書筆記
**《傅正》:立根破岩,千磨萬擊還艱韌
**從手指辨字,看直覺能訓練嗎?
**《觀光客的凝視》:符號的建構與虛實
**偉大城誕生與衰亡》--美國都市街道生活的啟發
**《新政府運動》:政府部門在意的當然是利益團體

延伸閱讀,《鏡中媒介》系列文字:
**請把第四權還給人民
**《再現的政治:解讀媒介對他者的負面架構》讀書心得
**從《受壓迫者教育學》看記者勞工意識的覺醒
**小心強勢媒體集體把你汙名化!誰敢得罪媒體大集團
**公共廁所老是髒又臭,公共媒介會比較好嗎?
**擬像的虛擬新聞,建構出超真實的我們的台灣
**主控意識與對抗意識之間,在極化社會談多文化主義
**本電視台有害身心健康!看新聞請加註警語
**只看老闆荷包那管你真相為何,台灣的市場導向新聞學
**美女與悍婦!你敢說女人口舌可怕!
**這是我們的社會…當上流美征服了收視率與電視人
**揮別記者生涯,轉行參選希望有一天能改變台灣

總共有10個意見

  1. 匿名 @ 3/24/2008 8:20 上午

    人民是需要政治領袖帶領的,但帶領的必須很小心,從國際來看,匈牙利、保加利亞、波蘭、阿爾巴尼亞、馬其頓等國都跟台灣一樣,由新保守主義重新上場執政,這是對於20世紀民主的反撲或倒退?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8/new/mar/23/today-o2.htm

    政黨輪替 從東歐到台灣
    ■ 洪茂雄


    本屆總統大選結果,證明獨裁政權失去權力之後,仍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台灣和東歐國家民主化的時間相近,有諸多雷同之處。舉凡:其一,前馬列政黨只要洗心革面,承認錯誤,與過去見不得人的作為劃清界限,還是可以政黨再輪替。匈牙利、保加利亞、波蘭、阿爾巴尼亞、馬其頓等國,由共黨更名而來的社會黨或社民黨,均能重新振作上台執政。

    其二,當過首都市長者,登上國家元首或政府首長寶座比例頗高。如華沙市長卡欽斯基、貝爾格勒市長金吉奇、布加勒斯特市長巴塞斯庫,連前俄國總統葉爾欽也當過莫斯科市長。

    其三,共黨失去政權後,儘管黨產歸還國庫,但其嚴密組織結構與媒體議題設定的「行銷」手法,皆可運用自如,比起其他民主力量有較佳的資源。

    其四,面對舊政權留下千頭萬緒的沉痾,其轉型正義不可能一蹴可幾。尤其經濟發展一旦有風吹草動,執政黨最容易遭砲轟而舉棋不定,導致民眾失望與不滿,使得政黨輪替成為現實。

    其五,一黨專政的政黨,由於有半個世紀的統治優勢,厚植教育,根深柢固,當政黨輪替之後,剛上台執政的「新手」,要在短時間內進行心靈改造,談何容易。蘇聯解體後,大多數獨立出來的共和國,其政權仍掌握在前共黨的手裡,即為明證。

    準此以觀,國民黨繼一月十二日立法院大勝之後,馬蕭又以勢如破竹的戰績大贏長昌這一組候選人。持平而論,除了上述因素之外,致勝關鍵乃在於國民黨有世無匹敵的黨產,充足資金大作廣告,又有統派媒體長期包裝行銷,以及有計畫性的洗腦社會化,選民辨別不清大是大非等等;台灣的民主政治何去何從,知識份子責無旁貸,該發揮道德勇氣,為台灣生存與發展獻策才是。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國際研究學會常務理事)

  2. 風信子 @ 3/24/2008 8:33 上午

    有計畫性的洗腦社會化
    教授這句話講得很好

  3. 匿名 @ 3/24/2008 8:53 上午

    選舉輸了
    可是每一項工作都一定要持續下去
    這八年來大家都很努力了
    台灣人我們這一代
    沒有悲觀的權利
    余晏
    加油

  4. Ryan @ 3/24/2008 10:52 上午

    儘管已經失去制衡中央政府(行政、立法、司法、考試、監察)的能力,但是亦請身處在地方的簡議員能夠徹底監督無能的台北市政府,尤其是那位只會東施效顰的好先生。

    9年過去了,台北市捷運內湖、信義、松山、南港、新莊支線依舊無法通車營運;反觀台灣高鐵卻早已縮短高雄、台北往返時間,兩相對照,就能判斷誰才是真正的貪腐無能。

    筆者去年自日本東京旅遊回台後,更是覺得,台北市真是個落後日本東京100年的城市;人民自私就算了,連公共建設都蓋的亂七八糟,甚至連私人的摩天輪都可以被台北市政府當作自己的政績,簡直是精神錯亂到無以復加。

    這就是好大喜功、半瓶水響叮噹的台北中國城。

  5. 台灣大條.員林大邱 3/24/2008 1:42 下午

    人民是盲目的偏執.
    人民是無根的思考.
    人民是瘋狂的賭徒.
    人民是無畏的祜喝.
    ..............................
    從社區落實文化.從教育年輕一代.從矯正媒體公義.
    但....但...只能默默的搞.小小的做....堅持不懈....

  6. 匿名 @ 3/24/2008 2:17 下午

    余晏
    別氣餒,加油。《背出賣的台灣》這一系列文章讓我看了又哭出來,我相信台灣人不會讓台灣再被出賣的。我們要好好瞧著馬九在做些什麼。當選第一天就讓一個中國借屍還魂了。

  7. 風中的哭泣 @ 3/24/2008 2:20 下午

    哭了又哭,看了這篇文章,我覺得更難過。台灣人必須站起來,因為這是我們國家族群的關鍵轉捩時刻,我不要像馬其頓這些國家一樣!

  8. 匿名 @ 3/24/2008 5:03 下午

    對統媒長期包裝行銷、有計畫性的洗腦社會化有點感想...描述一個小故事、一個小現象...

    3/21最後一夜,我陪著媽媽去松山菸廠...
    在光復南路與忠孝東路「所有的」行人號誌燈一直「紅燈」,從十字路口旁看松山菸廠外圍,人群似乎已擠到爆,爭相擠在忠孝東路口看著搭建的視訊螢幕,場地的受限,也因此封鎖了忠孝東路一邊的車道...

    警察控制了人行道的紅燈,人群以為進不去,也不敢過去,於是大家互相跟隨著擠在騎樓路口看視訊螢幕,省得去擠「那不知道擠不擠得進去的松山菸廠」,於是人多到從騎樓擠出了馬路,車子也因為擠到馬路上的人群而塞住了...

    警察「看似」束手無策,只能「好像有努力在做事」指揮車子開往無路可開的方向...

    就這樣人多,車多,亂亂亂,叭叭叭...
    呼嘯而過的車子一邊叭,一邊以不屑的表情和口氣對著我們...

    我跟著媽媽,還有一小群人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地闖紅燈,走過斑馬線,
    穿過視訊螢幕下的人群,往松山菸廠走,赫!然!發!現!一側封鎖的忠孝東路「很有空間」!

    警察真的在管交通嗎?把人框在四周進不去,阻礙了交通,附近的車流被堵得氣得一直叭...覺得這群人是一群沒水準的人...

    這是一個現象,很多可以探討的,包括制度的故意懶散與拋棄,別人的不明白與誤解,我們自己的盲從與自以為的方便,
    這種現象是怎麼造成的?
    可以讓不同立場的人有不同的觀感...

    或許我們不能老想依靠什麼,得學著勇敢靠自己,例如:自己人出來幫忙進行交管,不要傻傻地以為這個制度會主動幫忙什麼...

    我當時很想告訴志工這件事,請他們出來協助疏通、交管,
    但經歷過白色恐怖時代的媽媽,就是說算了...不要管事...

    我氣在心裡,也後悔自己沒有做一點事...

    唉...

    (聽說316那天,捷運出口的電扶梯也是這樣,一邊出口的電扶梯順利運行,一邊出口的電扶梯故障...)

  9. 匿名 @ 3/24/2008 9:08 下午

    余晏加油!我們的覺醒已經很快了!
    從2000年政黨輪替至今
    我們都有學著在做「有史觀」的人
    謝謝你這篇文

  10. 風信子 @ 3/24/2008 9:10 下午

    上面的大大,台灣人的確該學著出來做一點什麼,例如向早餐店問為什麼不訂自由時報?遇到聽飛碟的一直拉票的運匠就下車拒絕洗腦,多向孩子說一些台灣人的故事。如果我們都多做一些什麼,情況可能會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