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6-09-30

給支持朋友們的一封信:年輕人!轉行參選盼共同改變台灣社會
分類:新選擇新力量



簡余晏

挾帶大量熱情,黑潮每一天都從赤道向北奔流湧過福爾摩沙,再奔向全世界。每一襲拍岸浪濤,都拍打著台灣人的熱情、台灣人的夢想與台灣的未來。從二零零六奔向二零零八年的關鍵時刻,這是全球化巨浪拍岸的年代,這是台灣政治力紛亂的年代,這也是兩岸互動浪潮沖刷的年代。

我們這一代,做為變動大時代下的台灣人,我們能否無負於前人所托,保住一個獨立自由、民主開放的台灣?我們能否在二零零八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力趨強時,抓穩自己的方向?我們能否在一次又一次的移民、入侵、被殖民之中,建立起有自信的台灣文化?我們能否無愧於下一代,把一個更穩定、更開朗、更美好的台灣交棒給他們?

從此刻起到二零零八年,是我們這一代決定台灣前程的關鍵時刻。外有中國、美國、歐盟列強匯流的全球化時代,內有不同的國族認同、政黨鬥爭、城鄉差距、貧富階級。我們不只要內部改造,我們還要對外經略,對於島內的領袖與菁英來說,這真是嚴酷試鍊的年代。

2006年年底,島內的紅綠對抗、政治惡鬥,媒體內戰,加上
不同的國族認同引發台灣前途論戰,台灣人站在歷史關鍵十字路口,民主未深化,轉型期社會公義無法申張,此刻,我們更必須堅持以台灣為主體的路線,必須深化台灣認同與台灣價值。

今年年初,台灣團結聯盟政治前輩邀們多名媒體記者攜手轉行從政,這讓我陷入苦思。因為這是一個政治紛亂,價值、認同錯亂的時代,媒體為市場及特定政治立場者把持。我常常在攝影棚內與藍軍對手口水苦戰,但當節目結束走出鎂光燈時,總覺得能做的愈來愈有限。此時,李前總統提出以「台灣主體政權」主張。做為台灣兒女,做為五字頭世代,做為參與台灣主體論述深耕的媒體人,我期待自己拋棄電視亂源的口水戰,走入基層,走入真正的台灣社會,努力為台灣真正做點事情。

政壇與新聞界前輩好意提醒我,手無寸鐵身無分文,沒錢沒樁腳弱質女流跟人家選什麼?但我堅信,我所踩的這塊土地,所見到的台灣好山好水,所遇見溫和善良的鄉親們,都與我有著很多相同的夢與願景。當我走出攝影棚、走進菜市場、走進基層生活之中,我更堅信台灣主體路線是與工農、與婦女、與年輕朋友站在一起的,是人民與群眾在召喚著我。

回首當年念政大新聞系,我曾希望用一枝筆保護自己、改變社會,因此我從報社社會記者、政治記者轉戰網路報,歷經網路崛起又泡沫化、參與廣播數位化、加入有線電視政論風潮,看過各式新聞媒體風華與遲暮。現在,年少輕狂已遠,一這股對未來的夢與願景支撐著這條路。

循著水流處前行,我總在路口遇見給我力量的少女、歐里桑或大哥大姐們,這是我的人生新抉擇,但我與許多的朋友同行,帶著堅毅的決心,我們也給了所有選民新的選擇,這是命運中關鍵時刻,我正在檢驗一路行來的軌跡,藉此匯整出新力量,我希望藉由踏入政治新領域,努力找出新聞界、政治界、社會上的新力量。

而正也台灣發展的關鍵時刻,新聞界遭逢撲天蓋地而來的大中國主義結合市場新聞學的壓力;國際政治上,台灣面臨中國虎視,美中台日形成蟬螳螂與黃雀的關係;文化上,此刻是新台灣文化全面盤整建立自信的關鍵時刻。國族認同上,台灣人從日本人、中國人、中華民國人到現在萌生更清晰深刻的台灣國族認同。做為當代的政治記者,做為台灣兒女,不可退縮無可迴避,我們必須站出來迎向更多挑戰的時刻。



此刻的我,仍跟廿歲的夢想一樣,希望找到一股能夠保護自己、改變社會的力量。

幸運的是,不論走在大稻埕、大龍峒、六條通、走在台北、或走在鄉間小道,我總偶遇許多打氣支持的鄉親,雖然素味平生,他們總以最大熱情給我前進的力量。雖有不捨,但熱情與意志力會支撐著未來的路,我會以更大的努力湧泉相報,以此還諸天、還諸地、還諸神佛,以此回報所有曾幫助我支持我的人,回報我所深愛的台灣。

總共有4個意見

  1. 匿名 @ 10/08/2006 2:56 上午

    余晏.支持.支持.絕對支持妳...
    台灣人的聲音太少了.正義的聲音太少了.
    現在是半夜時分.一想到施朗的紅衫軍就睡不著.我是嘉義縣人.支持妳到底....

  2. 匿名 @ 10/10/2006 1:18 上午

    心得:

    【建議】
    向施、馬爭『台北市民權』~請到【綠島】靜坐吧!


    如果你家附近有人不分晝夜唱卡拉OK你會做何感想?

    如果有人畫假紅線禁止你停車,他卻大剌剌地佔用你會做何感想?

    如果有人強迫你做違背你心中真意的行為時你會做何感想?

    若不是報警
    必定也是訐譙在心裡
    狠狠咒罵他們

    不用懷疑
    上述這些惡行惡狀
    全是台北車站前、凱達格蘭大道前
    那些偏激人民的寫照

    一、
    整天在那邊嘶吼、狂罵
    極盡嘲弄之能事
    甚至將大舞台當成了點唱機
    頭頭不在時就狂放歌
    不顧路人是否想聽、願意聽
    看穿了耳朵無法關閉的缺點
    猛灌噪音
    這已經對我們造成了莫大的傷害
    若要提告
    是捐款能賠得起的嗎?
    此外
    附近補習的學生
    若上課聽到講課內容參雜著「阿扁下台」以致學習成果降低
    補習費也請補習班向紅軍請領可以嗎?!

    這些就是擾亂台北社會秩序的施先生最大的貢獻

    二、
    台北車站前本來人車就很擁擠
    現在又來了一堆佔地為王的流寇
    逼迫著用路人的生命安全
    讓人擔心
    若與其太靠近
    有意見不合就會被攻擊的心理壓力(香港巴士大叔)
    若與其太遠離
    又有被直逼而來的車輛撞傷的風險
    深怕像幾天前在路邊烤肉而被撞成兩半的小男童一樣悽慘
    在這必經之地卻得走得如此驚恐
    這是馬市長該給台北市民的生活環境?

    掃盪路霸不是做為一個市長的責任?

    三、
    一個不分藍綠,不分統獨作為號召的反貪腐運動
    竟會打一個說台灣萬歲卻未做任何挑釁的中年男子?
    諷刺的是
    有人抱不平說為何打他時
    有圍觀的人竟說「他是『綠』~~~~~~~~~~~~~的」
    不是不分藍「綠」?

    一個不分藍綠,不分統獨作為號召的反貪腐運動
    竟會為了一句「台灣國萬歲」而鄙棄帶領活動甚久的領導者
    難道主張獨立的人不能反貪腐?
    依此邏輯
    能怪投給阿扁之人大多不倒扁?
    因為其中多數是支持獨立的
    反貪腐運動是用此種分類將盟軍打成敵人的?
    施先生事後替王小姐硬拗說是「台灣國民萬歲」
    功力比阿扁有過之而無不及

    究竟是施先生背棄了理想?
    還是也贊成只有支持統一之人才能反貪腐?
    抑或是玩文字遊戲而耍了統派民眾?(「台灣國」民萬歲)


    現在抗爭活動的手段更加激烈了

    阿扁若不下台就跟你對抗到底
    立委若不支持罷扁就罷免立委

    這種態度就跟男女朋友要分手
    一方以死相脅來作為挽回的最後手段一樣讓人難以忍受
    更甚者
    就如同獨裁者、流氓一般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為了我的目標
    成功路上的一切障礙我都要剷除
    人擋殺人、佛擋殺佛
    (如同阻礙統一大業者,必定不得好死,必以飛彈脅之、轟之的中共一般見識程度)
    施先生真以為他在搞革命阿!
    若往後台灣民主政治都要這般搞下去
    馬先生(假設)以後每年就把皮繃緊一點吧!
    反對者每年就給你搞一次
    好好享受這破壞遊戲規則的現世報



    回歸主題
    看來10.10後還會在鬧一陣子
    一兩天也就算了
    若要過這種日子到2008
    良民也會被逼上抗爭之途的
    別再說什麼「阿扁下台就沒事,要怪去怪阿扁吧!」這種蠢話了
    我們台北市民看到的直接加害人
    就是你們!!!!
    就是施先生燃起的這團火
    以及容許車站、凱道放置易燃物的馬市長
    台北市燒得夠久了,該還給台北市民一個冷卻的氛圍了吧!
    馬市長不必用囤積已久的政治資源去燃燒施主席
    讓他發光發熱
    卻讓自己越顯萎縮
    離理性、法治的路越來越遙遠
    最終遭人民唾棄!


    from PTT *治#學

  3. cstr 10/10/2006 12:02 下午

    我在大同區有投票權,可幫忙拉票,造勢。

  4. 匿名 @ 6/01/2012 12:30 上午

    綠島?你當綠島都沒人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