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6-09-20

我們一起讓中山區更有特色,再造大同新活力
分類:市政議題


 
文/簡余晏 

  「初戀見面雙人相意愛,暗中約束散步驚人知,中山北路行七擺,父母知影煞無來!」走在中山北路上,腦中總響起陳達儒作詞的這首「中山北路走七擺」。每天在中山、大同區跑來跑去,三十年前,大稻埕、大龍峒、永樂、延平、迪化街、雙蓮、後火車頭、圓環邊、台北橋下…是昔日最繁榮,地價昂貴區域。曾幾何時,這兒變成市府投資建設金額少,人潮沒落地帶?

  中山北路上,有走在時尚潮流尖端的LV旗艦店,有漂亮的大直橋,也有最古老的兒童樂園,看著中山區的人潮,如果中山區擁有具特色的大型建設,讓這個已繁榮的商圈成為新指標,就有希望帶動西區連帶。再往西眺望,我們會看到曾經繁華的永樂町、迪化街,也會看到形同廢墟的建成圓環,數十年來,這個老社區的面貌依舊如昨。當年,我的父母曾想在此購屋,但昔日大同區高房價讓擔任教職的父親只得另覓他處。但現在,當東區開始起步,西區卻陷落塵埃中。

  有別於東區集經費、建設、交通規畫於一身,老台北人世居的大龍峒、大稻埕等傳統老台北西區,現在幾成二等市民。這就像給新寵的細姨(東區)穿金戴銀,攜手打拚奉獻青春的牽手(西區)卻被台北市政府遺忘八載。在這兩區,我常偶遇已世居多代兩、三百年的老台北人,談起沒落的西區、被遺忘的大龍峒、舊得不能再舊的兒童樂園,只能搖頭三聲無奈。

  站在大稻埕碼頭遠眺淡水河、觀音山,後方是歌謠家李臨秋作出望春風、補破網等名曲的地標,,右方是已關門大吉、茶桌仔店轉進迪化街的台北橋下,左方是面臨中國商人削價競爭的迪化街、永樂布市。望著等待數十載遲不能改建的舊屋、待建設的中山、大同區、只見支票遲不見開工日的捷運,我真想問台北市府:「這八年來,你們到底在做什麼?」

  大型建設、便捷的交通是讓地區繁華的指標之一,例如東區的一零一大樓與捷運、百貨集團完成後人潮沸騰;美麗華摩天輪商圈與大商場讓大直與內湖有生機。要讓中山區、大同區房價回春重現景氣,大型建設與交通規畫是重要指標。是許多老台北人兒時回憶的兒童育樂中心如能脫胎換骨,輔以交通規畫,捷運如能落實天水站、迪化商圈,或建立後火車站飾品商圈、迪化街、寧夏夜市、保安宮…美術館等融合文化古蹟與商業,建立具在地特色的文化創意產業,才能讓本區重現風華。

  近年來,台北人的記憶文化地標被不當的規畫逐漸消滅。代表台北市百年小吃文化的建成圓環,熄燈走入歷史。位於圓環北面不遠處、連接大稻埕與三重埔的台北橋,曾經是傳統綑工的集散地,這是早年台灣勞工勤奮打拼的精神地標,台北橋下的大橋市場也打烊畫上句點。雙連、大龍、蘭州、士林、西門等市場,營運失利。在在都證明了,馬英九東西軸線翻轉政策錯誤。

  要讓中山區更有特色,要再造大同區的活力,前總統李登輝阿輝伯在接受余晏訪問時,以台北老市長身份提醒,除了地方特色、交通規畫、大型建設外,大環境上必須擴展大台北的腹地,例如如果開發關渡平原成新副都會中心,就能讓大同區、北投區不再只是邊陲,地緣上既從邊陲轉為中心,中山、大同也有機會從舊社區的宿命中翻轉出來,躍出新生命力。

  台北市的西區腳步落後,肇因於過去的領導人視野不足,重東輕西,如果此刻提不出未來十年願景、三十年長期規畫,如果沒有方向、策略與動作,就像今天的西區如美人遲暮一樣,此刻風華東區也將老去,台北市城市未來風貌是什麼?

  台北未來在那兒?中山、大同區必須要有全套展望計畫,唯有我們起而行,唯有我們共同努力,才能夠保住這個數百年來老台北人集居地的文化菁髓,進一步向外擴散。在這個全球化時代,唯有推動具特色的地方文化,結合全球化的優秀商品,才能在競爭時代脫穎而出。

總共有2個意見

  1. 匿名 @ 11/10/2006 4:40 下午

    中山大同區其實位在台北市核心位置,前往台北市四周都很近,但是卻仍然是很老舊的社區,急待重整建設。從淡水河岸大稻埕碼頭,沿著民生西路一直到重慶北路,放眼望去都是老舊的矮平房,以及永遠跟不上車輛人口成長的窄小馬路。每到星期假日,民生西路往環河快速道路塞滿了往板橋中和土城的車輛,那麼重要的幹道卻只有兩線道,還經過人來人往的迪化街。
    老社區翻新的確不易,既然簡小姐(希望未來可以稱呼為簡議員)為媒體人出身,也許更可從改造文化著手,為中山大同這種老社區顛覆只有老年人泡茶,過年辦年貨的傳統印象。

  2. 桓瑄 4/25/2007 12:42 下午

    市區中的老街通常地點位置都不錯,只是缺乏一個有利的規劃執行單位,若能復甦當地的產業或觀光活動,改建或重建並不需要,雖說維護比新建還多花錢,建議可遊說當地的財團或商社,這裡的文化財必定比東區潛力雄厚,且並不需要像宜蘭的傳統文化園區打造一條新的老街,迪化街北側沒落的街道其實更有機會比永樂市場附近發展得更好,因為這裡的建築更有古味。期待大同大龍峒地區有個美好的未來
    !許桓瑄,都市計劃碩士,對於老街傳統產業有興趣的人,現從事於建設業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