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12-10-04

《最新民主與民主化》讀書筆記:民主測量指標能協助第三波民主繼續前進嗎?







20121005心得報告

民主測量指標能協助第三波民主繼續前進嗎?

「很難爭辯1984年的世界是否比一九五四年更民主,或更不民主」。杭廷頓(Samuel Huntington)在1984年曾經這麼說(頁40,李酉潭、陳志瑋譯)民主政治雖然是「最不壞的政體」,但也是相當困難運作的制度。那麼,我們如何測量民主,為各國的政治民主發展找出一個量化的定義?

如果根據達爾Robert Dahl於1971年提出多元政體的定義來闡釋民主,達爾認為參與(participation)以及競爭(contestation)是測量民主的重點,達爾在本書第15頁提出了八項政治民主的條件,其中包括了:結社及參加組織的自由、表達自由、投票權、服公職資格、領導人爭取支持及選票的權利、資訊來源有選擇性、自由公平的選舉、根據選票及偏好擬定政府決策的制度等八項條件。

從上述理論逐漸發展出來,Freedom House從1972年起評量世界各國的民主程度,依循的指標是從個人自由(civil liberty)以及政治權利(political right)兩大指標來評比,一個面向是公民自由,另一個面向是「競爭參與
」,由自由之家自世界各地請來的委員從各類評比項目來給各國打分數。每面向七等級,最高程度的民主是1-1’s,最低是7-7’s。平均列等1到2.5的國家被認為是自由的,3到5.5部份自由,5.5到7是不自由國家。詳見自由之家網站 http://www.freedomhouse.org/。

而專家們為各國打分的評比等級有25個指標問題,10個「政治權利」問題,15個「公民自由」問題,每項指標評分0到4分,0分代表權利或自由最低,4分代表權利或自由最高。

「政治權利」指標問題(總分最高40分)分為三類:
1.選舉過程:3個指標問題(總分最高12分)
2.政治多元化和參與:4個指標問題(總分最高16分)
3.政府的運作:3個指標問題(總分最高12分)

「公民自由」指標問題(總分最高60分)分為四類:
1.言論及信仰自由:4個指標問題(總分最高16分)
2.集會和結社權利:3個指標問題(總分最高12分)
3.法治:4個指標問題(總分最高16分)
4.個人自治及個人權利:4個指標問題(總分最高16分)。

台灣在2012年(實際是對2011年的表現評比)最新的分數是1.5,其中的「公民自由」從以前的1降為2,「政治權利」仍維持是1,自由度降低是因為兩位前總統都遭司法調查有政治力介入陰影,以及中資要購買台灣媒體可能影響台灣的媒體多元化等原因。(A series of convictions were handed down in high-profile corruption cases during 2011, with defendants including judges, a diplomat, and former president Chen Shui-bian. Chen’s predecessor, Lee Teng-hui, was indicted on embezzlement and money-laundering charges. At year’s end, the national media regulator was evaluating a China-friendly media conglomerate’s bid to purchase the country’s second-largest cable television company. Academics and civil society groups warned that the merger could undermine the diversity of Taiwan’s media environment.)

自由之家的評等雖然努力畫出全球的民主地圖,但我的疑問如下:

一,一到七的指標無法詳細描繪出細部差距,例如台灣與日本在2012年同為1.5,可是兩國的情況南轅北轍,可以勉強看出大致分類,但無法分辨細節。例如台灣在1996年第一次直選總統,如果以四年一度的選舉情況來觀察台灣,1997年得到2,2005年1.5,2009年也還是1.5,一度到2006年進步到難得的1,但近兩年台灣在司法、媒介上產生極大的爭議及衝突如白玫瑰運動等,但今年的指數依舊是1.5。這顯示台灣這些年來的民主分數約在1.5到2間,這究竟是進步或退步?
這顯示民主的測量無法顯現出時空差異。

二,NGO組織的國際評等似乎無法改變各國民主的路徑!從自由之家的數字顯示,中國在2002年的評量指數是不自由的6.5,歷經十年,2012年依舊6.5,各國人權民主人士不斷的努力透過國際聲援,希望自由之家能對獨裁、威權、無法自由參政的國家機器、獨裁政權形成壓力,促成其內部質變。但,自由之家畢竟是非強權的無政府組織,難以捍動人類社會的體制。那麼,如果能有系統性的民調公司,再以更精確的各國民調來區別各國的民主程度,例如,加上貧富差距、國民所得、媒介近用權…等自由情況到經濟指標等各種民意調查數字,是否能在一到七的評量指標之外,讓民主更能夠被「有效的評量」?

誠如杭廷頓所說,民主政治是「最不壞的政體」(the least worst)卻也是最困難運作的制度!如果民主是人類在這兩
個世紀的主要生活制度,那麼,我期待一個有效度信度的民主測量指標,能協助第三波民主的國家深化鞏固民主。


總共有2個意見

  1. 匿名 @ 10/05/2012 5:50 下午

    我建議余晏寫信給自由之家
    建議將指標趨勢另外做出來
    這樣可以反應有沒有可導致民主倒退但現在未造成問題的政策

  2. 匿名 @ 10/10/2012 5:55 上午

    李登輝時代解除戒嚴,黨禁,解散萬年國會,總統直選,
    代表國民黨向二二八大屠殺這歷史錯誤道歉.
    以及民進黨政黨輪替成功,
    陳水扁主政續推動民主化,
    主政時期也讓自由之家對台灣的民主評等提升至1的最高等級.
    讓台灣有幸能成為Samuel Huntington書中第三波民主化的區域.
    Huntington來台灣演講時,曾大力讚賞台灣的自由,也為李登輝民主政策背書.
    不過再次政黨輪替後,
    不只經濟,
    似乎民主指標也是不進反退,
    司法問題,美牛,文林苑等等....
    而且政治層面一直向極權中國靠攏,
    甚至以商逼政來影響選舉結果.
    都會讓人擔心一直以來台灣人好不容易建立爭取起來的民主制度會不會漸漸式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