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9-04-27

死鴨子嘴硬的兩條龍!余晏質疑聽奧經費流向!


北市議員李慶鋒、簡余晏、陳建銘27日指出,不論是哪一國的人民,都是一條條寶貴生命,但聽到郝龍斌市長對於高空吊桿掉落意外仍自認沒有責任,死不道歉,竟絲毫無愧疚之心,議員深深為這樣的僚氣覺得慚愧,議員為了他們對市府監督不周向市民道歉。
簡余晏並在上午市長專案報告時質詢指出,聽奧基金會花了540萬元買太陽劇團一百張正式門票,但沒有控管門票流向,真正聽障人士沒有被照顧回饋,另外又各花10萬元買米勒畫展、10萬元買長毛象的節目手冊,試問,聽障與這些畫展活動何干?為何不買安迪沃荷展或其他展覽?簡余晏要求市府全面調查說明聽奧基金會經費流向。

面對郝市長的死不道歉,李慶鋒議員直批真是東方有兩條龍,一個是成龍,一個就是郝龍斌,都是「死鴨子嘴硬」。陳建銘議員也痛批,政府對於工地安全動檢查及安全機制出現問題,發生如此重大工安意外,市府居然沒有任何究責或自省,還自覺這起意外跟北市府一點關係都沒有。

簡余晏也質疑,這次聽奧場地並不專業,游泳賽事要大老遠跑到新竹去辦,為什麼?因為北市花費數十億元硬體設施之後,竟然沒有一處符合國際標準的游泳池?!這真是北市之恥。再者,聽奧的網球場地在基隆河彩虹河濱公園,公園位在行水區,試問比賽期間遇到颱風天怎麼辦?台大網球場是備用場地嗎?台北市花了這些年來這麼多硬體經費,竟然沒有一座合於比賽標準的網球場地。這些賽事安排的場地,都看得出台北的聽奧場地一點都不專業!

今天上午台北市議會聽取市長郝龍斌針對「聽奧」、「花博」及「擴大內需執行」的專案報告。針對上週發生中國觀光客來台卻意外遭到高空吊桿掉落砸中的死亡事件,簡余晏指出,數天來未見台北市主管單位出面致歉,倒是聽到郝市長及市府官員一再強調市府沒有責任。

簡余晏說,全世界每天有那麼多高樓施工,但吊桿自高樓掉落案例有限,同一公司居然可在台北市連續發生兩起,依據《勞工安全衛生法》第三條規定,勞工安全衛生的主管機關在直轄市為直轄市政府,第五條規定雇主必須防止機械設備引起危害,第十四條規定,應設置安全衛生組織及人員,而且應設立自動檢查辦法。因為,法條可見,勞工安全的責任不只在雇主,政府也必須督導監督。

簡余晏表示,同一家公司可以在台北市連續發生吊桿自高樓掉落的工安意外,顯見工地安全的勞動檢查、安全機制都出現問題,卻沒有一個官員負起監督不周之責,這不只是台灣奇蹟,也顯示官僚殺人,而且失責之後只會卸責互推責任。尤其,出事案例是國道市府轉運站的BOT案,權利金是50年25億元,市府本來就該負監督之責。

議員表示,依據《勞工安全衛生法》第三條規定,勞工安全衛生的主管機關在直轄市為直轄市政府,第五條規定雇主必須防止機械設備引起危害,第十四條規定,應設置安全衛生組織及人員,而且應設立自動檢查辦法。因為,法條可見,勞工安全的責任不只在雇主,政府也必須督導監督,否則勞工怎麼敢去向有錢的資方雇主說不呢?勞工怎麼敢去監督雇主呢?所以,《勞工安全衛生法》第四章強調「監督與檢查」,這也是這項法令的重點,第26條規定,主管機關應研議加強勞安,組織勞工安全衛生諮詢委員會,並提出建議。請問,市府有沒對於高工吊具提出建議嗎?勞安諮詢委員會何時成立?開過幾次會?

此外,《勞工安全衛生法》第27條規定「主管機關對工作場所得實施檢查,有不合規定者應告知並通知限期改善,其不如期改善或有發生職業災害之虞得通知部份或全部停工。」而在政府的多項會議中,專家早就要求吊車業務危險多,應加強工安衛生人員每日不定期至少兩次巡檢,而且必須在人少時間施工,請問,台北市政府有依法規事先去安全檢查嗎?市府有事先通知高樓吊具工作不應在人最多的交通時間施作嗎?市政府有去事前巡檢要求局部停工嗎?台北市政府各級官員全都沒有做到《勞工安全衛生法》的要求,現在,出事了卻推的一乾二淨,人民要這種官員做什麼?現在的勞工局變成文化局只會辦活動嗎?

這家公司不是初犯了,根據《工業安全衛生月刊2006年元月》裡面專家的說法,吊車不安全是各大工地大問題,在這篇《吊車安全管理與事故防範》裡面就提到,依照《起重升降機具安全規則》吊車應有荷重檢測,而且應裝設荷重裝置警告器,安檢人員必須按日、周、月不斷查驗(每天至少兩次不定時查驗),更重要的是,文中提醒所有工程,吊車工程都應該在夜間十時以後人車密度最低的時段來施工才對,否則很容易發生意外。

議員表示,根據《勞工安全衛生法》、《起重升降機具安全規則》,工地進行吊掛作業時,底下的空間到地面都必須管制、淨空。政府本來就依法有勞動檢查機制,應在事前發揮功能,不應也不能在事後才說市府沒有責任。而這段期間,台北市勞工局的工作偏重於勞工文化,市府舉辦的勞動安全說明會竟然現場還有啤酒促銷、打擊樂教學,試問,如果當時是三令五申強調高空作業規範及弱勢照顧,今天情況可不可能好一點呢?

議員強調,發生這麼重大的工安事件,市府即便沒有直接的「法律責任」,也負有政治、道義與道德責任。畢竟這是公共安全的議題,民間營利公司本來就不一定會重視,需要政府監督常常檢測。市府不應推卸責任,應儘速全面普查全市的工地安全。

總共有3個意見

  1. 匿名 @ 4/27/2009 8:44 下午

    真是兩條蟲

  2. 匿名 @ 4/27/2009 9:05 下午

    議員的法令齊備,郝小兵、蘇盈跪還想賴?

  3. 匿名 @ 4/27/2009 10:33 下午

    高級外省人很神氣
    但這不是族群問題
    而是對民主政治的態度
    對市民的態度
    反應出來就是這個政府的傲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