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9-04-02

轉戴/紐約一個台灣女孩的故事


余晏註:我很感謝愛爾蘭裔美國人大個兒對於台灣女孩的照顧,對美國人來說,這樣的人權歧視非常嚴重,但在島內台灣卻似乎可以呼攏過去。看昨天的電視,張安樂及郭冠英的新聞突然一致消失了,我只能感慨政府管控新聞的能力又「進步」了,過去以為台灣是警察國家,現在才發現台灣其實是黑道管控的警察國家。

文/Doris

星雲法師,我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

我是台灣人,從沒想到自己會嫁給大個兒這位愛爾蘭裔美國人。我們住在他從小出生就居住的房子裡。房子在原本為愛爾蘭、義大利、波蘭和挪威人的社區中,十年前開始有中國人搬進來,實在讓人意想不到,現在已儼然成為紐約的第三中國城。就這樣,我帶著台灣人至今擺脫不了中國人糾纏的宿命,客居他鄉,繼續和中國人抗爭。

用抗爭二字是誇張了,而且,我也不致如唐吉科德般地將所有附近的中國人假視為敵人,隨時要劍拔弩張。然而,常常若是自己稍稍少了點防備心,我總要受傷吃虧,或委屈生氣。或許就是如此,這半個多月來,聽著看著種族主義者郭冠英的無恥言行,我雖然感到生氣,心中卻沒有翻雲覆雨的驚濤駭浪。實在是,在紐約的第三中國城和中國人互動的經驗難以計數,很多中國人和郭冠英的言行舉止不過只是在表達形式、說法用字上略有差異,臉上的氣焰卻是和郭冠英相似得如同卵雙生子,來自同個母親。

最近一次的中國經驗,我氣了大半天,淚流了好幾回。

事情發生在兩個禮拜之前,與星雲法師強勢將自己的意見加諸於台灣人頭上之「台灣沒有臺灣人,只有中國人」的情況,極為相似。

那天,我出門買菜回來,郵差正好站在家門口。由於這是個小中國城的地區,郵差是中國人也是自然之事。

他一看到我,就以理所當然的態度問我:「What’s your last name?(妳姓什麼?)」

我說:「Pryce.」

他斜眼看我,哼的一聲後說:「I don’t believe you. (我不信!)」

我控制著自己不去和他爭辯,因為我既不願意、也不想要、更沒有必要跟他解釋我嫁了個美國人這件事。

當我正拖著購物車一步一步上階梯,他又發問:「Are you Chinese?(妳是中國人吧?)」

我終於把車拖上來,準備開門,我冷冷地回答:「No. (不是!)」

我正要拿鑰匙開門之際,一樓的住戶因為他的按鈴而剛好開門出來,他則再度提問:「Are you Chinese?(妳是中國人吧?)」其實,他的口吻裡一直帶著百分之百的肯定。

我看著他,繼續忍耐著他這種不尊重人的態度,我說:「No. (不是!)」

這回,他當著我與一樓的住戶面前,非常不屑地說:「 I don’t think so. (我才不相信妳咧!)」旋即轉身離去。

事情發生在星期六,星期一郵局營業,大個兒下班直接到郵局去申訴。他找到此局主管,說明當日情況後,大個兒問那主管:「你知道台灣和中國之間的情況嗎?」

令人訝異地,那位主管立即回答說他知道中國對台灣非常不友善,宣稱台灣是他們的領土,用上千顆飛彈對著台灣!

因此,他對大個兒說:「他對著你的太太說那些話,她一定覺得就像中國對台灣的威脅,想必她感到很不舒服而難過吧。我很抱歉。」

他還很氣憤:「他的工作就只有投遞郵件,將郵件送到收件者,除了問好,他沒有資格去問這些問題、去『不相信、不認為』任何事!況且,不是所有亞洲人就是中國人!電腦裡有紀錄當天送郵的是哪位,等會他回來,我保證一定讓他清楚明白他所做所說是完全無法接受的,未來絕對不可以再有這樣的言行!」

我相信,那位中國人郵差一定被主管刮得很慘,因為種族相關的議題,在美國是非常敏感而會嚴肅看待的。

不論在過去自己念教育研究所、工作或當志工,對不同種族的尊重是開宗明義的第一注意事項,是要最先學習和認識的主題。甚至研究所的課程花了非常多的時間要我們大量閱讀相關的書籍去認識不同種族的歷史文化、家庭生活、文學藝術等議題,並書寫多篇報告,就是要確認未來要進入學校教書的老師們認識在美國境內的種族,懂得對不同種族文化的欣賞和尊重。

常常,我俯視看見自己的體內仍有台灣人被中國國民黨威脅、恐嚇、壓迫的恐懼感餘毒。

那天大個兒回家後高興地告訴我他申訴的過程,那位主管有多憤怒那位郵差對待我的言行…。我卻憂心地問他:「他會不會報復啊?像是把我們的郵件都丟掉之類的?」我甚至擔心他會不會跟蹤我潑我硫酸,只是我沒說出口。

大個兒要我別擔心:「報復?他會丟工作!他哪會這麼笨,只為報復而丟掉一份公務員的工作!」

這次我沒把話吞下去:「你真的不夠了解中國人,他們瘋狂起來,難以想像!」

我必須承認,自己對中國人存有偏見。然而,若非我吃過太多中國人的苦頭,若非中國不斷恫赫欺負台灣,若非在台灣的中國人一直藐視迫害台灣人,我對於中國人絕不會有這麼糾結複雜的國仇家恨。

或許,我真的忘了自己現處在有自由民主而司法一直努力要做到公正的國度。

雖然美國仍有種族問題,但是他們仍在努力,朝著正義的方向在邁進。不像台灣的政府與司法機構,本身就是最邪惡、不公正的惡魔,只會玩拿著正義旗幟抓人關進地獄的遊戲。

也因此,當在美國有公務員對我說,「我認為妳是中國人,我才不信妳不是中國人。」一個郵局分局的主管知道到後很生氣,會要訓誡他的部屬對人的不尊重與對另一種族造成的威脅性行為,而在台灣,卻是整個國家政府胡亂處理,甚至是默默放任接受有強烈種族歧視與屠殺想法的公務員繼續大放厥詞。這種天與地般的差異,正顯示一個國家政府的水準程度,對於人權,對於個人生命的自由與安全,他們是如何地看待。

所以我如是領悟,原來,在台灣的中國人和不在台灣的很多中國人,從過去到現在,一直處在夜郎自大的蠻荒年代,和裹腳、封建階級、富看窮賤的血腥時代。難怪,我將過去聽聞正義被鞭打的驚慌帶到紐約來。

不過,這驚慌一定會退去。才覺醒數年的我,雖很新很小,說話的聲音卻會越來越清晰嘹亮,因為正義感的滋長,讓人堅定而勇敢。

20090331

總共有11個意見

  1. chang0607 @ 4/02/2009 10:45 上午

    星雲和尚可能以為只要是黃皮膚黑頭髮就叫做中國人。可是別忘了﹐新加坡李光耀組籍廣東但他是新加坡人﹔知名大提琴家馬友友祖籍浙江﹐但他是美國人﹔還有那些不知道多少代前從中國移民到馬來西亞﹑越南﹑印尼等等國家的華人都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所以﹐我的祖先從福建移民過來台灣﹐我就是台灣人。你最多可以說我是華人﹐但我百分之百不是中國人。

    同理﹐沒有一個同是盎格魯撒克遜民族的後裔從英國移民到美國的白人會說他是英國人﹐也沒有一個現在住在美國的黑人會說他是非洲人﹐住在美國的人就叫做美國人。 這樣的道理很簡單﹐請星雲和尚和對台灣不友善的中國人好好把最基本的民族觀跟國家觀弄清楚。善哉善哉。

  2. 黃太陽 @ 4/02/2009 1:42 下午

    真的很羨慕美國有這樣的風氣:)

  3. TaiDuMei 4/02/2009 4:54 下午

    上禮拜有一個東方人來我的公司﹐ 和這位先生的對話一直是英文。 後來他看到我老闆的名片﹐ 看到老闆是姓HOU (侯)﹐
    就問我 "Is he Chinese?" (他是中國人嗎﹖)
    我回答“No, he's Taiwanese"。
    結果這位先生竟然說”Chinese or Taiwanese, it's all the same, I was from Taiwan too”(中國人﹐台灣人都一樣﹐ 我也是來自台灣)。
    我就直接說“To me, to my boss, it is very different” (對我﹐對我老闆﹐
    台灣人和中國人是非常不一樣)。
    我口氣很堅定也很禮貌的告訴他﹐ 我就是台灣人。
    其實心裡蠻生氣﹐台灣來的﹐到美國還自稱中國人﹐ 還想要糾正我。

  4. pkc0915 4/02/2009 5:48 下午

    恕我引用,我會註明引用出處。

  5. avi-talk 4/02/2009 6:04 下午

    其實有很多觀念我都覺得很奇怪,我們的祖籍是中國來的嗎?如果當時的600百多萬人裏平埔族跟高山族外加少許的清朝來台的漢人(唐山公)'荷蘭混血'葡萄牙混血'日本混血.多半是入贅於母系社會的原住民,怎麼說也都是南島血統佔多數.為何還有多數的台灣人都認為自己祖先是中國來的,更有可能在一~二百年前我們的姓還不是中文呢!

    醒醒吧!我們有多少價值是扭曲的.

  6. avi-talk 4/02/2009 6:05 下午

    其實有很多觀念我都覺得很奇怪,我們的祖籍是中國來的嗎?如果當時的600百多萬人裏平埔族跟高山族外加少許的清朝來台的漢人(唐山公)'荷蘭混血'葡萄牙混血'日本混血.多半是入贅於母系社會的原住民,怎麼說也都是南島血統佔多數.為何還有多數的台灣人都認為自己祖先是中國來的,更有可能在一~二百年前我們的姓還不是中文呢!

    醒醒吧!我們有多少價值是扭曲的.

  7. 蔡淩蕙 4/08/2009 12:06 下午

    這篇文章很棒,我會轉給朋友們。

  8. 蔡淩蕙 4/08/2009 12:16 下午

    這篇文章很棒!不過,我對於裡面的性別角色-丈夫/白種人替妻子/黃種人發聲,感到有些誤導讀者的可能。

    從Doris的文筆,我相信Doris一定有能力可以自己去郵局,自己去申訴,只是剛好大個兒週一下班直接去郵局替她發聲啦!我也是很感謝大個兒對Doris的照顧,但是同樣鼓勵有類似經驗的台灣女兒,不一定要靠另一半(是不是白人不重要),"自己"就可以站出來循申訴管道,為"不當中國人"的權益說話喔!

  9. FORMOSAjp 4/09/2009 6:16 下午

    美國支那籍郵差的行為﹐應該是人身自由侵犯吧。

    如果有空先裝視器﹐跟高音質錄音筆或DV。
    中國人的行為很簡單﹐他作一次就敢第二次。

    也請鄉親別太天真﹐拍到一次就高興﹐至少要拍到三次加錄音。然後再告他牠。

    這是耗時的工作﹐但作一次以後一勞永役。
    美國是真正的法制國﹐你有強力的証據證明牠們騷擾妳﹐美國人就會對他們有一定處罰跟限制。並會成為案例幫助其他旅美台灣人。

    本人曾在歐洲用錄音﹐對付過滯台支那人﹐過程雖耗時﹐但公開後對方隔天搬走。

  10. 匿名 @ 7/02/2009 12:21 上午

    西班牙人和荷蘭人在台灣難道有過大規模和當地居民通婚的記錄嗎?時代又過去了四百餘年,這些血液稀釋得根本就沒有。尚且漢人在荷蘭統治時代並不佔優勢,納入清朝版圖之後,漢人移民逐漸增多,改變了台灣的居民構成,雖初期有嚴禁攜女眷入臺的規定,但後期的移民潮更為洶湧。南島血統台灣人都會有,但只是血統中的一部份,並沒有某些人所言的那麼多。有了南島血統也不能說明問題,民族不是依據血統而定的,諸如美利堅民族,猶太民族,一個民族可以居住很多個國家,本省人屬於華人,這是民族上的,國籍上屬於台灣人

  11. 匿名 @ 12/10/2009 6:09 下午

    請問妳如何用英文來區分“華人”與“中國人”?用“Chinese”有錯嗎?妳可以理解爲“華人”,也可以理解爲“中國人”,前者是指血緣,後者在現代具有政治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