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11

荒謬的時代,160元的低價排字童工

以下是軍訓室公文,聲稱學生「自願報名」當貴賓,以增加「歡愉氣氛」,但學生事實上沒有當貴賓也沒報名,卻被當低工資背板,大人們很歡愉學生卻悶得很!


30度高溫的凱道,六校7180個孩子(北一女中660人、大安高工660人、和平高中120人、滬江高中1440人、金甌女中2120人、協和工商2180人)頂著各色帽子排出「中華民國國慶生日快樂」大字,這樣像北韓獨裁國家大規模動員展現齊一動作並非偶然,9月5日馬英九出席聽障奧運活動時,北市軍訓室在周五上學日動員20校1萬0500名學生停課排字,至今還沒補課。凱道學生隊伍裡不時有制服教官穿梭盯場,學生久站只能私下猜拳、背書殺時間,後方則有不舒服學生排隊擠著上救護車急救,對照府前歡樂這一幕形成諷刺對比。

數十年來,盡忠報國、四海同心、中華民國萬歲…都是慶典常見排字畫面,字體愈複雜就得動員愈多學生到場排字,學生必須停課或犧牲放假時光,站數小時呆呆不能動,學生隊伍現場根本看不到前方的表演,甚至空氣稀薄無聊難耐。例如1976年時北市曾要中學生排字拼出蔣介石肖像,威權時代十餘歲女生排「領袖遺照」個個戰戰兢兢,但北一女教官告訴大家:「能在蔣總統面前排字很榮耀」,這說法數十年來沒變,例如北市軍訓室主任這兩天也自以為是的說:「學生能排字很快樂」,試問,非受教義務範圍的活動有事先讓家長簽名同意嗎?或者,我們有給孩子機會舉手說「不,教官我根本不想去排字」?

面對質疑,軍訓室聲稱學生「自願報名」,而且「家長簽名字意」,但,卻不斷有家長向議員檢舉指教官說謊,九月聽奧排字家長根本事後才知,遑論「簽名」或同意,這次雙十排字也是老師要求參加,並沒有徵求家長簽名同意,根本沒「報名」程序,還有學校威脅學生不到要記過懲處。如果政府與校方沒事先徵詢學生及監護人同意即強迫學生排字五小時,已涉嫌違反刑法304條妨害自由罪,涉嫌脅迫使人行無義務之事,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罰金。

或許教官及校方吃定家長、學生不敢提告,但教育單位更應展現誠實身教,教育局公文聲稱要邀學生去「觀禮」,卻沒像僑胞或演藝人員有椅子坐,反而呆板站著排字。教育局又說邀學生是為了增加「歡愉氣氛」,但民主時代大人不需要靠小孩增加「歡愉氣氛」,排字更不是增加歡愉的手段!我們難道不能讓中學生選擇他們的方式如報名啦啦隊、跳舞或音樂等表演、以創意展現活力來慶祝?難道一定要孩子們呆呆站著當活背景?教育難道是為了把下一代納入統治階級的意識形態內? 目的是要鞏固霸權及階級關係?我們難道繼續讓一代又一代孩子,重複在馬路上當臨時演員演背板的命運,像獨裁國家呈現人民順從、動作標準整齊的一幕?

雖然教育局發給雙十學生160元(以公車票四段60元、誤餐費80元、水一瓶20元計),聽奧活動發給110元,但相對於在太陽下站五個鐘頭,這樣的打工薪資不符勞基法最低工資保障。又因為擔心家長反彈,校方還承諾核發公共服務時數、發給獎狀。但公共服務應該以弱勢服務為主,要參與慶典也應自發參與不以加分為誘餌。大家心知肚明,政府其實只是想以低價成本,找到順從服從可操控的人力,扮演壯觀畫面上的一個色塊,呈現統治者的權威。借用納桑喬瑟夫(Nathan Joseph, 1986)的制服理論,Joseph認為服裝是傳達特定價值、信念及感情的符號,整齊制服與齊一的排字動作一樣都是維持社會控制、校園控制的手段,藉由壓抑學生個體達到群體重於個體的效果。

戒嚴獨裁的20世紀時,學生們不斷被要求順從老師、順從權威、鞏固權威,早年的愛國教育毫不掩飾在教室把統治霸權合理化。20世紀的我們當年不敢向獨裁政權說「不」,不敢跟教官說我們不想去當色塊排出獨裁者畫像。但,21世紀的現在,北一女學生已敢投書反對校方制服,時代改變了,低工資的排字工作根本不屬於義務教育範圍,活動畫面要壯觀用電腦繪圖就有了,群育教育則應該人性參與。問題是,教育工作者何時才能學會尊重學生,以身教告訴孩子們不該有虛矯的動員?教育部長何時可以站出來向社會宣布:「孩子們,這個世紀起,大人不會再要你們當背板排字了!」





















延伸閱讀
**建議馬皇,今年排字也可以來排個六三三
**馬區長首國慶,學生排字重現江湖
**聲援音樂人嚴云農拒買豐華唱片《海角七號》原聲帶…豐華老闆是張小燕
**六億擴大內需媒體費過關,演藝圈生態恐洗牌,聽奧顧問為張小燕、王偉忠等
**什麼樣的聽奧?北市竟動員萬餘學生排字,補助成龍的總統套房費用,邀成龍、姚明當台北聽奧形象大使
**請部落客幫忙,問問萬餘排字學生家長的意見
**聽障奧運比手語,萬餘學生來排字當背景
**學生苦撐撐場面…皇上還沒駕到,我豈能倒下?
**網友提供的北朝鮮排字嘲諷影片:

10 則留言:

blackbox 提到...

馬先生的懷舊雙十國慶,真令人有不知今夕是何夕的荒謬感啊!

已經是網路普及、全球化的二十一世紀了,這些人還在懷念「四海都有中國人」的歌聲、排字、傘帽、以及海外歸國僑胞的同賀,我的天哪!

breezezero 提到...

看到余晏痛批馬狗搞專制體制的排字酷刑,就讓我想到這則短片

http://tw.youtube.com/watch?v=H_jzpOGrx4E

匿名 提到...

還有沒有一種可能
有些高中生被記過太多次
教官就會用這種手法動員學生
我唸書時
學生自動捐血去總統府前升旗
都是那些被記過的
說法是 將功贖罪 可以抵消記過

當然如果是唸第一志願學校的就會說
這是件何等光榮的事
掛車尾學校的
就是我上面說的
將功贖罪

說真的這種國慶
跟北韓差不多
怎不見神豬出來屁話


台北市民

風信子 提到...

這是人權素養不夠的教官才會做的事
這是人權素養不夠的政府才會做的事
台灣與中國愈來愈接近了
我們的人權素養就是這樣

匿名 提到...

to 台北市民,

那麼多學生"將功贖罪"ㄛ!? 他們該不會都是投陳水扁"叛亂份子"的小孩吧!

匿名 提到...

1987年 小蔣"駕崩"的前一年,當時唸高二的我,被抓去參加"國慶大典"舉國旗的公差,當天上午已是陰雨綿綿,結果中午結束時,我們還要舉著旗子遊行台北市街頭,當時天色一暗,馬上下起大雨,但是我們"忠黨愛國"教官,那管下不下雨,就這樣一群高中生(還有金甌,育達,等等.....)大約上千人,就這樣淋著雨,慶祝"國慶",真是"薄海同幹",幹譙聲此起彼和

匿名 提到...

他這種做法,跟當時在選總統時,也是占用其他學生的時間,為何一個總統候選人,為了他的行程,浪費了多少個想上課的學生權力,雖然有些學生是欣喜不已,但那時考試快到了,因而浪費
讀書時間.想不到這作法卻還用在其他學生身上.

匿名 提到...

從我就學時代就碰過了,那時候也是國民黨執政
大概是1995年前後幾年
舉凡元旦、雙十、各項運動會...等,都要強迫參加啦啦隊或是遊行活動
當然要我們這些倒楣鬼犧牲掉假期
參加有錢嗎? 有,每人50元
參加完了,錢呢?
很抱歉,老師說充當班費!
不想去? 那就等著吃小過...

現在... 彷彿當年的情景再現...

那年我們去排字 提到...

當年我們排字時,一毛錢都沒!不來就記過!
樓上有人說有50元,議員說有160元,都很好了。我們一毛錢都沒有。就浪費時間,順便看看北一女的女學生真的沒有美女嗎。

匿名 提到...

啊。我們是今年要去的耶。第一次參加,覺得有點好奇。

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