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8-10-13

轉載/昭和三年的圓環附近老地圖…台灣人的美麗與哀愁



《第十八次導覽記錄》圓環老街記憶

文/厚毅

揭開這場圓環導覽的,是一張昭和三年(1928)的老地圖,一如往常,在行腳導覽前都需將地圖與現實進行座標確認,此時的第一個驚奇,從沒發現原來重慶北路並不是一條直挺挺的道路,原來重慶北路與寧夏路才是一掛的,縱使圓環偏移、原來環狀繞行的路線已不復存在。



細細觀看這張八十年前的地圖,赫然發現現行的都市計畫,其實早在日據時代便以規劃完畢,好比「日新公學校」、「蓬萊公學校」等,都一直留存到現在。

這次負責帶隊導覽的是洪致文老師,在出發前我們一行人先繞行了以玻璃帷幕呈現、極具現代感的「圓環美食廣場」,我不稱它為建成圓環,因為它頂多只是個冒名頂替的冒牌貨,也因那無行為能力的混帳北市府,搞成了一間烏煙瘴氣、久久不能營運的蚊子館,這番繞行,彷彿是在進行一種儀式「在我心中,建成圓環真的已死去了」,留下的只消後人追悼罷了。



致文老師準備了為數不少的老照片,其中有著美軍戰機低空掠過圓環上空,令人佩服的是,致文老師用老建物殘存的特徵,判斷出軍機所處的位置,帶出了所謂的「疏開」,也就是現在人稱「防火巷」的概念,這一切都是為了防止遭轟炸而大火蔓延的作為。

我們沿著圓環旁的巷子,看見了「骷髏頭」,再隨著太原街的陸橋,緩緩的向原為鐵道、後來變成郵局的老房子前進,致文老師屢屢提到這該申請為歷史建物的,轉個身徐行到日新國小前,原來它與蓬萊國小是「男女之分」,也就是一間是男生小學、另一間是女生小學。

我們繼續看過了古樸、卻很有味道的台電建築,參觀全台北市最老的分局-大同分局,寧夏路上最古老的建築,整個大同區就像是一個老人,經歷過的老故事說也說不盡,只能留待後人發掘。#





圓環浮生若夢:從骷髏頭到繁華,再從人氣小吃成今日廢墟

文/家平

天公也做美,我們就在涼涼的天、微微的雨開始我們的圓環導覽之旅,洪致文老師說因為颱風天的關係,在重慶北路、天水路與南京西路的交叉口的老式建物,很難得露出他平常的面貌,要我們趕快拍,因為平常都是廣告帆布拉起,只能看到各式各樣的廣告。

洪老師提供了一張昭和三年日本人所規劃的都市計畫圖,再拿出一張張黑白泛黃的照片,娓娓道來八九十年前,為什麼照片上東空一塊地,西空一塊地,為什麼在照片上看到骷髏頭,這些都是為了因應美軍飛彈的攻擊而創造了「疏開」計畫,照片上仍殘留當時因戰火摧殘後的街道遺跡。






老師帶我們從南京西路的巷子串進串出,再爬上天橋走一圈,慢慢往向太原路寧夏路邊走邊解說。這一路上,我們看到大中華戲院、日本時代的老郵局、清代鐵路遺跡、日新國小的校舍校徽、台電株式會社變電所、大同分局等等,最後走回圓環。

圓環背負著百年的歷史歲月,這時,我又抬頭一看,圓環竟然變成一個廢墟,只掛著閃礫的廣告螢光幕,希望圓環的歷史與文化可以一直存在下去。#


總共有6個意見

  1. Narpin @ 10/14/2008 11:07 上午

    幼小時候,家人常搬家住過赤峰街、南京西路、重慶北路,印象中由圓環向北的重慶北路、向東的南京西路晚上就像是現今的夜市、廟會一樣非常熱鬧。
    就是因為人潮極多,光復初期,國民黨部隊還會來此"拉夫",抓人當兵充人頭,好向老蔣騙取糧餉,(大概"充員兵"的名稱就是這樣由來吧)。
    到了1970年代,由圓環向南的重慶北路到鐵路旁的鄭州路還是觀光市集,跟現今的華西街一樣中午起就很熱鬧,不像現在是大馬路;往北的重慶北路到民族西路,到傍晚慢車道及騎樓就變成小吃夜市不夜城。
    長輩還說,李登輝前總統在1950年代也曾經住到這一帶,他岳父在此有房產。
    時空變化真大,才不過四十年,當年臺灣最繁榮的地帶,到今天的破沒,很令人叫屈。

  2. 小雨 @ 10/14/2008 11:34 上午

    請問還有下一次導覽嗎?
    何時可以參加?

  3. 匿名 @ 10/14/2008 11:49 上午

    最‧混帳的就屬马捅&耗呆這2個無能又愛作秀的市長

  4. 蕭先生 @ 10/14/2008 7:36 下午

    三號的匿姓朋友
    你 洩漏了國家與台北市的最高機密
    下次留言請留意

  5. 匿名 @ 10/14/2008 11:32 下午

    台北經過馬桶改造後令人唏噓!

  6. 匿名 @ 2/09/2009 6:36 上午

    I feel depressed whenever a old building demolish in Taiwan. A piece of history ans culture gone. Most of time, it was done by the short-sighted government and greedy perporty developer. We was told by KMT that we did not have history but we did not realise that the history was destroy by KMT and fill in the gap with piles of l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