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7-12-12

銅像的城市




1970年十月卅日,台北市議會曾通過議員荊鳳崗的這項提議:「台北市議會建議政府即刻起在各國中校園奉設蔣公銅像,以感念蔣公德澤,祝賀蔣公萬壽無疆」,今天再回頭去看,台北市議會當年怎麼會做出這麼違反民主潮流的決定?讓獨裁者的銅像放在校園各地?校園裡可以有思想家、哲學家、教育家、藝術家的銅像,但怎麼能放獨裁政治人物的銅像呢?但是,今天再回首這荒謬的決議,原來竟是各地方議會中平均學經歷俱佳的台北市議會菁英所建請通過的,導致那個年代最後處處都是獨裁者的銅像!

時至今日,儘管全台各縣市的校園銅像多已撤離,還給校園自由空間,但獨獨台北市這所謂的首都仍在堅持蔣介石不能撤出校園,號稱建設最好的台北市幾已成思想落後潮流的所在。台北市教育局統計,國中校園內的蔣介石銅像計24座,國小校園內計76座,這個數字還不包括高中職、大學、以及孫逸仙等其他銅像。



2007年12月5日,當台灣民主紀念館驕傲拆下那沾滿血跡的「大中至正」四字時,仁愛路的另一端,台北市議會卻在國民黨主導下,經過五次反覆表決,通過王正德等18位議員所提第10053號臨時提案,案由為:「強烈要求牌樓大中至正古蹟為全民所有,任何人為、外力及形式上的破壞行為皆須受嚴厲譴責,且應依法依規定辦理,以維護古蹟之歷史定位,還給全民一個最基本的尊嚴」。台灣派議員因為席次不敵,只能眼睜睜看著台北市議會通過這反民主的、保留獨裁者牌匾的提案。試問,北市議會要求供奉「大中至正」四個字不能換,再過幾十年之後,我們的後代子孫又如何看待現在的台北市議會?這是退步的潮流!

台北市政府不只全力捍衛牌樓上的「大中至正」四字,在施政上也全力護衛原來的蔣氏等相關法統,例如蔣家重臣李國鼎故居、孫運璿重慶南路寓所、閻錫山故居都是在這幾年被市府列為古蹟,草山行館、革命實踐研究院、孫運璿濟南路寓所被列為歷史建築 ,重建草山行館要花納稅人好幾千萬元。

但是,真正的古蹟1933年的原台北北警察署這個蔣渭水多次被關的水牢才是真古蹟,但北市府卻在那裡釘了釘子,也換了名字,掛上「馬英九墨寶」的木牌;真正的百年老古蹟台北工場,從清領、日本時代至今的正港古蹟,地上的舊鐵道道床竟被挖成碎片一袋袋包走,古建築被硬生生遷移;歷史建築明治橋被碎屍二百多塊,至今陳屍中山橋畔風吹日曬,舊國民黨中央黨部、蘭州派出所被連夜拆除,這些都是北市府殘害古蹟的鐵證。

政治的本質在路線及精神,從國民黨革命實踐研究院、蔣家重臣住宅都被列為古蹟,大中至正一拆如喪考圮,但拆古蹟、毀掉圓環、明治橋等歷史記憶卻毫不留情,可以知道其政治的本質,這是不折不扣的,無可辯駁的對獨裁者威權時代的留念追憶。當伊拉克的海珊銅像被推倒,當北韓金日成、中華人民共和國毛澤東、蘇聯史達林、德國希特勒巨幅銅像、畫像、標語、口號都被我們拋在身後的廿世紀時,沒想到台北政壇還會通過要捍衛大中至正。

回頭再看民國五十九年十月卅日台北市議會通過的「建議政府在國中校園廣設銅像」這個提案,這已是徹徹底底的反民主提案,看來荒謬,但現在又何嘗不是呢?台灣師大的師生日昨竟歌頌校園裡的蔣介石銅像是藝術,政治大學後山依舊聳立數百萬打造的蔣介石騎馬青銅「英姿」,台北市議會通過捍衛「大中至正」四字,而我們只能在時代的浪潮中歎息,只能相信退步的思維終將被時代的浪潮淹沒,歷史必會站在民主一方,我們只能繼續努力!

總共有2個意見

  1. benQQ @ 12/13/2007 8:57 下午

    二二八公園對面那個"介壽"公園裡的那一尊,也是蠻諷刺的

  2. Aidaiwan @ 12/14/2007 4:17 下午

    陳總統故鄉官田的臭頭仔銅像,還花錢美化銅像周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