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7-12-03

跨黨派議員推動:非殺家園運動





跨黨派的財政建設委員會議員厲耿桂芳、簡余晏、許淑華、林瑞圖、顏聖冠等人上午共同宣布,推動一項「非殺家園」運動(no kill city movement),上午與七個動物保護團體一同舉行記者會,要求市府不准再把犬貓當做「廢棄物」對待,只有病疾的動物才能處決,財建委員會預計將撲抓宰殺費用降到最低,要求市政府提高絕育經費,建構台北市成為非殺家園。

今天出席的動物保護團體聯合記者會,包括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中華民國流浪動物花園協會 (Rose's 流浪動物花園) 、台灣動物研究會、中華民國世界聯合保護動物協會、台北貓協、認養地圖…等。保護動物協會黃慶榮理事長帶來兩隻流浪狗,一隻瞎了眼的米格斯犬,雖然有晶片但主人卻不願來領回,一隻是還沒有晶片的蠟腸狗,呼籲主人來領回。流浪動物花園理事長黃rose帶來兩隻三個月的小土狗寶寶與貝貝,可愛的模樣成為今天的主角。

動物保護法從 1999年至今實施八年了,總計台北市八年來已宰殺3萬5千隻犬貓。財建委員會今(3日)下午將要審查動檢所預算,但審視台北市的流浪貓狗制度,文明的進步卻相當緩慢,流浪貓狗依然被無情撲殺。動物保護團體今天帶著可愛的狗狗與貓咪,與跨黨派議員舉行聯合記者會,呼籲「結紮取代屠殺」,懇請官員們留給生命一條活路,不要讓台北市成為犬貓的煉獄。

在動檢所 97年度編列的7662 萬2816元經費中,補助流浪母狗母貓 1900 隻的絕育手術費共285萬元,補助公狗公貓的絕育手術費950 隻共76 萬元,但相較之下,處決及焚化貓狗的費用分別為 108萬、74 萬元,焚化用柴油另要2180 公升共5萬7552 元。今年新增的預算中,對於認養後的絕育及街貓TNR經費也不過200萬;但這些經費對照於舖設紅磚人行道的數十億元真是杯水車薪。


我們除了要求台北市落實寵物登記制之外,同時也要要求市府編列更多的結紮絕育費用,從預算上明確落實市府在預算書中所稱,「全力推動以絕育代替安樂死」的動物管理政策,莫光說不練,隨便亂殺貓殺狗。

認養地圖協會理事長蘇聖傑表示,由於國民的進步意識提昇,將流浪動物當作「廢棄物清理」的思想,已經不為時代所接受。流浪動物已由傳統的「清理」轉變為「動物管理」的專業,各種相關業務更應整合於權責相符的單位下。中華民國流浪動物花園協會理事長Rose黃、台北市流浪貓保護協會執行秘書張金婷、社團法人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秘書長黃慶榮、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理事長朱增宏、中華民國世界聯合保護動物協會理事長陳建成、社團法人台灣認養地圖協會理事長蘇聖傑等人上午與會。

總共有11個意見

  1. 傑克 @ 12/03/2007 4:59 下午

    實在太好了,希望台北市能因此改掉如此野蠻的惡習。但是如此有意義的事,媒體好像不太報導?如果把馬英九蓋建成圓環燒掉的錢拿一點來補助,不知可以嘉惠多少流浪動物!

  2. 匿名 @ 12/03/2007 5:38 下午

    太棒了,通常沒主的貓狗膽子都很小,不太容易攻擊人類,我家就養了一隻流浪狗,二隻流浪貓,很乖的,加上原有的波斯貓,很熱鬧吧.
    有時假日會到流浪動物之家,聽說在給狗狗施打針劑時大部分的狗狗都會流眼淚,何等殘酷啊,直接的畫面就是納粹集體屠殺猶太人的畫面或南京大屠殺,還有聽說流浪之家的動物醫師流動率很高,學習醫術是救動物的不是斷絕生命的,還有聽說醫師太太瘋了,推動非殺家園運動一定要持續,讓牠們結紮是首要,人要做點善事,積德.

  3.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新聞稿 @ 12/03/2007 8:24 下午

    動物安樂死 應受監督 資訊公開

    簡余晏、厲耿桂芳、許淑華、林瑞圖、顏聖冠等跨黨派議員,今(3)日上午舉行記者會,為流浪動物請命,要求市府勿將動物當「廢棄物」看待,只有嚴重疾病危及動物生命品質,無法維持正常生理狀態的犬貓,才能以人道方式安樂死。並將於北市動物衛生檢驗所(97)年度編列7662萬2816元經費中,刪除安樂死108萬。本會提出看法如下:

    根據行政院農委會資料,台北市自88至95年間總收容犬隻為82,242隻,認領養27,850隻(34%),人道處理40,697隻(49%),其餘13,695隻狗(17%)的命運不得而知。惟根據動檢所93年6月提報「動物保護顧問會議」資料,當年1至5月收容犬隻數量為2,897隻,認領養數1,017隻(35%),人道處理數1,418隻(48.9%),兩者比例與8年平均數一致。但統計中另有「傷病死亡」類犬隻為506隻(17.5%),可合理推斷北市每年約有50%收容動物都被「安樂死」,另有17%的動物在沒有及時醫療的情況下「傷病死亡」。但這些犬隻的疾病統計和死亡數字,動檢所多年來一直拒絕對外公開。

    即使動檢所聲稱收容動物的安樂死為「人道處理」,但其過程一向秘密進行,不讓義工參與,也不願意對外公開、接受監督。

    安樂死作業不透明、不公開的影響主要有二:

    1.動物在被安樂死的過程中,是否處於驚恐、害怕,其動物福利如何確保,外界不得而知。

    2.大量流浪動物被安樂死,其始作俑者應為不負責任、遺棄犬隻的飼主,以及沒有商業道德的寵物繁殖買賣業。消費者買到表面看來可愛無暇,但實際卻可能因母狗過度生產、近親交配或遺傳疾病而特別嬴弱多病的幼犬後,往往不願負擔醫療、照顧費用,而將動物丟棄街頭。只要安樂死的作業仍在遮遮掩掩下實施,就形同政府在為不負責任的飼主和寵物業收拾爛攤子。流浪動物的源頭,也將無法斷絕。

    記者會中厲耿桂芳議員強調北市應訂定自治條例,將流浪動物之「捕捉」與收容事權統一,本會非常支持。並希望議員們能推動將流浪犬「捕捉」業務,轉型為流浪犬「救援」業務,開全台風氣之先。以減少流浪犬傷亡,提昇動物福利。

  4. 匿名 @ 12/03/2007 8:29 下午

    北市議員籲建立流浪狗貓非殺家園

    【中央社╱台北三日電】 2007.12.03 12:48 pm


    動物被現代人視為家庭一份子,多名北市議員今天為流浪狗貓請命,盼流浪動物的捕殺、醫療、認養採事權統一,以節育代替安樂死,建立「非殺家園」。台北市政府動物檢驗所表示,短期將以阻絕流浪動物、救傷、認養、申報戶籍等方式解決問題,長期則以建立非殺家園為目標。

    台北市議員簡余晏、厲耿桂芳、顏聖冠與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中華民國流浪動物花園協會、中華民國世保聯合保護動物協會等數動保團體,上午在台北市議會召開記者會,動保團體也帶來救傷成功的流浪狗,籲政府不要將流浪狗貓視為「廢棄物」,盼建立流浪動物的「非殺家園」。

    中華民國流浪動物花園理事長Rose表示,台灣不是善待流浪貓狗的地方,籲政府增加動物節育、結紮、TNR(trap、neuter、release)的預算,減少宰殺經費。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理事長朱增宏說,動保法於1999年實施以來,台北市撲殺的流浪貓犬近四萬隻,占了全台的四成六。政府雖實施犬貓安樂死制度,但執行作業不僅委外民間獸醫師,過程還不公開,民眾無法得知貓狗是否在恐懼下死亡。他籲政府公開安樂死的執行過程,讓棄養的民眾知道自己才是「劊子手」。

    厲耿桂芳說,去年北市府環保局編列新台幣三百九十萬元捕殺流浪犬貓,動檢所則編列動物醫療安樂死預算,盼流浪動物的捕捉、醫療與救援能事權統一。

    顏聖冠認為,每隻動物安樂死經費四千八百元,節育只要兩千四百元,從經費及人道考量,北市府對流浪動物應有適當的配置,以節育代替安樂死。

    動檢所長嚴一峰表示,台北市節育的浪浪的動物只有三成六,遠低於美國的七成。流浪動物送到動物之家,十天內沒有人認養,將被安樂死,由於北市收容空間及認養家庭不夠,短期無法不執行安樂死制度,但可以阻絕流浪動物進入、加速送出的方式,減少街頭的流浪動物。

    嚴一峰表示,北市也積極推動救傷、動物戶籍申報,環保局初步同意捕捉流浪動物經費編列到動檢所,為了事權統一,將逐步實施,並朝向研擬自治條例,將捕捉、醫療一元化採政策合一方式,解決流浪動物棄養與回置,達到「非殺家園」的目標。

  5. 風信子 @ 12/03/2007 11:09 下午

    支持余晏,沒想到非"~~"家園一詞蠻好用的!很貼切!

  6. 狗奴 @ 12/04/2007 12:16 上午

    政府相關單位應該追蹤狗店裡邊的每隻幼犬的來源,監督這些養殖場跟狗店主人

    有些狗店主人跟本沒有愛心,它們的眼裡沒有愛沒有心疼,只有白花花的鈔票

    有機會到三重的人,到三重派出所斜對面看看那個老闆娘的嘴臉,看看那些還站不穩就離開媽媽的小幼犬

  7. 匿名 @ 12/04/2007 12:42 上午

    養殖業者可否不要再造孽了!

    http://tw.myblog.yahoo.com/aba3536/article?mid=1573&prev=-2&next=-2&page=1&sc=1#yartcmt

    有了余晏,台灣的貓狗有福了....台灣加油!

  8. Kai-Ting 12/13/2007 10:31 下午

    謝謝你為救狗狗的命所做努力,還好我有投票給簡余晏^_^你一定要堅持下去!!

    為什麼政府單位對待狗的方式還停留在農業社會?現在並沒有農業社會時狗兒有的生存環境。姑且不論殘不殘忍,就算只講效率,殺狗也是無濟於事且浪費金錢的超爛方法。這幾位專家拿出的是真真實實的數據!!有國內外的真實研究可佐證!!停止撲殺狗,狗數量絕對不會暴增,因為一個地區的飽和量是一定的,自然法則就是不會超過。撲殺狗,流浪狗還是繼續生小狗,可惡的人還是繼續丟狗,統計顯示流浪狗完全不會因為撲殺而減少。只有節紮才是根本解決之道。為什麼政府還要殺狗啊??!!!請不要動不動什麼事就怪到流浪狗身上,路上髒亂街景醜,那是人造成的。路上狗大便,大部分是有人養的狗,因為流浪狗的習性是會把大便埋藏起來,不會大剌剌地在路中間。那位愛心媽媽我打從心底萬分敬佩她,她證明給社區住戶看,她做到了,就和她說的一樣。狗兒平常是會躲起來的,只有她叫吃飯的時候才會搖著尾巴跑出來,而且結紮過的狗性情溫馴,從此社區也不怕有小偷。狗兒是有勢力範圍的,所以同一地區的狗數量也不會增加,反而能有效控制流浪狗的數量。做這些工作比做救人的工作困難得多,同樣是做善事,救人大家都會幫你拍拍手,但是救狗還要忍受其他人異樣眼光和批評阻撓。

    余晏一定不能放棄!!會幫流浪狗說話的政治人物真的太少太少了。有愛心有良心的人都會支持你的!

  9. 匿名 @ 1/13/2008 6:13 下午

    看了真的覺得好心酸..好難過...
    以下轉貼看到的另一篇文章...誠懇的呼籲大家,不要把貓狗送進收容所....
    -------------------------------------------------------------------------------------------------
    《動 物 權 專 題》
    對狗的集體謀殺
    Gerd Schuster / 賴芬蘭譯寫
    編按:本文是德國記者Schuster來台實地採訪後,發表在1997年9月25日出版的明星(Stern)雜誌。深刻而慘不忍賭的圖文描述,引起全德人民的憤怒,當地動物保護團體陸續發起國際串聯抗議及抵制台貨等行動,至今未歇……
    「 這 樣 殺 狗 是 很 殘 酷 的 , 我 覺 得 有 罪 過 ,」 50 歲 在 清 潔 隊 負 責 " 處 理 " 流 浪 狗 的 洪 女 士 說 : 「 每 次 殺 狗 的 時 候 , 我 都 一 邊 唸 阿 彌 陀 佛 , 一 邊 燒 冥 紙 。 」
    那隻帶著捲毛尾巴的小狗,本來並不需要那麼多水,不知情的牠,因為渴得要命,還一直在狗籠裡試著蹬起後腿,努力往比牠高許多的鋼水槽裡蹦蹦的跳,牠試著再把腳掛在鋼槽邊上,卻沒氣力了。在混濁的水裡浮著這隻小梗犬的屍體,牠這一跳終於成功,卻淹死在水槽裡。
    氣溫約40度的基隆,在水肥處理廠的高牆下,有個隱密的淹狗設備。在兩三個狗籠子裡,約有30 隻狗,急喘地等待著牠們的死亡。一隻小黑毛狗被另一隻害怕的大紅毛犬擠夾到一個鋼條擋住的角落裡,痛地像個小孩樣的哀嚎。就在牠旁邊是另一隻母狗,在臨死前幾分鐘還產下幾隻小生命,牠節奏性顫抖的下體,正推擠出第三隻小狗。
    清潔隊50歲大臉龐的洪女士,並不高興我們的造訪,我們雖是用德國環境清潔專家的身分,要到了市政府清潔隊長的許可,參觀狗隻處理設備,但是殺狗的場面,洪女士則說什麼都拒絕我們的觀看。
    幾經遲疑,她終於告訴我們原因:「這樣殺狗是很殘酷的,我覺得有罪過,」她說,「每次殺狗的時候,我都一邊唸阿彌陀佛,一邊燒冥紙。」狗舍的狗,被用鋼棍趕進一個一點七米長、一點四米高、零點七米寬的鋼籠。在裡面最多可擠30隻、三層狗。土狗、臘腸狗、鬥狗……不同種類的狗兒全被迫擠在一起,被放在輪車中,滾往狗舍旁尺寸完全符合那鋼籠的水泥池,然後被一電絞盤連接的吊車頭高高吊起,送向水槽,而後垂直沉入水裡。
    在沉入水中的當兒,狗在死亡的恐懼裡汪汪的叫,底層的狗驚慌地奮力向上掙扎,想吸到空氣;上層的狗兒把鼻嘴搶鑽出籠外,卻緊緊地咬住籠子的鋼條;當籠子沒入水裡,池水冒泡咕嚕咕嚕地有五到六分鐘,咬成一團、沾滿血、嘔吐物、大便的破裂屍體,則被載到附近的垃圾場裡掩埋。
    雖然台北市街頭能看到的狗,和慕尼黑或漢堡市比較起來,明顯地少許多,卻聽說在這島上有 150萬到 200萬隻流浪狗,據說是因為狗的屎尿污染惹起市民的抱怨,目前政府已經撥出15億台幣(約一億馬克)來「消滅」流浪狗。但是據關懷生命協會的悟泓法師說,大約只有百分之一或二是真正用來安樂死的,其餘的則是被淹死、活埋、用毒氣毒死、活活打死、或是被丟入泥坑,上面蓋著鐵絲網或板子,讓牠們在裡面慢慢餓死。
    據英國世界動物保護協會(WSPA)在「犬殤」調查報告中記錄,動物在土坑中彼此互食。悟泓說:「很糟,在像台灣這樣一個富裕的國家裡,這是根本不必要的動物虐待!」
    流浪狗在台灣是活著的垃圾
    我們大約看了一打以上的動物收容所,在桃園八德的收容所裡的狗,被水潑溼,然後用通上電源的兩根長鐵棍加持在身活活電死;幾公里以外的流浪狗,則被一個大鐵皮罩成群罩住,裡面釋放毒瓦斯。
    在林口一個寂靜的山谷裡,大約有 200隻狗在四個大狗籠裡哀嚎,一位肌肉結實的男子,在附近巡邏,屠狗隊正在進行捕狗。毫無戒心的助手,一位原住民老女人,指給我們看燒狗的焚化爐,她敘述:「這裡早上、中午、晚上,都有燒狗,好臭好臭!」經常,動物在被丟到爐子裡時還未死。在榮興製造廠出品的爐子前面,置放著鐵絲圈,是用來把狗從籠子裡拉扯過來用的。一根鏟子、一根撥火用的長鐵鉗、還有幾滿袋的骨灰,水泥地上到處是血跡斑斑的狗腳印。
    據報導,在全台灣的70個收容處理所,據保守估計,迄今已有30萬隻狗被「處理」掉了。有的是因為不再流行的關係,像今年初上演的電影裡,優雅的大丹狗一在電影裡出現,在大台北地區就受到喜愛,但幾個月後牠們遭受到的命運,也像以前的羅威納以及波卡,牠們突然被「放」,然後被追捕。
    因為這些棄犬在台灣無數開放式的垃圾堆裡,可以找到足夠的食物,故而不只能存活下來,還能繁衍後代。而抓狗隊每抓一隻狗,可領新台幣500元(約33馬克),也是筆不錯的收入。
    「在這兒,實際上不知道愛護動物的基本理念是什麼,」悟泓說:「流浪狗在我們這兒是活著的垃圾。」他帶領的協會三年來致力於推動動物保護法。
    獸醫師蔡先生,在他文化路的診所治療一隻褐色狗的傷口,這傷口有手掌寬、兩三公分深,接近脖子,從肘部翻過背脊,到另外一面,雖然上了麻藥,但每當醫生刮一下傷口,狗就抽慉地哼一下。
    突然導致這些犧牲的近因,是農委會在五月時發布一則消息,狂犬病可能在台灣流行。自此,每天都有狗在大街上被撥硫酸或熱油,也有被潑汽油之後點燃的。
    存活下來的,使這家診所變成一個恐怖的陳列館:狗兒半邊身體沒有毛了,只有發炎的生肉,彎曲著一拐一拐地在室內走動。被強酸腐蝕、才剛從被耳邊到後腿縫好的小動物,正舔著牠的傷口。還有一隻被熱油燙傷、缺了四分之一以上的肋骨的小梗犬,求人給牠一點撫慰。「大部分的都沒有辦法救了,」悟泓說:「每週據報有50到60隻這樣被攻擊的狗。」
    把我們載回旅館的計程車司機認為,用強酸潑狗,根本是不對的,「這其實太可惜了,」他說:「與其把牠們燒焦,不如把牠們吃掉。」他個人特別喜歡黑狗的香肉,味道特別好。
    http://72.14.203.104/search?q=cache:3_OekOZtP-0J:www.greenparty.org.tw/big5_/sunflower/7_murder.htm+%E5%8B%95%E7%89%A9%E6%94%B6%E5%AE%B9%E6%89%80,%E7%87%92&hl=zh-TW&lr=lang_zh-TW

  10. 匿名 @ 1/13/2008 6:25 下午

    我私下得知,環保局的補犬隊並未有要轉給動檢所的準備,理由是預算不夠,而且環保局高層也沒有要求補犬隊不得濫捕,所以每天還是很多流浪貓狗被送進來,其實交涉這麼久,捕犬隊亂補很嚴重,他們每三各月一次要開會交出業績,所以有時候還得讓狗生小狗交出來湊數量
    議員大人,你真要處理流浪動物嗎?環保局才是主角啊,他們要抓,動檢所不能不收,撲殺預算刪到後來,只是讓動物死況更慘

  11. Lin rAphael 4/10/2008 5:56 下午

    支持結紮代替宰殺
    加油,簡議員,希望你為動物們也爭取權力

    結紮才能除後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