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7-12-05

余晏議會發言:議會不能做違反民主潮流的決議





1970年十月卅一日,台北市議會通過:「建議政府在國中校園廣設蔣公銅像」,今天再回頭去看,台北市議會當年怎麼會做出這麼違反民主潮流的決定?讓獨裁者的銅像放在校園各地?校園裡可以有思想家、哲學家、教育家、藝術家的銅像,但怎麼能放獨裁政治人物的銅像呢?當年卻是台北市議會的菁英通過的啊!現在,如果今天我們也通過這個反民主的,要保留獨裁者牌匾的提案,如果北市議會要求供奉「大中至正」四個字不能換,再過幾十年之後,我們的後代子孫又如何看待現在的台北市議會?這是退步的潮流!

牌樓上「大中至正」四字算不算古蹟?如果「大中至正」是古蹟拆不得,中正廟是古蹟改不了名,那余晏真是要為台北市政府所認定的「真古蹟」大同分局抱屈了,因為台北市政府不但在真正的古蹟上釘了釘子還改了名!

台北市議會今天在藍營主導下強行通過王正德等18位議員所提第10053號議員臨時提案,案由為:「強烈要求牌樓「大中至正」古蹟為全民所有...」。

余晏認為,政治的本質在路線及精神,所以在大會中發表兩大質疑:

一、牌樓上「大中至正」四字算不算古蹟?因為在余晏選區所在的大同分局,即1933年建的「原臺北北警察署」,是台灣文化協會領導人蔣渭水多次被關的地方,那個才是真正的真古蹟,但台北市政府卻在那裡釘了釘子,也換了名字,(掛上「台灣新文化運動紀念館」的木招牌)。如果拆「大中至正」這事,台北市議會也認為是違反相關法令的話,那余晏要求,大同分局一案也要比照辦理,台北市政府要把大同分局上掛的台灣新文化運動紀念館的牌子拿下來!

二、民國五十九年十月卅一日台北市議會曾通過「建議政府在國中校園廣設銅像」,現在我們回過頭去看當年的這個提案,這是反民主的提案,如果我們今天又再提個案,要求供奉「大中至正」四個字不能換,再過幾十年之後,我們的後代子孫又如何看待現在的台北市議會?這是不是個退步的潮流?

總共有5個意見

  1. hm @ 12/06/2007 11:24 上午

    不知誰是中央?誰是地方政府?
    2000年台灣人選出自己的總統後. 就被教育要低調. 為了族群和諧不要普天同慶.不要刺激敗選者. 結果呢? 有人感謝我們的低調?有人了解台灣人為了和諧只好和落選者一樣不敢大聲歡喜慶祝?
    如此息事無法寧人,反而讓失敗者以為台灣人好欺負.自 2000 年輸不起國民黨就開始癱瘓台北城到紅衫軍滿地開花.到今天台北及泛縣市長不甩中央.原因為何?就是執政黨無能.公權力無用.台灣人被看扁.台灣人該生氣了嗎?
    今天看到中央對中正廟的處理.有總算出口氣的感覺.但又看到台北市府的官員無理取閙.中央也奈何不了他們.這到底怎麼回事? 誰當家? 不要再放任他們無法無天的搞亂台灣好嗎?
    再看只為拆區區一塊牌坊.就要封館三天.執政黨在怕什麼?有人搗蛋可伸張公權力來維護. 為何怕成這樣?感覺很沒用,只有被人拿來當話柄.對事無補的.

  2. 匿名 @ 12/06/2007 1:04 下午

    當年的建築經費有民間的不樂之捐
    中正廟當年不全是政府出資
    資料指出
    「中正堂落成至今已27年。海內外民眾懷念恩澤,建堂紀念偉人的功德。當時興建經費新台幣6.3億元,60%以上來自民間。」
    換言之
    民間也占了很大部份

  3. 匿名 @ 12/06/2007 4:05 下午

    「中正廟的妙用!」

  4. ben 12/06/2007 5:48 下午

    我是覺得把中正廟變中央古蹟和拆大中至正都是爛招(應該像高雄市政府那樣,迅雷不及掩耳的把蔣臭頭的銅像),因為拆大中至正不重要,重要的是蔣臭頭的銅像還是坐在民主紀念館裡,好像蔣臭頭是民主先驅一樣! 這才是對台灣民主的最大諷刺!

    當然國民黨那種「我都對別人都不對」的心態可議,但如果簡議員認為馬英九不對,那也應該認為教育部的動作也不對!

  5. 可恥! @ 12/06/2007 9:31 下午

    可恥的台北市議會,當年通過了要求全台北市各校園放蔣公銅像,成為歷史之恥。昨天,貴會還是通過了要保住大中至正牌樓,
    http://web.tcc.gov.tw/meetshow.asp?sno=28327
    可恥的退步的台北市議會,恐怕這是全台灣的奇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