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7-11-28

原來可以不用北市府的專用垃圾袋!


初聽其他議員提到可以不用市府的專用垃圾袋丟垃圾時,我也有點不相信,因為從2000年7月1日至今七年多了,我一直以為不用垃圾袋在台北市就不能丟垃圾。但是,劉耀仁與莊瑞雄的助理跟監影帶曝光後,這幾天我又陸續收到了網友及民眾的各方訊息,我才恍然大悟!哇哩!愈特定的社區、愈封閉性的住宅群體就可以不用垃圾袋丟垃圾!因為他們有特定的住宅文化、而且台北市社會有族群階級分類,所以基層清潔隊員也不敢造次為難,所以這變成了集體社區的集體文化,所以他們免用北市專用垃圾袋。

這不只是螺絲鬆掉的市政府,這也不是市政根本已沒有螺絲釘而已,這是一個沒有天理、沒有法令,只欺負歧視順從者、服從者的台北社會。曾有一位友人在大同區因為亂丟垃圾被執法者破口大罵而開單,當時我以為亂丟垃圾不對,被大罵只能自認倒楣,但是,此刻才知道,順從者是沒有地位的,守法者的尊嚴是如此被踐踏!莊瑞雄受理的歐里桑因為亂丟垃圾被拷手拷,我受理的大同區的民眾也因亂丟垃圾被痛罵,為什麼裡面會有這樣的執勤不公?就因為我們的選區是最傳統的地區嗎?這裡面難道沒有階級歧視?族群歧視?

這就跟施並錫教授在台北市長得太像庄腳人就會被警方盤查(註:這樣的盤查違反了大法官會議解釋)一樣,在大話新聞接叩應時,台中一位朋友叩應進來,也提到了他在台北市被依外貌被警方隨意盤察,他問說為什麼?警方跟他說台北市就是這樣!

台北市就是這樣!網友寄來了他拍的垃圾車收垃圾的情況(如下圖),也是如此!昏黃燈光下,竟然也沒用專用垃圾袋就收了。那麼,為什麼執法者要因為一小袋垃圾痛罵我們的支持者?這是不是執政者、司法與警方、媒體最常犯的討好特定階級社區,但又對特定族群「隱形歧視」,所以執法者會破口大罵我們的支持者,但面對在台北市擁有較優社會階級的「特定集合住宅」時,這些執法者突然都像龜孫子一樣!

台北市就是這樣!這不只是清潔隊員的縱放而已,這裡面的不公平是有階級、族群、區域性的,清潔隊員絕不是故意放水,而是在社區及地方氛圍之下,自然形成的不得不然,難道只是處份可憐的清潔隊員就可以處理?執法者也有其文化心理及社區壓力啊。這就像美國一樣(註一),執法者與媒體、警方常有對族群、種族的"隱形歧視",台北市從莊瑞雄選民被拷手拷的案例、我的選民被執法者大罵的案例,到「特定集合住宅」可以依狀況免用專用垃圾袋是一例,施並錫老師及台中叩應者在台北市被以外貌盤察是一例,還有草山行館台灣民主紀念館必須不顧一切捍衛獨裁者,大同分局古蹟卻可以隨便釘釘子掛上「馬英九墨寶」更是一例,這些都是台北市從隱形歧視到顯性歧視的案例。

之後,我看到電視新聞台報導垃圾袋一事時,我更覺得訝異,媒體先是以標題全力支持郝龍斌(註:標題一向是媒體之認同與表態),下標多以郝龍斌指不應挑撥族群,以此來修理議員,接著記者再去現場說要還原現場,先是辯稱大家都有用垃圾袋啊,試問,鏡頭前面大家會特別出來亂丟垃圾嗎?接著,記者好不容易找到一位老先生沒用垃圾袋,但立刻改下標為議員在族群口水中,不見底層民眾的苦,換言之,錯的一定是議員,不用垃圾袋是應該的,正確的,這名「底層」民眾是應該的,媒體可以偏見至此嗎?如果媒體的標準是大家可以依情況不用垃圾袋,既然媒體認為底層的苦必須體會,那麼,過去七年為什麼我們要乖乖的服從北市府?為什麼本區民眾要乖乖的被開單罰錢?就因為我們是順民嗎?

面對這些不平,以及愈來愈多的檢舉垃圾袋案,台北市長郝龍斌沒道歉,也照例跟之前的瀝青等弊案一樣絕沒有政務官負責。很多人都一直要我去法院告發、提告,但是,各種研究告訴我們,法律無法為被歧視者提供救濟,因為一個講究文明和體面的社會,文化心理和輿論譴責才是遏制隱形歧視的真正力量,但是,當執法者成為族群歧視、階級歧視的主導者時,我們這些去基層接觸選民服務,接受被歧視者申訴的議員反而成為被市長、官員、媒體修理的對象時,這個社會還有誰可以去援助被歧視者呢?我們應該在看到被歧視者時,選擇沉默還是發聲呢?

最後,我想請問,你還願意乖乖的用垃圾袋丟垃圾嗎?或者你選擇支持不用市府垃圾袋的「人士」呢?

註一:族群偏見、階級偏見:芝加哥大學商學院和麻省理工大學聯合完成的研究發現,如果求職簡歷上的名字聽起來像是白人,那麼,得到雇主回應獲得面試等機會,比一個有黑人名字但資歷相同的人高出50%。

總共有21個意見

  1. Aidaiwan @ 11/28/2007 4:17 下午

    一位中國學者去了台灣後的感想..
    「還以為海島型的台灣天空會特別藍,想不到去台北時還是一樣的霧..」

    事實上,人心更霧。

  2. 匿名 @ 11/28/2007 8:45 下午

    我選擇支持「底層人士」、「特定人士」,所以明天起我也不要用垃圾袋。

  3. 風信子 @ 11/28/2007 8:50 下午

    請議員一定要堅定的告下去,告發官員與這些人民貪汙,一個月省一點垃圾錢之後,七年下來真的不得了。

    我也覺得自己像白痴一樣,每天都在壓垃圾袋要省一點兒錢,結果看到電視裡,人家根本不必用這麼爛一搞就破的袋子東壓西壓,家裡隨便的袋子就能丟了。

    東森電視台拍到的那則新聞我有看到,老伯伯是很輕鬆的拿垃圾筒出來倒,連塑膠袋都不必裝起來紮起來,還大方的說為什麼要袋子呢,結果記者是要大家同情老伯伯,真是太離譜了。

  4. 匿名 @ 11/28/2007 9:20 下午

    唉,只能怪台灣人太卑微、太軟弱。我們的族群性格就是服從及被統治。

  5. 昆蟲 11/28/2007 10:32 下午

    得到雇主響應 --> 得到雇主回應
    (希望妳的布拉格完美,所以雞蛋裏挑骨頭)

  6. 匿名 @ 11/28/2007 11:14 下午

    我支持繼續用專用垃圾袋政策,因為德國也是如此。要環保就要付出代價。
    請看以下這篇文章
    http://enews.url.com.tw//archiveRead.asp?scheid=41075

    不過,台北市及媒體現在是不准批評眷村的、不准批評特定族群的,這只能用時間來解決。不必沮喪或抱怨,我們還是要繼續努力,讓台灣的文明前進。

    大家加油!

  7. Bob 11/29/2007 12:22 上午

    現在最重要的是,蒐集台北市實際上沒有使用的垃圾專用袋的地點與事實,然後盡快公布,呼籲其他守法的台北市民一起來追討垃圾費!
    這種事情,台北市議員不做,就沒人可以做了!
    我其他的意見,寫在這邊
    http://www.wretch.cc/blog/bobchen7&article_id=11719202

  8. 匿名 @ 11/29/2007 8:39 上午

    很多人貪小便宜的心態,必須要有正義感的人制止,但我們的社會很便宜行事,也不會有人制止。

  9. 匿名 @ 11/29/2007 11:34 上午

    常聽到不耳瞧雅的ㄧ群在告訴我們
    這ㄧ群ㄧ高二低的
    遇到這種特殊族群的犯錯或相關問題
    要多包容、忍讓、扶助。

    我呸。

  10. 路人 @ 11/29/2007 12:20 下午

    雖然上面的留言說德國如此,但我還是覺得垃圾袋應該降價,希望簡議員余晏小姐加油,讓垃圾袋降價才對。

  11. R2 @ 11/29/2007 2:08 下午

    我覺得又困難可以說,
    但以下的對話方式,
    您會想到這位先生有實際發生困難嗎?
    還是,ㄧ高二低們都要理解、體會、包容
    這種“有困難“的表達方式。
    故事有可能是杜撰的
    (以免被說沒有證據撕裂族群),
    但開診所的醫師們,有沒有遇到過很多呢??
    這種問題,
    好市長要如何幫忙診所解決呢??
    (R2評注:我想市長應會補助50元給診所,讓背背掛號費也不用付,就解決了,我夠沒有撕裂族群了吧,但公平螞?)
    ﹦﹦﹦﹦﹦﹦﹦﹦﹦﹦﹦﹦﹦﹦﹦﹦﹦﹦﹦﹦﹦﹦﹦﹦﹦﹦﹦﹦﹦﹦﹦﹦﹦﹦﹦﹦﹦﹦﹦﹦﹦﹦﹦
    50元的掛號費
    from:土地上的歌聲

    台灣人有一句俗諺說:
    第一賣冰,第二做醫生。
    自從連爺爺搞出全世界最不可思議的健保制度後,醫生這個行業沒落了。
    說真的,還不如吃飽閒閒的老杯杯呢!
    怎麼說?看看下面這個故事吧!

    一位在台灣開業的醫師朋友告訴我發生在他的診所的故事,聽完後,我搖頭不已,差點撞上電話筒。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
    診所才開門,
    老杯杯操著不知道是中國哪裡的鄉音到櫃檯掛號。
    掛號小姐按部就班要收掛號費50元。
    小姐:掛號費50。
    杯杯:妳胡說!俺是榮民,哪裡要錢?
    小姐:榮民是免繳部份負擔,掛號費還是要 繳啊!
    杯杯:搶人喔!俺榮民去過榮總幾千次了,誰敢要錢!
    小姐:~~這健保局規定的 ~~政府規定的啦,我們一般老百姓還要繳100元呢!榮民已經有優待了~~大家都要繳啦~~~
    杯杯:政府?俺是軍人,政府是咱蔣總統的,妳台灣人搞什麼名堂!媽裡個B!
    小姐:???我去問醫師看看啦!~~ 

    《醫師在診間聽到外面的叫罵聲,
    趕緊衝出來探個究竟。》

    醫師:我這裡不是榮總,照規定就是要收掛號費!
    杯杯:俺榮民國家有優待,水電都優待了,診所不優待?
    ~~沒有俺,有你台灣嗎?~~~媽裡個
    B!
    醫師:您再罵人,我要打電話叫警察,我拒收這個病人!
    杯杯:俺才不希罕!俺回咱大陸醫生多的是!俺是瞧得起你臭小子才上門~~~
    醫師:那您就去中國看醫生嘛~~~您有終身俸,有優待,有榮民醫院,我父母種一輩子田有什麼?Miss張,打電話叫警察!
    ~~~~

  12. 小鷹 @ 11/29/2007 2:38 下午

    余宴加油, 這件事一定要追查到底不能隨便了事. 就是傲慢的市長+傲慢的官員害我們淪為3等公民.

  13. 匿名 @ 11/29/2007 5:11 下午

    台灣
    沒有族群分裂
    只有族群優越

    沒有族群問題
    是族群有問題



    沒有統獨問題
    是飯桶有問題

    沒有藍綠問題
    是爛驢有問題

    市政不分族群

    辦族群分事證

  14. 匿名 @ 11/29/2007 7:23 下午

    簡議員:
    放棄你所謂的媒體輿論、社會心理來改變社會的方式吧,不是連公共電視也去專訪馬英九了,連人民出錢的公視都選邊了,更何況中央社、華視這些捧藍軍馬屁的公共媒體。
    法律也當然無法改變這種歧視的現狀,所以我們才要靠你們這些勇敢的人在前面幫忙衝!你們很辛苦,但這就是台灣人的命啊。

  15. 小公務人員 @ 11/29/2007 7:53 下午

    該是廢掉垃圾袋的時候了

  16. 匿名 @ 11/29/2007 11:40 下午

    我住文山區木柵路附近,每到晚上都會有人拿著整包垃圾丟在路邊,反正隔天清潔隊都會收,那像我這樣奉公守法的算是比較笨就對了,反正我是一高二低嘛...

  17. 匿名 @ 11/30/2007 9:12 上午

    本來偶爾零星有人不用垃圾袋的,但是這兩天情況好一點了,議員有罵還是有差。

  18. lkk 11/30/2007 3:37 下午

    我是43歲無黨派的台北縣民,看到這一則新聞雖然和我無關但是讓我忽然想到台北市的健保費抗拒不繳是否是因為台北市政府用市政公款或黨產邦特定族群繳交健保費而不夠支出然後不繳?如果是這樣那就和全民的權益有關了而不再只是只有和台北市民有關係了,希望簡議員能就這部份幫台灣人查一下,感恩~~啊!

  19. you know who @ 1/06/2009 3:50 下午

    請簡議員及民進黨議員在質詢時要加油
    最好把郝龍斌那時盛氣凌人的樣子做成短片

    要是郝龍斌再這樣大小聲說別人撕裂族群,
    一定要比他更大聲地罵回去,
    撕裂族群不是誰喊大聲就贏
    基層執法不公,是第一次撕裂族群
    議員們行使民意代表的職權來議會質詢政策執行不合理之處,
    首長卻惱羞成怒被故意貼上撕裂族群的標籤來模糊焦點,是第二次撕裂族群!
    媒體推波助瀾,不去糾正特權社區團體若要請市府環保局收垃圾,也應使用收費垃圾袋這個事實,反而指責反對黨撕裂族群,是第三次撕裂族群!

    台灣人的心早就被撕爛了!
    連哀號一下很痛,也會撕裂族群!?
    請郝龍斌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

  20. Candy @ 7/02/2011 2:25 下午

    專用垃圾袋是為了垃圾減量,垃圾分類而施行。現在清潔大隊為了專用袋的回饋金,硬要狗大便使用專用袋。我家一天倒二次狗大便(因為領養回來的二支狗都是大型犬),現在夏天到了天氣很熱,一天二次都有臭味,有時更有蒼蠅在裡面爬了,怎麼可能放著等三,四天都長蛐了 如果要天天倒狗大便保持環境清潔的話就需要天天使用專用袋,這就有很深的被強盜搶錢的感覺。(我家也沒有很有錢吔)

    瓶瓶罐罐清潔隊賺一次錢,廚餘又賺一次錢,專用袋再賺一次錢,現在連狗大便都不給我丟了。真得給他很無言吔。要施行專用袋,配套措施就要出來。國外都還有小小可愛的狗狗屋,專門給民眾丟狗大便,政府把狗大便再集中做了什麼資料。而不是一昧的啃守法的小民眾。

    都不知有誰能來幫幫忙. 守法配合的連狗大便都要爭。特定人什麼都不用說

  21. 匿名 @ 5/03/2013 7:33 下午

    政府真的有傾聽人民的心聲嗎?用規定的垃圾袋沒有比較環保,對家境不好的家庭來說真的是一筆負擔,原本買東西的袋子都可以當作垃圾袋用,現在不但那些袋子一樣要丟,還要多花錢買垃圾袋來裝垃圾袋,政府是豬腦,還有家中經濟不好人口卻多的該怎麼辦,政府官員口袋滿滿,馬總統說一個便當吃不飽怎麼不吃兩個,可知一般家庭月收入加起來四萬卻要養五六口人的家庭比比皆是,大部分都還是要租房子住的,扣掉房租一萬多剩兩萬多要怎麼花,都沒錢吃飯了哪有多餘的錢買垃圾袋,有多少人是一個便當吃一天三餐的,政府只會訂一堆規定想辦法光明正大搶人民的錢,又只關心這些搶錢的規定有沒有嚴格執行,卻不管人民拿不拿得出這些錢,是要逼死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