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7-11-13

20071112議會總質詢


勞工局長蘇盈貴上任以來,已屢次與議員互摃,不斷反質詢議員,還口出惡言,嚴重破壞府會和諧。但郝市長還是挺蘇,難道這是郝市長故意安排的局?讓預算審議的重要會期失焦,想含混過關?


郝市長還是挺蘇,說蘇局長做的不錯,還說蘇盈貴對簡余晏及陳建銘的互摃,「只是誤會」。誤會?就讓我們也一起來看看,蘇盈貴又是如何欺負有身孕的民進黨議員徐佳青,看看蘇是如何破壞府會和諧,如何不尊重議會



今天是本會期總質詢第一天,第一場就是簡余晏和陳建銘,接著就是周柏雅領軍的民進黨九人小組。以下是質詢內容:

一、抓菜蟲

郝市長,青菜多少錢?


台北市菜價卯起來漲,但外縣市無動靜,市府應該要好好找菜蟲


搞半天,最大菜蟲是台北市農產運銷公司?


菜價哄抬至此,台北市產業局竟說對農產運銷公司一點辦法都沒有?那市民的權益在哪裡?產業局怎能自廢武功擺爛?怎能任由台北市民怨聲四起?



二、貓纜

郝馬剋貓纜?!郝馬只要手牽手搭貓纜,貓纜就會變成懶貓?這是第二次了,難道真要「無三不成禮」?


吵吵吵,老人家受不了,但貓纜噪音真無解?


貓纜吵到老人家,說做了隔音,也只降了三分貝。71分貝與68分貝,有差嗎?即便是48分貝,每天持續14小時不間斷的噪音,有差嗎?


市府花100萬只降3分貝?既然要花,何不花數百萬元,多少解決一點市民之苦?


三、瀝青案

路上隨便拍,坑坑洞洞,機車族更應能感同身受,因為台北市真是地無三里平呀


「有案在身」的柏油路,多到府會院檢辦不完


北市的瀝青弊案多多多,市府怎解?


台北市的馬路偷工減料多,應全面檢測,還給市民一條平坦的康莊大道


四、停車計時器

A錢何時了?不要再錯了~~


五、小巨蛋

市府公證後的小巨蛋財產清冊,消安堪慮,消防設施東缺西漏的。想賴給東森就算了嗎?自己就可以不用想法子補救嗎?市民要一個光會推責任,「有錯都是別人錯」的政府幹嘛呢?要怎補救才是重點吧!

總共有7個意見

  1. Hong-Nan 11/13/2007 1:36 上午

    郝市長真的是眼睛瞎了才會找這種人當局長 (難道台灣沒有更好的人才?)

    而且重頭到尾不願承認屬下的錯誤, 我只能說這是明顯的護短, 不值得鼓勵.

  2. hm @ 11/13/2007 11:45 上午

    看了簡議員的溫和理性對郝市長的質詢.只能說蚊子釘牛角. 沒效的.
    不是要簡議員學國民黨那些女人潑婦罵街般的亂罵.只是要了解質詢對象是誰?提出的問題有沒用?要用更直接的方式質詢,否則他們最後只會謝謝指教.還會如何?這達到質詢效果嗎?
    但這是台北人的選擇.我們又何奈何?可悲可憐.

  3. 無能的政府官員 @ 11/13/2007 12:01 下午

    郝市長說蘇局長很認真.過年期間都在關心勞工.所以就認為可以因此請假.其實勞工局長要怎麼做是他的事.早上要幾點上班也是他家的事.難道全台的公務員只有蘇局長有父親要孝順? 有家庭要照顧?警察,清潔隊員難道他們不也是這樣?他們也可因此請假?若因蘇局長老父有病要盡孝道.則郝市長應該讓蘇局長回家照顧家人不應霸佔人家而沒法盡孝道的義務.

    我再說我公司的的情形. 我公司是不贊成加班的. 在工作時間內無法將份內事做完這叫無能. 和早晚幾時上下班都無關.
    懂嗎.笨蛋. 問題在無能.

  4. 匿名 @ 11/13/2007 6:31 下午

    有時候看看台北市政府跟中央政府,真是覺得很悲哀耶!!

    對台北市政府來說,官員我最大,百姓靠邊站!!而對中央政府來說,卻是政府我最小,任誰都能欺!!

    看看郝龍斌蘇雲貴,說話行事近乎跋扈,誰質疑誰倒霉!!而中央政府由總統到部長,只能任人打罵不准回嘴!!誰回嘴誰倒霉!這到底還有沒有天理啊!!

  5. 匿名 @ 11/16/2007 6:56 下午

    給你加油!支援你站在愛臺灣的心情;一位妳的選區的支援者。

  6. 台北市民 @ 11/16/2007 10:40 下午

    蘇盈貴真是不要臉!(歡迎提告!)
    你有父母,其他人就沒有?
    你因為家庭因素無法正常上班,
    辭職嘛!占著毛坑不拉屎,
    口無遮攔,蘇關說局長
    動不動就指控人家這樣,拿出證據了?
    不好意思,我一點也不可憐你父親耶,
    爸爸會得病,會受病痛,
    兒子要負最大的責任,
    竟然還拿來當擋箭牌,
    卑劣死了!

  7. 匿名 @ 11/21/2007 1:01 下午

    看看最近對台北市府幕僚的滿意度民調吧,
    最差的就是蘇盈貴!
    這個人如果還有一點羞恥之心,
    就趕快辭職回家去吧!
    不過我想蘇盈貴應該不知何謂『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