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14-04-22

重返義光教會,目睹林義雄展開絕食




主跑林義雄與民進黨新聞已經是16、7年前的事了,卻沒有想到今天重返義光教會,竟是目睹林義雄進入他的絕食房,不論是當記者或從政後,他總是期勉我只要堅持下去鍥而不懈就好了,他總是強調「苦難可以用平時培養出來的精神力量來克服,精神力越強,克服困難就越容易,而每克服一次苦難,精神力也就增強一些。」綜然有強大的精神力,但,我們究竟還能做些什麼來挽救他的生命呢?林義雄開始禁食,依照73歲的體力大約只可能在人間再停留七到十餘天了,分秒寶貴的倒數計時已經啟動~~

「人有選擇如何死亡的權利」,林義雄在書中《只有香如故》第23頁強調「最使我欽慕的死法,是古印度的修道士,他們到了一定年紀,覺得不需要再活在世間,就獨自走入山林,不知所終。其次,是當一個人覺得需要離開人間時,就不再進食。也許爸爸會很幸運,一覺醒來,魂歸天國,根本不需要去操心這種事。但要是沒那福氣,那麼請您要尊重我所決定的死法。也就是當我決定離開人間時,您(最好)能很心安地祝福我,至少不應該有任何形式的阻擾(頁23)。……當我決定完全不進食時,您要知道我已經解脫了生死的關卡而為我高興、祝福我。並且好好地和我相聚,讓我享受即使不算美妙,也應該是非常感人甚至可能是溫馨的最後時光。……因為我相信,正確地處理自己的死,能夠使自己更為心安,也能減少至親的麻煩甚至會減輕他們失親的痛苦(頁24)。

在「生死自擇」這篇裡,林義雄強調:人類一切有意義、有價值的思想和活動,都應該是為了使自己或他人「離苦得樂」(頁26)。把求死的權利,作為個人自主權的一部份,由個人來主宰自己的生死,比由他人或習俗來主宰應該更為合理(頁28)。……爸爸贊成人有求死的權利,但不鼓勵人單單為了逃避痛苦而求死。人生的大部份苦難,都有它積極的意義和價值,人的成長,也大多是因為苦難的錘鍊而來,所以只要人有能力就面對的苦難賦予意義而甘心忍受,就沒有求死的必要(頁29)。

林義雄在書中交待了一些他辭世後的細節:爸爸一斷氣,就馬上用當時睡著的床單包起來,……盡可能在最短時間內,送到火葬場火化。遺骨磨成細灰後,隨即送到慈林墓園,很虔誠地撒在您祖母的墳上。不另外留下任何痕跡,這是爸爸選定的葬禮,不要傳統的入殮、告別、出殯等任何儀式。……對了,裝骨灰的盒子或罐子必須用我們家裡準備丟棄的瓶瓶罐罐。我想您一定知道,我們台灣人丟棄的這些東西,在一些窮苦國家的人民看來都是罕見的寶貝,……,只好用這種方式表示對這些瓶瓶罐罐的敬意、謝意和歉意(頁14、15)。自爸爸死時到第三天為止,算是居喪期間。……家人盡量不外出、不工作、也不聚餐,只準備蕃薯粥、番薯葉和土豆,隨時供家人和來訪親友隨自己需要食用(頁18)。爸爸一生中,尤其最近的一、二十年,享受了太多台灣人民的柔情摰愛。……我一直遺憾,沒有能力對這樣的真情做出值得安慰的回報 。……如果您懷念爸爸,那麼請您記住台灣人民對我們家族的摯愛,努力做個值得敬愛的台灣人,任何言行作為,都不可讓敦厚的台灣人民失望(頁20)。

今天,我與詩人李敏勇夫婦、田媽媽等人坐在義光教會裡目睹記者推擠,林義雄及核四公投促進會依舊篤定。我所坐的椅子樓下樓梯口,正是林宅血案雙胞胎小妹妹流血身亡的處所,她因為被情治體系暗殺,死前嘴吧裡含著的糖還來不及化掉,慘死地下室樓梯下。眼前是獨目走進禁食房的林義雄,房裡只一張床一對桌椅,腦海裡浮現的則是這十餘年點點滴滴。

還記得林先生當黨主席時,我是主跑記者,其間發生很多事情,當年他建議我不要花時間上政論節目,但我反駁說:「我想要改變這世間很多事情,而上電視是最快速的~~」他卻認為:「河水會向前方奔流是來自深層下方真實的力量,而不是因為水面的浪花就能改變……」很多年後我從政了,終於在民間一次又一次的握手及運動中,體會了他的意思!

林先生希望大家在各行各業,用盡最大的力量做一點什麼努力來改變,以下是我能做的很些微的事。
**在台北市議會提案,要求公投法補正、停建核四。
**明天周三起上午十時從大安森林公園步行到立院,繞行立院七周。聖經《約書亞記》第6章第2-5節,約書亞讓七個祭司每人帶一隻羊角,跟在約櫃後方繞耶利哥城牆七次,意志力與信心讓城牆的一角塌陷,百姓攻占城池。
**在我未來的人生中,自我要求每件事都再更環保一點,珍惜資源。
**帶著兒子到義光教會並參與核四公投運動,讓下一代紮根。
**在各個場合努力宣揚核能退步且嚴重汙染土地的事實。

很慚愧,人微言輕能做得實在有限。但我們心知肚明,馬英九對於五十萬人街頭抗議仍無感反應,即便林義雄住院送醫,馬金體制應該也不會為台灣子孫做任何改變,那麼,我們能做些什麼呢?


上圖是林義雄抱著我兒子,下圖是林義雄寫給林奐均的家書。


延伸閱讀
@托拉斯媒介入侵人民腦細胞,反洗腦我們只好站出來
再見了,大話新聞!
快樂三口組下台一鞠躬,讓我們繼續以不同方式向前奔跑吧~
@說馬英九是媽寶,竟收到NCC來函關切
@普立茲看到NCC也會搖頭
政府像嫖客大買時段,媒體被逼良為娼
@從《受壓迫者教育學》看記者勞工意識的覺醒

@怪事!新聞為何一定強調藍軍心情愉快輕鬆以對?
@國家機器的媒介控制,李漢卿發文給媒體
@新美麗島時代的媒介回來了,白色恐怖回來了
@檢調竟然為特定媒體服務
@媒體政治「超真實」,集體意志能改變病態媒體嗎
@網路小民遭殃,白色恐怖來了
@馬英九發言人任中央社副社長,如同宣布記者專業是個屁
@新黨國資本主義的媒介,洗腦時代的開端
@市長代言所花費的公家經費,千萬元納稅人的錢
@《再現的政治:解讀媒介對他者的負面架構》讀書心得
@小心強勢媒體集體把你汙名化!誰敢得罪媒體大集團
@公共廁所老是髒又臭,公共媒介會比較好嗎?
@擬像的虛擬新聞,建構出超真實的我們的台灣
@本電視台有害身心健康!看新聞請加註警語
@只看老闆荷包那管你真相為何,台灣的市場導向新聞學
@揮別記者生涯,轉行參選希望有一天能改變台灣

總共有6個意見

  1. Info @ 4/22/2014 6:20 下午

    請日後民進黨有機會執政,絕對要清算國民黨,尤其是黨產,今日台灣會有這麼大的民主問題,就是國民黨以黨產培殖自己的民代成黨代,然後亂修法所致,只要國民黨一沒黨產,必然要真槍實彈選舉。否則,不只林義雄,還有更多台灣人要受苦!

  2. 匿名 @ 4/22/2014 7:01 下午

    船長沒有疏散 形同謀殺
    興建核電廠 形同大屠殺

  3. 小波 @ 4/22/2014 7:25 下午

    你我都知道要改變只有一個辦法,就是當有50萬人上街的時候,就要占領行政院,攻入總統府,讓國民黨政府下台,然後舉行憲政會議和重新大選,可是民進黨領袖諸如小英者和大多數的大陽花學生都不敢衝進總統府,所以無法改變,當2016年投票時,中國勢力早已大量進入台灣各個體系左右台灣的選舉,這就是馬狗等一心向中之流在玩的把戲,除了做做樣子他們根本不屑理會台灣人,這些人只想等中國援助來了就完全不用再甩台灣刁民.國民黨用暴力取得政權,我們也該用暴力來結束它.和平理性的抗爭只是死路而已.

    核四也是一樣.

    不過我想余晏和我們這種孬種一樣也不敢衝,敢衝的時候也怕沒有隊友,這就是台灣人的處境.所以核四以及服貿都會過,和平協議也會簽署.只在體制內搞選舉佔個小缺是不可能改變什麼的.

  4. 匿名 @ 4/24/2014 1:29 上午

    有誰能夠保證核電廠在十萬年之內都不會出差錯
    運轉後廢廠的十萬年內只要出一次大規模外洩
    這個島就有一半會變成[鬼島]了
    這個政府的邏輯可能是
    既然已有核一核二核三廠
    在今後的十萬年內百分之百肯定是會出問題的
    反正毒藥吃三顆是死
    再多吃一顆一樣也是死
    剩下的就是你們子孫的事了
    我的子孫已經不會在這裡

  5. 匿名 @ 4/25/2014 12:13 上午

    我的父母在1973年,我未滿一歲的時候就離婚,原因是生父當時已與外遇對象生下一名男嬰,生父家人有著根深蒂固地重男輕女的觀念,於是要求我的父母離婚,但是卻又要把我留在生父家。母親不願把我留在那個重男輕女的家庭,但當時社會風氣普遍認同小孩應歸屬於父親血脈。總之,母親很幸運地輾轉接受了林義雄律師的幫忙,爭取到我的監護權,當時林義雄律師未取分文,因為他知道我母親當時面臨人生最困苦的時候,這一份感謝一直存在我們心中。
    成長過程中,沒有父親的陪伴一直是我內心的遺憾。直到最近,我釋懷了,因為我終於了解到我曾經是被這樣慈愛的人深深地疼愛過。
    真心希望林律師平安。

  6. yuyen 4/25/2014 8:06 上午

    很感謝樓上的小姐來留言,我很想知道更多林先生當事的這樣的事,因為前幾天我在義光教會前遇到專程來的羅東八十歲老太太,她也是淚流滿面講了不一樣的接受林先生幫忙的事,您方便E給我多一點細節嗎?ok@yuyen.tw再次感謝您聲援林義雄。余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