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14-04-30

轉載網友來函/很感謝林義雄律師在我兒時的幫忙~~~


議員妳好,

謝謝妳留意到我在部落格上關於林義雄律師的留言。

我的確省略了一部分細節,但我知道的並不多,我的母親也說得不多,大概是林律師當時只是默默地想幫忙。

因為我是1973年四月出生,阿嬤總是說我還沒滿周歲父母就離婚,所以我推算這應該是1973年的事。阿嬤說,我媽媽的姐姐是林義雄律師妹妹大學很好的同學(東吳英文系),所以當時是我阿姨拜託她同學請林義雄律師幫忙。

據說生父那邊父母一發現我媽媽產下的是一名女嬰,在醫院馬上掉頭走人;不久,生父外遇對象產下一名男嬰,我母親的婚姻於是正式破裂,談離婚的時候生父又一直很強勢地想把我留下,我媽媽說甚麼也不肯。當時我媽媽22歲,讀書不多個性怯懦,若不是林義雄律師因為不捨我們母女兩人分開全力協助,我不敢想像自己在一個不想看到我存在的生父家中該如何長大?

我知道林義雄律師的事是我年約十歲的時候,那時候我才知道為什麼自己沒有爸爸,當時母親只是淡淡地提了林義雄律師家後來出事,阿姨怕被牽連,再也不敢跟林律師的妹妹往來。雖然我並沒有因為白色恐怖失去過我的家人,但我的母親時不時都提醒我不要亂說話。

我是到了大學吧,才知道林宅血案是母親說的那件事,但也僅止於知道,並不清楚林義雄律師是這樣崇高的人。

其實我一直是個平凡的人,也一直活得很自在,沒有父親的陪伴卻是我很難跨過的障礙。雖然我從來沒把票投給國民黨,追求台灣獨立是我藏在心裡卻不太敢說的事,但我也沒有勇氣多去了解慘絕人寰的林宅血案,幾年前田媽媽在電視上講到林宅血案發生的過程,才算第一次真正知道細節。最近看到林律師寫給奐均的信,說真的,我很忌妒,因為我真心希望我有一個這樣的父親,同時我也再想起自己曾經接受林律師幫忙的事,我自己在心裡想像著當時林律師看著被媽媽抱在手中的我,會是甚麼樣的神情? 會像是看著奐均那樣地看著我嗎? 然後,我自己突然覺得一定是的呀,因為林律師是這麼慈愛的人。

人的一生都有幾次重要的轉捩點,而我人生中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轉捩點很幸運地有林律師的陪伴,我終於懂其實我曾經是被林律師深深疼愛的孩子,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我知道愛已超越一切。

不好意思提了很多個人感受的事,但是我很高興可以跟議員分享我的內心轉折。真心希望林律師平安。也祝福妳。

Zoey

總共有3個意見

  1. 匿名 @ 4/30/2014 4:08 下午

    都什麼時代了還重男輕女

  2. 匿名 @ 4/30/2014 4:29 下午

    那是1973年的事

  3. 匿名 @ 5/01/2014 7:00 上午

    剛才讀自由時報,看到簡議員的辦公室伙伴,顏若芳,通過民進黨初選,得到提名參選台北市中山區的市議員。

    恭喜,加油,還要努力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