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10-08-05

阿里山八八風災災民:「政府把我們原住民當猴子看嗎?!」




政府重建是在山下蓋永久屋?卻不問我們的需要是什麼?我們天天坐流籠進,現在連流籠都加裝馬達,變成「電動流籠」了!政府的政策在那兒?

「政府把我們原住民當猴子看嗎?為什麼要我們從山區搬到都市搬到永久屋?政府重建為什麼不是建造安全的橋樑?一年過去了重建進度近乎於零。前幾天豪雨我們一戶戶關心,走了短短9公里竟有16處崩塌,政府看到了嗎?部落裡的孩子現在得送到外地去念書,父母們…」來自阿里山新美部落鄒族的楊佩珍5日講到哽咽落淚,久久無法談話。這是綠逗之友會、蔡瑞月舞蹈社、粉條兒文化協會合辦的「幾橋的省思」紀錄片發表會,現場發表五分鐘影片,影片中的斷橋殘垣觸目驚心,讓人難過,鄒族區會重建關懷站主任安志強牧師也表示:「欠缺長期重建規劃,一下大雨便橋就沖垮,一再重建便橋的經費早就足以蓋一座可供人車安全通行的橋樑了,實在可惜。」

「我們原住民文化、農產及教育受到嚴重衝擊。鄒族酋長一旦離開大社搬到永久屋,就等於失去了酋長的資格。鄒族文化中酋長絕不能離開大社。由於道路尚未恢復,農產品無法運送到市區販售。」樂野教會鄒族的安淑美牧師這麼說。這幾位原住民代表都是清晨從部落出發,趕到台北來參加這場斷橋紀錄片發表會。那瑪夏鄉南沙魯村重建會執行長打亥表示:「政府這一年來的重建只能用一個亂字來形容。從民生到茶山、從民權到南化有便道可通行,但雨一下來,民生村跟民族村就成孤島。」

台南社大那瑪夏鄉「回家關懷行動」專案召集人許淑茹語重心長地說:「2007年起帶著大學生到那瑪夏當志工,部落小孩到都市,不知道怎麼看紅綠燈,央求著老師陪著走大馬路回家。沒有文化的時候,何來的幸福?我們無法理解政府為什麼不能給台灣人民最基本的保障?」原住民孩子竟安慰我說:『至少我們還活著,我們還是要走下去。』路不通,原住民文化不斷流失。路通了,文化才有機會保存下來。

  莫拉克水災到後天滿一週年,台灣又進入了颱風季節,災區的景況令人憂心。前總統府秘書長陳師孟組成的綠色逗陣工作室,邀集志工及災民由前交通部長郭瑤琪、前文建會副主委吳錦發、台南市議員王定宇、北市議員簡余晏等人,重返災區進入山裡,實際拍攝紀錄影片及照片,記錄山裡水裡的斷橋殘垣。綠逗工作室今天邀集災民出席這場紀錄影相記者會,呼籲政府重視原住民與災民的心聲。

  綠逗工作室在八八風災之後發動募款,在南部由王定宇執行,並與台灣粉條兒文化協會合作,全力協助莫拉克災民。除了無間斷地關心災區和認養小林村倖存兒童外,更在莫拉克一週年前夕,配合阿里山區鄒族村長、教會牧師嚮導,進行阿里山區因八八水災沖毀橋樑的現況調查,限於人力、物力、和山區氣候,探勘了山區民通行最重要的19座橋樑。赫然發現雖然已經過了一年,橋樑、邊坡和搶通的道路幾乎都和十一個月前災後搶通時的狀況差不多。台20線依舊有8公里長的便道,斷橋依舊在,水土保持也都沒有做,斷了一半的房子依舊還在。所有斷橋都仍然是由涵管便道、便橋代替,這些便橋、便道遇大雨就被沖毀,原住民還是只能靠流籠來交通,十分不便。諷刺的是阿里山區最重要19座斷橋中,有3座重建完成合稱「茶山大橋」和一座目前已打好橋墩的「山美大橋」都是民間嘉義行善團所完成。其餘的橋樑政府連重建的連影子都沒有,形成強烈的對比。這讓山區鄒族原住民不禁感嘆是三等國民,當地村長更質疑民間都能蓋完了,為何政府有錢、有資源卻毫無進度。

  郭瑤琪表示, 交通路網就如同人身上的血脈,血液無法到達之處,細胞就壞死。去年莫拉克風災之後屬於河流上游地區的道路橋樑由於有長約7、8公里整段道路路基全毀,加以非常大面積的土石崩落,於是公路單位採取搭建便道方式來聯繫像孤島般的部落。便道是脆弱的,遇大雨就損壞,甚至在修復時又再改道,政府對待部落的態度,有如壞死的細胞一般。要切除嗎?!整段道路的毀壞涉及整體水土保安的問題,水土保持的整治計畫涉及保全對象的安排,這些問題的源頭就是:對於已經支離破碎的南部地區,需整治地區範圍的劃定了嗎?保全的對象確定了嗎?水土保持計畫啟動了嗎?需維持交通的部分確定了嗎?除非這些先決條件能夠回答清楚,否則路廊的選擇與劃設就都不可行。

「八八再造聯盟」秘書張德政感慨的說:「原鄉如果有重建,何來山下的永久屋?政府扭曲了永久屋的慈善美意,永久屋是要讓原住民暫時棲身,山區重建完成後災我們一定會回到山上。吳揆曾對我們說:『路不好,就到山下避難。』但我們從來沒看到政府對重建災區的用心。」

  一年來我們看到的重建策略是台北觀點,是平地人觀點,看不出政府對於原住民部落的重建原則,也不見土石流或野溪的整治,只不斷的以便道方式維持山區道路的通行,既無法阻絕山坡地的繼續過度開發也無助於原民部落的重建,更浪費了納稅人的錢,是為三輸的政策。

  長期關心災民的吳錦發與郭瑤琪、簡余晏等人一步一步記錄經緯度,重返六龜甲仙的台20、21便道,橋還是都不見了,河床比路還要高,便道依舊是便道,地形地貌也全然不同了,他們呼籲政府重視國土地貌的改變,必須跨部門重視,重新審視全台的地形地貌,擬出 全套的水土保持及橋樑政策,而這些政策不只是交通部的事,更攸關原民會、農委會等等跨領域。綠逗呼籲政府高官,親自走一趟斷橋殘垣,儘速傾聽人民的聲音吧。



斷橋基本資料
莫拉克風災重創南台灣7各縣市(高高屏、台南縣、嘉義縣、南投縣及台東縣)交通系統受創尤其嚴重。依據交通部公路總局的資料,以省道而言,橋樑受損共計 61座,若自流域系統觀察,跨越濁水溪有2座,八掌溪有1座,曾文溪有2座,高屏溪有53座,卑南溪2座,從上述數據顯示有88.3 %的受損橋樑坐落於高屏溪流域。

路基的損毀以台20線(俗稱南橫公路),與台21線最為嚴重。台20線自桃源村至復興村約10公里的道路就有約8公里路基全毀,其中含5座橋樑完全被土石流淹沒。台21線自小林村近五里埔處之八號橋一直到近錫安山之十二號橋處也是路基全失,橋樑全毀(同樣被土石淹沒)兩條路線狀況類似,被淹蓋隻深度據估計鷹超過20公尺。

總共有1個意見

  1. 匿名 @ 8/06/2010 12:00 下午

    我曾經是土木工程師
    也作過危險部落搬遷

    kmt問題在於沒有同理心
    胡搞瞎搞

    說實在的
    有一些地方重建不容易

    像有一些道路
    實在沒辦法作永久性的橋樑
    主要是因為,當地環境不適合
    之所以目前會推,往往就是主管想搶功
    如果不想推的,可以分為沒有同理心或是爛官一個
    當然也有深思熟慮的官,感慰自己的決定負責,不過目前看起來,這畢竟是少數

    在野黨,不是光是罵罵而已,而是要想,如果你來作,你要怎樣作,如果你只是比較有同理心,卻不肯多去思考,這樣當然比現在執政黨好,但人民依舊會失望,畢竟我們對在野黨的期望更高

    不要總是把馬**都這樣,***重出江湖放在嘴裡有何不可,ㄓ這讓人厭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