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8-11-01

書面質詢/猥褻、可愛,傻傻分不清楚?兩個月大男童照片PO上網,警方竟以散佈猥褻照法辦!速提昇員警執法素質及心態!


臺北市議會第 十 屆議員書面質詢用紙
質詢日期:中華民國97年10月24日
質詢議員:簡余晏
質詢對象:警察局、法規會、研考會
質詢題目:猥褻、可愛,傻傻分不清楚?兩個月大男童照片PO上網,警方竟以散佈猥褻照法辦!速提昇員警執法素質及心態!

說  明:
一、謝姓大學生把兩個月大姪子生活裸照PO上網,記錄分享家庭生活,員警竟以涉嫌違反「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第28條:「散布、播送或販賣未滿十八歲之人為性交或猥褻行為」約談。依2006年大法官會議釋字第617號文解釋,猥褻資訊與物品指客觀上足以刺激或滿足性慾,內容可與性器官、性行為及性文化描繪與論述聯結,須以引起普通一般人羞恥或厭惡感而侵害性的道德感情,有礙社會風化為限。

二、一般民眾認知的兩個月大男嬰生活裸照只是覺得可愛,不符合猥褻的客觀定義及感情。這是員警法律素養不足?或業績壓力?導致胡亂約談、行政濫權?員警違反憲法11條的言論自由,請說明並改進。

三、如果因業績壓力執法過當,行政濫權會侵害人民權利,讓台灣人權倒退。請立即開設法學課程教育訓練,法律素養應與時俱進。或者,員警是持刁難、找麻煩的執勤心態?

四、請法規會、研考會向警方發文說明,執法過當致民眾權益受損的後果,公部門應如何節制?內部如何懲戒?請持續宣導民眾遇到公務體系執法過當、濫權時如何自保,並請法規會、研考會將進一步積極作為明確回覆。

總共有8個意見

  1. 匿名 @ 11/01/2008 9:10 上午

    我老婆也曾經把小孩的裸照放上去,部落格被微軟鎖了很久,他們是說有戀童症的人會收集這些照片,其實也是有點道理,我們也不希望小孩的照片被不認識的人收集

    不過,被法辦....這太過分了吧!

  2. 浪 @ 11/01/2008 9:28 上午

    PS.單純給個建議

    馬英九說絕不簽"和平協定與CEPA"
    那是不可能的
    馬英九對內要面對黨內壓制 對外要應付民進黨與台灣派
    他在國民黨內部已久 必有許多弊案被有心人把持
    加上連先生暗中掌控國民黨 對內聯共制馬 對外聯馬制台
    遲早變成傀儡總統
    為了國共內幕聯合制台 好讓中國國民黨永久執政
    箭在弦上 不可能收手

    PS.至於媒抗 藍丁抹黑等
    讓一些綠正妹受到委屈
    這好比璞玉 需要時間去歷練琢磨
    不凡的氣度 也是需要誤會誹語中去昇華
    才能造就一個人不平凡的人格

    願每位綠正妹都加油^^ 莫忘初衷

  3. Revrn 11/01/2008 9:40 上午

    真是太誇張了
    現在是怎樣
    民智未開的年代嗎?
    這絕對不能讓警察亂搞
    空有公權力卻沒有智商

  4. 匿名 @ 11/01/2008 11:45 上午

    瞎咪?現在的警察想扮東廠太監嗎?!

  5. Snosrap 11/01/2008 9:47 下午

    我想這是一種集權國家復辟的的前兆
    只不過用的理由以及手法更為細膩

    這陣子發生的一些事情可以看到徵兆
    台北市府強力下架壹週刊
    利用婦女團體譴責蘋果日報
    利用音樂人協會來緊盯廣播電台的音樂授權(嘉義之音因此停了網路收聽)

    可以看到這是有計畫的給媒體下馬威的動作
    以達到恫嚇媒體封口的目的

    現在透過網路警察作狀似嚴格的取締
    其實是一種練兵
    以後網路警察可以對一些批評政府的部落客極盡的找麻煩
    理由可以是
    使用圖片的著作權
    播放音樂的著作權
    貼圖內容的不雅
    文字上的煽動他人
    等等

    余晏其實不可小看這個個案

  6. 匿名 @ 11/02/2008 6:56 上午

    誰來監督守門員?
    who guards the guardians?

    過去國會中,沒有一次是具有台灣意識的政黨過半數來捍衛台灣資產和尊嚴,法律具文甚至成為終國黨政治酬庸、前金後謝的樁腳,台灣人若再不覺醒,不但將被迫再次進入再一次無自由空間的戒嚴時期,甚至只能一輩子做牛做馬‧‧‧

  7. 匿名 @ 11/03/2008 11:57 上午

    為了不讓常說「我現在過得很好、沒受到你們所說的爛政暴政影響」、「我沒時間、沒能耐、沒興趣管政治」、「被殺被害不會是我、干我屁事」的那些人,死到臨頭才悔恨莫及,希望他們從「不知不覺」變成「後知後覺」,我們願意引用希特勒時期牧師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刻在紀念碑的話共勉:

    當納粹追殺共產黨,我沒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
    當他們追殺猶太人,我不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當他們追殺工會成員,我不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當他們追殺天主教徒,我不說話,因為我是新教徒;
    當他們朝我而來追殺時,已經不再有人出來替我說話了!

  8. 匿名 @ 11/26/2008 4:06 下午

    這是一場戰爭--法律的戰爭。而法院又是國民黨開的。要打鸁--難唷。不打 全部會被當暴民起訴。請告訴受害民眾 我們可以不追究被暴力對待,但卻會被警方依暴民起訴,結論是,縱然官司很難打,還是要努力去打。建議律師依時間整理出事件的始末,從十月二十五日的遊行,幾十萬人是何等的和平與理性,接著的幾日,警方是如何大陣仗的圍捕攻擊赤手空拳的少數民眾,十一月五日及六日,警察由一般維安警換成鎮暴警,再看看今天,還有人與警方對立嗎?藍營說,陳雲林來者是客,但是陳某人卻不稱馬為總統,這是不尊重七百多萬選馬為總統的台灣人,這種人絕不是客人,台灣人當然不歡迎他。別忘了一個畫面,有一位蔡分局長,兩手高舉空中大喊和平,激動的民眾,情緒被平息了下來,暴民會這樣平和嗎?這位分局長違背上級的要求,不以暴力對民眾,下場如何呢?有人去追踪嗎?他證明了一件事,拿棍子的暴警對待下才有暴民,赤手空拳的警察,面對的就是和平的民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