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9-10-21

郝市長,沒路用!余晏與里長、居民現場抗議,質疑市府專門封路封公園叫開「封府」



台北市議員陳建銘、簡余晏及大同區里長陳豐祥、張賦脈、陳穎慧寺及數十名玉門街居民21日上午在被封路的玉門街、酒泉街口,手拿著「郝市長,沒路用」的牌子,抗議台北市政府隨便封街、廢路。圓山西側因為花博被迫封街拆遷的40餘戶受災老弱婦孺組成自救會,在現場拜託市長別拆房子,留一條生路給弱勢家庭吧!





里長們表示,花博封街嚴重的問題是許多巷道被一併封路、改單向道等作業,而且居民們根本沒有接獲政府,更別說召開公聽會要求,沒有經過建管單位召開「審議委員會」,更沒有積極的提出新道路,導致大量擁入市區的機車衝過小街小巷,影響居民生活品質

。而圓山西側居民們流淚哭訴,市府一句話就要他們流落街頭,郝市長啊,我們沒有地方住!



簡余晏表示,台北市府這一年來幾乎變成了開「封府」,從酒泉玉門街、兒童樂園、圓山美術公園、中山足球場、新生公園、大佳河濱公園、貓懶、到才開重開放的新生高架橋,真是愛封那兒就封那兒,完全沒有先與居民開會溝通提出替代方案,這種不尊重公民的行為是民主倒退。

陳建銘表示,現在的問題是沒有馬路可以從北向左轉向市區,所以騎士被迫在巷弄裡鑽來鑽去。6月30日她曾在玉門街、酒泉街口會勘提出三項要求,要求先公告提出替代道路,並且必須先依法向建管單位申請、公告、開會,結果,郝市府把地方人士及民代的意見視為馬耳東風。好險,台灣社會最大的力量是人民有優秀的應變能力,人民都是會靠自己找到出口的,政府這麼爛大家好像都習慣了。


議員表示,封閉道路一兩天或一兩個月叫做「封街」,但要廢掉這條路一兩年,甚至未來長期改用為要收費使用區,這就叫做「廢道」、「廢路」了,依規定這必須有嚴謹的審議機制,民主政府不是「開封府」,愛封就封,視為兒戲。例如台灣大學想廢掉舟山路時,1989年申請到1999年政府府召開「廢道審議委員會」,這必須長期與地方人士不斷溝通,由台大釋出百個停車位,全面做出交通衝擊及應變,歷經十年才廢掉一條馬路。

議員表示,每天上下班時間從士林、北投途經玉門街、酒泉街上下班的機車數輛驚人,途經濱江街(新生北到松江路段)的車輛也很多,市府要廢道一到二年,必須先經過都市計畫相關法規,並且徵詢當地里長、市民提出交通替代方案,不是出事了才來善後。

議員表示,營建署曾說明,廢道需求屬事實認定,當事人應檢具具體資料向當地主管的建築機關洽詢。從台大要廢掉舟山路的案例看來,政府對民間及人民的管理要求很高,必須要向政府申請,公告、徵求異議、檢附新設巷道位置圖、供公眾通行、並展開交通評估等等,耗時十年。但是,市府自己想廢掉人民的道路想廢就廢,占路為王,一紙佈告就要天天日以萬計的市民閃邊走?


議員要求,未來不論是廢道或廢公園、砍樹,都應該先向里長、里民舉辦公聽會,聽取地方意見,再提出替代道路、交通影響評估,接著經過都市計畫、更新審議相關委員會審查,最後再公告徵求異議,才可以廢道一、兩年。市府官員不能老是坐在辦公室吹冷氣制訂政策,應該走出來與里民、市民廣泛討論。


2010年登場的台北市花博,在接近主場館的玉門街、酒泉街,圓山捷運站旁,將打造一條迎賓大道,市府從17日開始封街1年,進行相關工程只是這麼一來,不但十多路公車被迫改點, 用路人繞路通行,又碰上一堆看不懂的路線指引,抱怨連連。




以下是六月三十日時,余晏與陳建銘議員主持的會勘三項結論

玉門街、酒泉街、濱江街廢道爭議,議員與產發局、交通局等單位的會勘結論

一,請市府務必先進行完整的交通影響評估,並送都市審議會議,完成相關程序才可以進行封路、廢道等相關規畫,尤其酒泉街從此不再是既定道路,未來當地要改做城市博物館,廢止既定道路應依法經過徵求異議等流程。

二,請市府務必先與里長、里民、用路人、市民溝通,依法召開公聽會,讓附近居民充份得和訊息,並表示異議。而且花博占地收錢,對附近原本享有公園的居民形同再次剝削,請市府務必擬定回饋居民優惠措施,並提供在地居民工作機會。

三,請市府務必規畫鄰近停車需要,當年台大要廢舟山路時,市府審議十年並要求校方捐地、提供其他人行道、提供百個停車位、提出交通影響替代路線等,才同意廢舟山路,這次廢掉的酒泉街、玉門街、濱江街車流量比起舟山路更大,市府應提供更多停車需求,避免花博造成交通衝擊。



總共有1個意見

  1. 匿名 @ 10/21/2009 4:11 下午

    郝市長所謂最"高水準的場地"原來如此

    http://www.1949er.org/chat/index.php3?read+1256098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