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12-11-20

信義路是還要挖多久?接獲陳情指這裡的人行道鋪了再挖,又這樣擺了一個月~~






選在七年多前的「愚人節」開工,是否真的有差?接獲市民陳情,指信義路的建國南路到復興南路之間的人行紅磚道,十月初好不容易等到市府鋪好了,隔一兩周卻再挖掉,接著紅磚就擺在一旁,到現在十一月下旬了,遲遲未等到紅磚再鋪上去。市民很無奈地問我:「議員,是嫌信義路工程挖得太快是不是啊?到底何時可以完工?」

其實,從市府上次給我的公文是說「今年十二月底」要完工,但是,看現在沿線工程情況,真是不樂觀啊!至於紅磚道何時完成?請抽空看一下上方的回文,市府是說廠商鋪上去時是用所謂「乾式施工法」,請會勘後認為與契約不合所以再重鋪,小小市民只好再努力等待吧~~

另外,以下是今年八月時接到另一位民眾來文時的去文,天天走信義路的人應該會抓狂吧~信義路不只地無三里平,而且公車站牌「會走路」,幾個月就換個地點!昨天再經過信義路,真的,繼七月底來文之後,八月又再換路線了,昨晚回家看了一下資料,安和站去年是三個月換一次站牌,是隨季節變換嗎?通化站、光復站、世貿站也都各換了四次站牌地點!真是蠻誇張的。

從2005年愚人節開工至今,原本是要在2008年9月12日完工,之後修改為去年12月完工,現在又改為今年12月底要完工,拜託,嘜擱拖啊!


交通打結延伸閱讀

**2012/余晏再再質詢!北市六十紅燈逾三分鐘,怠速嚴重應速縮減時間
**2008/等等等!北市最久紅燈222秒耶,平均紅燈秒數超長,台北人忍功世界冠軍
**2009/余晏質詢,全市紅燈平均2分鐘以上,沒車了人民還在痴痴地等紅燈
**好像賭場在抽成!余晏質詢要求員警開單不准再領獎勵金分紅,市府應允月內檢討
**2007/台北市大街小巷紅燈,原來馬英九八年任內增設了千支紅綠燈!余晏封他紅燈王
**看,市府要求一個分局一個月開出上萬張的罰單目標績效值,員警真的都開得到目標值
**17條道路速限變變變,移動相機罰你千遍不厭倦
**半個月223張罰單,這幾個路口太扯了啦
**31個立體停車場3千停車位無照營業,市府竟只對財團開出11萬罰單,小百姓算什麼啊?
**停車超秒22秒,被多收了30分鐘停車費
**台鐵終於「想通了」,年底前打通封住的台北車站地下道
**停車費用特貴!停管處為什麼欺付大同區居民?
**沒智慧的智慧站牌!WIFLY通訊不良,六百萬元變裝置藝術
**台北車站下面竟藏著廢墟!台鐵封路真讓人想「不通」
**可恥的交通罰單分紅抽成制度,玉門酒泉街竟開了613張罰單
**北市有六十個紅燈超過三分鐘,怠速罰款只管小民政府不必努力嗎?
**余晏質詢要求:東門線應比照其他路線有開張優惠,這是為慣例不要為選舉
**余晏質詢交局長:為什麼大同區公費停車場全市最貴,就因為市府不肯來大同區建設嗎
**大同區停車費還是最貴,停管處搶錢是要大同居民舉白布條嗎?
**建高周日不收費,破爛漏水的新生高為何要收費?
**交大隊長議場承諾:上下班時間員警疏導為主,非重大違規不可開單
**開罰單竟抽成分紅,余晏舉辦公聽會要求違法應改掉
**員警開罰單還抽紅,這是賭場嗎?余晏質詢要求刪掉除違法違憲的罰單抽紅制,要補貼請依制度
**瞎米?捷運公司去年贏餘收入創新低,錢是賺到那裡去了?
**坐公車廣播聽攏嘸,余晏質詢交局應允公車加播台語
**吹汽球好大喜功!一條自行車專用道被罵不夠,再買一送一?
**紅三公車漲了480元,學生上學的路變遠了



總共有3個意見

  1. Narpin @ 11/20/2012 11:13 上午

    重慶北路一段83巷-89巷間的慢車道在挖水溝也是搞了一個月,讓人行道上等公車的乘客完全無法上車。

    此外南京東、西路與中山北路交口因捷運施工快結束,將人行道擴大,使可使用路面比十年前還小,快、慢車道縮小造成大小車輛搶道,十分危險。難道台灣未來經濟不再成長,車輛不會再增多嗎? 人行道要那麼寬的標準與依據是如何來的? 之前新莊捷運挖完,新莊市區到丹鳳的中正路也將人行道放大,造成全面大塞車,尤其在輔大到丹鳳一段,而人行道上卻沒多少人。幾乎所有捷運路線經過的路線全是如此。大概全市府也是bumbler充斥。

  2. 匿名 @ 11/20/2012 7:03 下午

    余晏要看的是這些工程都外包給那寫小包

    至於網友說的南京東西路的問題
    以台北市來說
    一定要做車輛總量管制
    限制進入幹道的車輛
    以價制量

    特別是捷運和公車在市中心中山大安松山信義區都差不多完備的時候

    其他地方路線部方正就較不適合
    但是應該限制大型車輛

  3. 蕭錫惠 11/27/2012 8:09 下午

    那是最美好的時代,那是最糟糕的時代;那是智慧的年頭,那是愚昧的年頭;那是信仰的時期,那是懷疑的時期;那是光明的季節,那是黑暗的季節;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失望的冬天;我們全都在直奔天堂,我們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