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13-06-06

台北市等最久的幾個紅燈,離峰時間終於調降一點點點時間,請網友幫忙看一下現場交通情況~~感恩




質詢了好久,總算調降了一點時間,其實我的主張是,紅燈久雖可節省一台車「發車起動」的時間,但根據統計才大約三秒,但現在一個紅燈動輒逾200秒,另一側的小路口根本塞爆了,用路人雖必須互相體諒,但不可能無限制的擴充另一方的霸權。但,交通「專業人才」跟核四「專才人才」一樣,都主張說「你們一般人不懂啦」而不願去改變這種一個紅燈就等到200秒以上的現況。但交通人才、核四人才、科學人才都與新聞室一樣,久了就會出現編輯室偏見media bias事實證明,從「基本人權」出發的思考就是人類社會的脈絡,每件政策、運作只要從「大多數人」的基本人性人權去著想,那就是社會的最大利益所在!

所以,要問交通號誌如何改,多請問常走該路段的運將,結果答案常都一樣了,科技始終來自人性,紅綠燈改變必須放在用路人的角度去思考,不過,質詢了好幾年這種超長紅燈,這是違反人權、效率、及環保(造成怠速增加排碳量),最近終於改掉了十個路口離峰時段的超長燈的「幾秒」!在此要拜託各位網友最近經過這十個路口時,去看一下改變大不大啊?

從幾秒鐘的交通號誌要搞好幾年以至於核四決策,和大批食品化工人才卻坐視澱粉加入順丁烯二酸數十年而無人發聲,這些都顯示科技與所謂的專業過去常「扮演獨立於經濟、政治、社會之外的『規範性權威』,成為爭議與焦慮的來源。如同德國社會學家Ulrich Beck所指出,由現代科技所『製造出來的不確定性』(manufactured uncertainty)將我們帶入風險社會(risk society),現代科技帶來史無前例無法彌補的新風險(雷祥麟,頁141)。

科技以前被視為「專業的」、不可挑戰的,但卻反而變成「在理想與原則上最開放,但現實運作上最封閉的知識類型」。科學的「參與門檻的公共空間」一旦落實到公共政策辯論上,變如Sichard Sclove說的「在一個民主體制裡,所有公共政策當以民主方式決定,但科技決策卻是此原則的最大例外」,如果從這個角度來想,核能科技裡面的「專家」的道德勇氣究竟存在嗎?食品化工裡的「專家」的道德勇氣存在嗎?從毒澱粉、毒醬油到塑化劑,這數百、數千、數以萬計的「專家」參與的基本食材,數十年來他們放任毒食材侵蝕下一代健康,我認為沒有人是故意的,因為他們都落入了專業的偏見

發明以「順丁酸二烯」加入澱粉增加Q度及質感的化學老師已就此研究數十年,相關的化工專業人才在這個食物產製流程中,是以層層的「專家」身份加入研究及改良,中間卻一直沒有出現有道德良知者來阻止,這個食品科學的共犯結構究竟有多深多廣?或者大家都是理盲而濫情?所以,專家能否「跨領域」合作,並且讓一般人民來參與認知,這才是科學知識能否具體改變人類生活的契機。

美國的法律制度採用的是「陪審團」制度,由人民來決定定罪,但,請台灣這些常選擇站在「政府」角度去為有權者解釋的庶民想想:美國的法官經層層篩選,是法界最優秀的人了,為何美國反而不讓「有專業知識」的優秀法官來判決,而要去層層過濾經過查證過的罪行,透過「無罪推論」的證據原則來交給一群「沒有專業知,只有一般常識」的陪審人民來決定有無罪呢?

這是因為,法律有罪無罪不是高深知識,必須符合社會倫常的常軌,一般人民經過獨立思考、所共同想的事情才更加接近真理,這也是民主自由社會的可貴!由此來看,科學知識是否有利於人類社會,也必須透過「公民社群」及「專家社群」共同檢驗!有的人懶得自我思考而選擇「交給專家」,最後,專家幫我們做的選擇卻是人民最不需要的

這些年來,每次面對交通專業、核四專業、化工食品專業、建築專業、環保專業都覺得很受不了,他們普遍不甩人民需求,有自以為是的偏見與傲慢。馬市府要以7521萬元建築費重蓋圓環玻璃屋時,攤販們質疑設計不符需要,但市府與建築專業者反駁說:「我是要給你們光明的未來,你們想的只是過去!」最後,透明圓環雖然很高雅可以開PUB,卻根本不適合放在這裡,這就是「建築專家大師」為庶民做的莫名其妙的抉擇!

從紅燈的決策、核四決策、食品決策來看,人民所想的才是真理,他們遠比政客或專家的想法有深度得多了!

余晏質詢交通問題的延伸閱讀~~
**/2013/余晏再再再質詢,交局應允一個月內檢討離峰時段三分鐘以上紅燈
**2012/余晏再再質詢!北市六十紅燈逾三分鐘,怠速嚴重應速縮減時間
**2008/等等等!北市最久紅燈222秒耶,平均紅燈秒數超長,台北人忍功世界冠軍
**2009/余晏質詢,全市紅燈平均2分鐘以上,沒車了人民還在痴痴地等紅燈
**好像賭場在抽成!余晏質詢要求員警開單不准再領獎勵金分紅,市府應允月內檢討
**2007/台北市大街小巷紅燈,原來馬英九八年任內增設了千支紅綠燈!余晏封他紅燈王
**看,市府要求一個分局一個月開出上萬張的罰單目標績效值,員警真的都開得到目標值
**17條道路速限變變變,移動相機罰你千遍不厭倦
**半個月223張罰單,這幾個路口太扯了啦
**31個立體停車場3千停車位無照營業,市府竟只對財團開出11萬罰單,小百姓算什麼啊?
**停車超秒22秒,被多收了30分鐘停車費
**台鐵終於「想通了」,年底前打通封住的台北車站地下道
**停車費用特貴!停管處為什麼欺付大同區居民?
**沒智慧的智慧站牌!WIFLY通訊不良,六百萬元變裝置藝術
**台北車站下面竟藏著廢墟!台鐵封路真讓人想「不通」
**可恥的交通罰單分紅抽成制度,玉門酒泉街竟開了613張罰單
**余晏質詢交通局長,為什麼大同區停車場收費比市中心還要貴很多?
**停管處傲慢漠視大同區居民,財團得利,居民停車全市最貴
**網友來函照片會說話:警察車停紅線耶
**罰單陷阱!去內湖大潤發小心員警在機車道前拍你照
**馬英九竟然這麼說:穿hang teng的不要開車來101
**余晏質詢:為什麼信義快速道留了一線?交通局說是為了數十年以後輕軌,先讓大家習慣

總共有1個意見

  1. 匿名 @ 6/06/2013 1:56 下午

    真不簡單,讓基隆路的紅燈少個幾秒,讓簡委員從2007年質詢到現在,真是太花時間了。人生的青春美麗不該花在這種垃圾事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