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27

馬英九學蔣介石賜匾孔廟,台灣倒退回到拍馬屁的皇帝時代!


Online Videos by Veoh.com

花費4638萬元納稅人錢整建一年多完工的台北孔廟,原預計28日清晨舉行祭孔典禮。與歷任總統不同的是,以前基於尊孔不會刻意在孔廟大成殿掛上政治匾額,所以,除了30年代獨裁統治的蔣介石曾在孔廟上掛上一個「有教無類」的匾額之外,蔣經國、李登輝、陳水扁等歷任元首都不曾賜匾於台北孔廟,就是考慮到禮儀因素,但是,26日下午孔廟收到了一個匾額,這是馬英九總統親賜的匾額,依原訂規畫要在今天揭匾。

台灣的民主政治進入21世紀的新階段,但從立院、地方議會質詢問政來看,行政權已為所欲為,不只對在野黨要求不理睬,連對執政黨立委、議員、鄉代的批評也麻木不仁。現在就連應該不受政治汙染的禮學所在的孔廟,也把馬英九署名的匾額與蔣介石齊名掛上,這象徵台灣民主政治倒退回到拍馬屁的皇帝時代嗎?

報載孔廟指出,過去歷年是以六佾舞獻禮,今年馬英九出席孔廟祭典所以台北孔廟首度以「天子」之禮的八佾舞呈獻。古禮中也指出,八佾舞八行八列六十四名佾生,是用來祭拜皇帝,每一獻禮各有32種不同動作,完成佾舞必須熟悉九十六種舞姿。 但令人遺憾的是,台北市政府為了「祭拜皇帝」,一個月前才決定從六佾改為八佾舞,表演現場臨時用木板臨時搭建勉強容64人的木檯子,連前面的石刻雕花都是臨時用紙彩印出來的假檯子。更讓人不忍的是,為了「祭拜皇帝」,大龍國小原本的40名佾生人數不足,緊急找回畢業校友並培訓新同學,湊成70名佾生,這一個月來在太陽下犧牲課業天天練習,還有學童中暑令人不忍。

此外,從蔣介石時代至今,孔廟祭典多是龍門進虎門出,不走中門,這是因為尊儒尊孔之外,宗廟中門多為迎送神祉之用,這也代表祭者對孔子的尊重。甚至,1970年蔣介石到孔廟欣賞八佾舞時,蔣介石只是坐在廣場上看表演,但這次,台北市政府規畫馬英九從鋪著紅毯的「中門」走出來接受祭拜歡迎,這將破孔廟紀錄,象徵馬英九總統不只是皇帝規格,進一步到「神」格。

總統府發言人王郁琦昨天回應議員批評表示,馬英九到孔廟欣賞八佾舞是凸顯主權國家。這種說法更荒謬,台灣的主權是在面對國際欺壓,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毒奶粉事件,面對外交被欺侮時必須在國際上硬頸表態,但這位總統在總統府接待外賓時都自稱「地區」、「先生」,今天卻要到孔廟向大龍國小64個小朋友表態走皇帝、神祉路線來「突顯國家主權」?這種心態跟袁世凱復辟時特別要祭孔表明稱帝合法化如出一輒。

孔子曾說「克己復禮為仁」、「釋禮為仁」,孔子認為禮樂是外在的,仁才是是內在的,一位領導者如果在人民蒙受水災之苦時游泳,受毒奶之痛時坐視人民權益受侵犯,坐看佾生太陽下練習一個月他還能安心享受皇帝神祉般的祭拜,然後還學蔣介石賜匾孔廟,真不知道孔子會做何感想?

延伸閱讀
**大成殿中親上香,復辟稱帝合法化?

21 則留言:

WM 提到...

Typo:一個月前才決定從六佾改為六佾舞

blackbox 提到...

> 總統府發言人王郁琦表示,六佾舞是諸侯之
> 禮,八佾舞是天子之禮,馬英九總統祭孔、
> 孔廟跳八佾舞,除彰顯台北市是中央政府所
> 在地,也凸顯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的國家。

古代天子還酒池肉林、看宮女跳舞呢!

中華民國的主權淪落到剩下只能如此伸張,真是可悲啊!

戰地記者 提到...

颱風來他一定在想著..如何說服大家, 一定會堅守第二線,苦民所苦..

吃飯領賞的時候,他一定跑第一線的第一個

匿名 提到...

明明是人硬要走神的路是會遭天譴的

懶得理你 提到...

六佾舞是祭孔用的,跳給孔子看的,憑甚麼因為誰去就要改為八佾舞,他,馬的最好敢宣稱他比孔子大啦,事後擦屁股的發言人掰的更遠了,最好看表演比毒奶粉更大,更能伸張主權啦。
幫推到黑米了,希望可以讓更多人看到。

匿名 提到...

一個賣台加毒害台灣人連畜牲都不如的混蛋馬桶,還想當帝王真是去他的,台灣人該覺醒了是叫他下台滾出台灣的時候了,希望本土社團,余晏小姐屆時能引領大家一起推翻中國黨,建立新國家。

願台灣邁向光明

匿名 提到...

請問有罷免總統聯署嘛? 或者抗議馬政府的遊行活動嗎?

我們除了選票外,在他任期滿前,還能做些甚麼事情讓馬政府知道台灣人民真正的聲音?

jacky5233 提到...

螞蝗 當之無愧
想當皇帝也不撒泡尿照一照,真可恥

今天...不應該是昨天有在部落客的會議中聽你的演講,講的真好 台灣就需要像你這樣的人出來 加油加油

匿名 提到...

現任民政局局長只不過是選舉酬庸才當上的
只怪台北市民自己笨
選了這種市長
這種差勁的市長任用不專業的人當局長
民政局長一直都是馬英九的支持者
這次會這樣搞
一點也不意外
民政局是大局
相關活動經費非常多
希望議員能能夠多多把關
避免非專業人士在當任首長的時候亂搞
盡搞一些拍馬屁的活動

匿名 提到...

請台北市民務必到孔子廟現場給馬皇帝嗆聲
許多人都去嗆聲的話看他敢不敢真的去走中門

Snosrap 提到...

在台灣歷史中
想稱帝的人最後下場都很慘
如果他覺得他命硬的話
就做看看吧
只是到時候不要讓
台灣所有人跟他一起陪葬就好了

Robin Lin 提到...

昨天在愛部落會場聽到簡議員講這件事。
直覺反應就是,他比古中國天子還偉大也!
記得小時候爸爸都說中門是祭天用的,不是讓人走的(讓神進廟來受禮用的)。
不過他如果敢走中門遭天譴
對台灣也是美事一樁!

匿名 提到...

奉天承運騜帝詔曰:賜孔廟匾額乙楨 以昭天朝威信 欽此 布告天下 咸使聞知

匿名 提到...

馬蛆長若不信邪,以為得700萬票、就偏要走中門的話,那就走阿,最好是跟老天借膽而不會出事!

小熊熊(sorry I don't have a blog) 提到...

這種事情要質詢要直接問郝大頭民政局公文說六佾改成八佾是因為先生神要來,台北市都在幹這種拍馬屁的虛工是在幹什麼?然後讓郝大頭自己解釋,反正他們這種居心要幹這種事情余晏你也管不了,你看他都說了那是小朋友自願來的.

這種事情只能罵罵他,罵完也不要他回答,余晏太淑女了,綠派議員每次都在上面反讓郝大頭罵,我們這些選民如何看的下去?

在下以為,揭發類似貓空纜車或者台北市建管處和建商勾結等等的弊案比較重要,因為那些是國民黨執政者的命脈,然而,揭發弊案並不會讓市政有什麼改變,綠派議員一定要堅定的找出方法來截殺這些貪汙集團,這種政商勾結的弊案對國民黨不能只靠司法檢調和政風處.

只有表現出可以取代市長掌管首善之都台北市的分析能力,才會讓敵人畏懼,要比市長還了解整體市政,發言也才會有份量,行政法規程序正義很必要,但提出來常常被視為支微末節而不被重視,提出整套藍圖大力對抗,揭弊截殺,試著改變質詢方式走魅力領袖風,恐怕是綠派議員很重要的課題

只要是國民黨,就會貪污,台北市又是首都預算多勾結自然也多,關懷文化以及小市民生活固然很重要,但並不會使得國民黨貪污醜陋的一面顯露出來,更不會讓市民看清他們的嘴臉,因為整體市民文化素養在黨國教育下就沒有本土關懷更不用說台北市有錢人大都是哪些人了,要讓台北和台灣有希望法政得以有圭臬,得從社會階級對抗和政黨金錢來源上著手!

小助理 提到...

我反對樓上的意見
做事情不能暴虎憑河
有的議員上場就一直罵
罵到結束,反而讓媒體有機可乘
把我們的人汙名化

匿名 提到...

支持余晏議員
您說的對,在立院或議會問政是無效的
拿硫酸到議場,或者帶石頭到街頭抗爭
其實也是無效的
學習賓拉登去撞高樓或總統府
也沒有用
重點是台灣人要選出豬頭斌馬面仔當市長、總統
又能怎麼樣
民主政治就是這樣啊
罵他們又怎麼樣
罵得爽就好嗎
現在連貓纜掏空都不認錯
這是市民選的,有什麼用

小熊熊 提到...

"我反對樓上的意見
做事情不能暴虎憑河
有的議員上場就一直罵
罵到結束,反而讓媒體有機可乘
把我們的人汙名化"

沒說要暴虎馮河阿
罵當然還是要罵
當然也絕非謾罵作秀
更非在質詢台上花時間讓郝大頭回嗆聲
一般市政問題也罷
但是罵關於市府官員的心態問題
且該事項難以讓市府作法撤回
甚至只能合理臆測與官員心態有關時
面對郝大頭這類不會道歉並自視為身分高人過公民的統治者的執政團隊
罵就要擲地有聲 有power 不冗長
論點邏輯綿密一氣呵成
不奢望對方表示歉意
更不奢望對方不說謊提出合理解釋
這樣不但代表公民提出質疑而且能在媒體上聚焦

郝大頭連"連公子"這樣的稱呼都可以ㄠ成在侮辱人
這種人何必和他在這類話題上多費口舌
單方面講完要替市民講的話就直接進入不讓郝大頭反過來作秀的實質議題
太溫和只會讓習於中國官僚文化的太子黨有恃無恐

匿名 提到...

"大成殿上懸掛著清代以來,元首頌揚孔子的匾額,從康熙「萬世師表」、雍正「生民未有」、乾隆「與天地參」、嘉慶「聖集大成」、道光「聖協時中」、咸豐「德齊幬載」、同治「聖神天縱」、光緒「斯文在茲」、蔣中正「有教無類」、嚴家淦「萬世師表」、蔣經國「道貫古今」、李登輝「德配天
地」,我想,台南孔廟可說是擁有歷代御匾最齊的孔子廟了,也難怪地位之崇高於首。"

From台南孔廟介紹網頁

匿名 提到...

八佾舞於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祭孔是假,自我標榜是真。看來馬英九稱帝不遠矣。

我幫阿九想個讖緯之詞好了。

英九聖人,文成武德,澤披蒼生,一統中國。萬歲萬歲萬萬歲!

老蕃薯 提到...

所謂國之將亡,必有妖孽,妖孽從何而生,就是皇帝身邊的弄臣,這些人逢迎拍馬,忘了今夕是何夕,國民黨內的大老們不是作古就是中風了,竟然讓小輩們上演復辟的戲碼,而不敢出言譴責,國民黨之亡指日可待矣!
期望台灣鄉親們務必要做好準備!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郝龍斌是把國民黨推向滅亡之途的大功臣,咱臺灣同胞要飲水思源,記得這段歷史喔!

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