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8-09-15

樓塌橋斷毒奶粉都來了,大官:我們依程序來,沒疏失!


廬山溫泉飯店綺麗、玉池、一品居飯店一棟棟塌下來,還有后豐斷橋、全台1250公斤毒奶粉,以及大雨後北市馬路滿地窟窿,像隕石撞擊地面一樣,此時,卻看到大官事不關己的的回答:「我們有依程序來,沒疏失!」真的會氣到內傷吐血!

依程序來,所以全台北市的馬路這也是洞那也是洞,依程序來,所以南部都公布毒奶粉做什麼去了,台北市要到昨天才公布是那幾家麵包店,而且還沒有交待去向!依程序來,南投山裡飯店垮了台中后豐橋塌了,人民死了,大官還在依程序來另外再說好不好?

央廣15日這麼報導:記者問有無延宕?
公路總局養護組組長吳進興:「去年規劃后豐大橋重建經費9億8千萬元,因鋼材大漲,今年需經費漲到15億6千萬元,延到9月24日才要開標。」
記者問有無疏失?
吳進興:「上周六下午已經派專人監控橋樑安全,按照規定作業,第一線人員的處置沒有疏失。」


東森新聞15日報導:
記者問責任歸屬?
交通部長毛治國:「這個橋樑基本上是待修的,封橋有一套程序,在封橋過程中發生這個意外。」
記者問:「斷橋是否跟開採砂石有關?」
毛治國:「……」停頓7秒,「這些原因,我們另外再來說好不好?」

總共有9個意見

  1. 匿名 @ 9/15/2008 11:15 下午

    政府不反中國黑心貨,我們百姓自己來反中國黑心貨,China-Free貼紙串聯http://stickeraction.com/China-Free

  2. [轉錄][長恨] 后豐大橋家屬實記 @ 9/15/2008 11:45 下午

    [轉錄][長恨] 后豐大橋家屬實記
    時間 Mon Sep 15 23:04:43 2008
    ───────────────────────────────────────
    今天一大早...八點半左右
    我媽在一樓匆匆忙忙叫醒正在呼呼大睡的我
    要我準備一下五分鐘後出門去后里
    我隨手抓了一件襯衫換了件長褲就衝到樓下
    當下以為是外公出了甚麼事情(呸呸呸~~阿公長命千歲)
    上車後才聽到媽媽在講
    二阿姨的兒子昨天晚上開車行經后豐大橋就沒了音訊
    看著我媽邊開邊抖的手
    不知道是因為激動還是沒吃早餐血糖降低
    我只是盤算著要不要接過手來開
    免得我大好性命葬送在這樣的小事上面(最近不太看新聞...所以以為沒甚麼)
    去到后里的阿姨家
    才知道整個事情的經過
    總知大概就是表弟昨天中午開車載女朋友和一個當兵休假的朋友A去送中秋禮
    然後順路載女朋友回後龍去照顧她阿嬤
    才準備要回程
    他女朋友就打電話跟我表弟說想跟他回台中
    要我表弟折返去接他女朋友
    於是我表弟又折回後龍載他女朋友
    然後送朋友A回豐原的部隊
    這時的時間大概是六點多
    他打了一通電話向他媽媽報平安
    然後順便告訴我阿姨說他要去乾媽家烤肉
    我阿姨提醒他不要太晚回來
    想不到這通電話竟是。。。。。。
    晚上十點多
    我阿姨覺得不太對勁
    因為我表弟務農。。。以前根本沒有這麼晚回家過
    想要打電話結果我表弟和他女朋友的電話都不通
    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在家裡等了又等
    一直到今天一大早看到新聞報導后豐大橋斷掉
    才拉著我姨丈去派出所報案順便調監視錄影帶
    可是派出所的員警一直推託那不屬於他們的轄區
    得到另外一家才能受理
    於是兩老騎著摩托車從后里繞了一大圈到豐原
    調到監視畫面心都碎了
    就看到畫面上在橋梁斷掉時出現的三輛車(民視新聞有撥出來)
    最右邊的那輛銀色休旅車從畫面閃過
    時間18:47
    我們一群人在阿姨家想說等也不是辦法
    做了最不好的準備
    拿了當事人的衣服和金香就出門趕到出事現場
    因為一些親友家裡有開宮廟
    上帝爺公指示他們就在大甲溪國道一號的橋下
    如果今天六點前沒有找到...就找不回來了
    我們開車到焚化爐旁
    爬到堤防上已經有數十名官兵弟兄每十公尺左右一崗
    緊盯著大甲溪的河面觀察是否有任何蹤跡
    在此向國防弟兄風雨無阻致上最崇高的敬意
    有幾家媒體妓者聞到血味衝了過來
    一直問說我們是甚麼人當下的心情怎樣
    我阿姨當下就哭倒跪在地上
    x拎女朋友哩!
    台灣妓者是腦x還是天生無腦
    沒看到家屬已經整夜未闔眼傷心成這樣
    還問這種連三歲小孩都知道問了會被阿魯巴的白爛問題
    我們在堤防上等了又等看了又看
    看到搜救隊都只是在后豐大橋附近像無頭蒼蠅般搜索
    我們大家決定往更下游的地方前去
    於是我們開車到芭樂湖(舊地名)的大甲溪沿岸
    在那裏燒起紙錢乞求河公河婆把人還給我們
    就算生還的機會再怎樣渺茫
    也至少要見到死亡的憑證吧
    我們看著河中淺灘上有一塊疑似汽車水箱罩的金屬載浮載沉
    可是因為河水湍急
    只能遠遠的在河岸上眺望
    誰也不能更進一步去確認是不是我們所寄託的希望
    在這片荒煙漫草的河岸邊
    就只有我們呼喊著當事人的名字
    卻絲毫不見搜救人員甚至是直升機的盤旋
    這麼湍急的河流如果出事的話
    為什麼當局只會在橋斷處搜索
    而不會想到可能受害人早已被河水帶往下游
    之後又聽聞不知哪路王爺指示(弟子無禮,在此叩首謝罪)
    要找的人可能卡在大甲溪的高鐵橋墩下
    於是我們大票人馬在沒有辦法和任何協助之下
    涉水走進大甲溪河床
    腳下又是前晚夾帶而來的爛泥
    又是山上沿路沖刷累積而來的垃圾和玻璃渣(有寶快撿)
    一顆顆碩大的鵝卵石穩固的鑲嵌在河床邊上
    竟是我們這些升斗小民唯一的依靠
    我們在河床上大聲呼喊
    距離湍急直洩的洪水只相隔不到五十公分
    這是冒險賣命而且非常無知的動作
    叔叔絕對沒有練過但小朋友依然不可以模仿
    就這樣一直找一直找還是找不到任何跡象
    我們於是回到了焚化爐旁的堤岸邊
    因為王爺又有新的指示說人就困在國道一號的橋墩下
    我們又是焚香燒紙又是揮動著衣服
    一聲聲的叫喚回應的只有隆隆作響的洪流
    就這樣從一大早等了又等盼了又盼
    手中一對十元銅子已經數不清擲了多少次
    每次當好像就要問到人到底卡在哪裡時
    連續擲出兩個允筊後又是一連串的笑筊
    好像終於要定下來的心卻又開始無助的漂泊
    就在心灰意冷的時候
    新聞媒體傳來就在斷橋處打撈起銀色休旅車的消息
    我們大家連忙開了車趕過去
    就在終於要面對現實的那一刻
    媒體一哄而上的圍了上來
    阿姨無助的一直喃喃念著車在哪裡車在哪裡
    卻沒有人給予任何善意的回應
    只是一圈又一圈的攝影鏡頭和麥克風不斷湧上
    我下車擋下了鏡頭
    心中的所有難過和苦悶終於潰堤
    xxx不然你們是吃x長大的嗎!
    有個記者吼了過來"這是公共議題,而且我們都在幫你"
    我表姊把我拉到一旁
    我實在是很想回他一句
    等到哪天
    你家小孩騎著三輪車
    摔到被偷走卻來不及加蓋的水溝被沖走
    我帶著攝影機
    笑嘻嘻的遞過麥克風到你的面前
    一副輕鬆自若的態度輕描淡寫的問
    請問!你兒子被沖走你有甚麼感覺,你為什麼不管好他,還讓他摔到水溝裡?
    我們跑去搜救總隊
    才知道原來甚麼都沒有發現
    先前車子找到了的消息也是捏造出來

    就當我們要開車走人時
    突然有個民代衝過來說院長要見我阿姨
    然後我攙扶著我阿姨走到停在正隆紙業門口的"車陣"
    我們的周圍包裹著一群又一群的媒體妓者
    就好像明明已經打薄再打薄虛弱到呈現透明的肉片
    硬是沾裹上一坨又一坨的麵包粉
    好不容易推開妓者走到劉揆面前
    我阿姨跪下來甚麼都還沒說
    你他媽的院長真是xx阿
    甚麼苦民所苦都是騙我們這些老百姓用的
    你好大的官威阿...甚麼話都沒說甚麼都沒承諾就又支開我阿姨
    我們這些務農的子弟就這麼讓你劉閣揆討厭
    就讓你這麼嫌髒連接近都不可以
    新聞媒體更是xx
    幹拎女朋友哩腦殘妓者
    明明就是民意代表叫我們去見劉院長
    甚麼稱呼我們為暴民
    還包圍院長的座車
    x拎女朋友哩大xx
    明明就是腦x媒體妓者包圍我們這些當事人家屬
    人不見已經很難過很痛心
    包成那樣害我阿姨當下暈了過去
    幹拎娘哩見了劉內閣都沒有上達天聽就先惹了一身腥
    你們這些做官的真他媽可惡
    明明就已經是危橋了還放著不管
    x...現在玩出人命了還在說等事後再檢討疏失和責任歸屬
    xxx勒...上個月陳阿扁的七億鬧得沸沸揚揚
    今天轉開電視還有誰在關心陳阿扁
    你他媽的等你把橋修好
    我們這些無辜家屬還要去找誰申訴...還要看到誰被嚴辦
    到時候還不是搓湯圓被搓掉...然後你們分享包工程的甜頭和款項
    阿姨最後還是執意回到堤岸旁
    我想這是她現在唯一還能為獨子做的最後一件事
    把他盼出來然後用身為母親的最後一絲力量
    把這已經兩天未歸的孩子帶回家去
    但是我們還是甚麼都沒盼到
    沒多久...從河岸旁走來一群親戚
    他們帶回了車子前門的銀色塑膠側板
    更加確認了他們沒有去別的地方
    就在這裡,就在這冰冷而且湍急的河裡
    我媽對著河面又擲了一次筊
    我表弟他連允三個筊
    說是我阿姨夫婦倆在場。。。他不敢回來
    於是說服他們夫妻倆先回家等候消息
    我們繼續留在現場不停的擲筊
    就是想要問出他們在哪裡。。。快點讓我們找到。。。跟我們回家。。。
    天色越來越黑
    我媽最後問了一個問題
    你。。。是不是。。。已經。。。化為無形。。。
    連允兩個筊
    當下我們心都碎了。。。
    化為無形。。。
    茫茫潮流中竟連最後奢望的一面都隨風而逝
    更可悲的是
    在這最需要人伸出援手的時候
    我們所有的寄託竟不是政府。。。而是神祇
    和兩個銅板一正一反的機率問題
    --

  3. 風信子 @ 9/16/2008 12:15 上午

    馬先生馬先生,為什麼把台灣地區送給中國?
    馬特首:因為我們按照程序來把台灣人賣掉的!

  4. 匿名 @ 9/16/2008 12:37 上午

    現在還抱怨東抱怨西
    台灣人
    誰理你啊

  5. 匿名 @ 9/16/2008 3:03 上午

    http://kellyet9001.blogspot.com/
    春天會館

    惡劣的詐騙集團,請處理

  6. 祥哥 @ 9/16/2008 9:54 上午

    "我媽最後問了一個問題..你..是不是已經..化為無形..連允兩個筊.當下我們心都碎..化為無形"......讀至此我的眼睛都模糊了...天憫台灣人,在新年法鼓山祈福擊鐘馬統把繩扯斷的異相不就已告訴台灣人...公路斷橋..股市斷頭..山區斷糧...結果超過半數台灣人還是選馬統當區長...唉...天意不可違喔...馬統區長九萬兆之流..應該自我了斷..以祭百日來冤死的台灣人

  7. 匿名 @ 9/16/2008 1:16 下午

    斷橋事件看來最後跟最好的落幕辦法應該是看橋工人要負所有責任了 都怪他封橋時為何只封一半橋就斷 如果他用跑百米速度提前十幾秒完成就不會有事天下太平了 一切都怪他官最小 但我認為廬山樓塌事件實在是塌的太少 應該是要塌個百分之50才何合乎天理 這其實根本都是人禍 天災只是誘因而已 上天已經夠慈悲了

  8. 匿名 @ 9/16/2008 1:55 下午

    樓上那篇實記 應該是從PTT上轉來的吧
    這裡是原來的網址
    http://www.ptt.cc/bbs/Gossiping/M.1221493429.A.97B.html

  9. 匿名 @ 9/16/2008 3:09 下午

    新生高架橋何時會斷???請余晏替華客市中山區居民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