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8-05-28

綠色短評/孫文不能理解的事


國民黨主席吳伯雄專程去到中山陵向孫文說:「報告總理,國民黨拿回執政權了!」。一生為「中國」自由平等堅持的孫文,如果在棺材裡聽到這位吳主席的說法,恐怕會驚訝地從棺材裡跳起來,誤以為國民黨是不是打敗了共產黨「贏回」中國政權?而如果再聽到吳伯雄叫他的總統為「馬英九先生」、以及不敢直呼「中華民國」只敢說孫文死時是「中華民國十四年」,我想,孫文地下有知也會搖頭感歎這荒謬。

根據中評社南京報導說:吳伯雄向孫文像獻上菊花花圈三鞠躬,讀祭文向孫文說:「報告總理!國民黨已拿回執政權!」吳伯雄表示,上次來時剛剛失去執政權,覺得很對不起總理孫文,如今國民黨再度重新執政,請孫文安心,我們會好自為之!

孫文辭世時仍主張聯俄容共,他在世時台灣還是日本的領土,我常常在從議會走到捷運站的路上,偶遇孫逸仙紀念館一尊沈思的孫文銅像,學生時代也常與好友到孫逸仙圖書館念書,我常在想這位被國民黨稱為國父、共產黨稱為革命先行者的孫文,會如何看待台灣這小島?會如何看待這當年他寫「今晚有姑娘否」字條的城市?以他的民主理念,民權主義的想法,他應該會贊成台灣是個主權國家,不要受一旁的大國干預!

孫文一定沒想到國民黨先被共產黨打敗,再被民進黨打敗,現在則以能到中華人民共和國見到胡錦濤大人洋洋得意:孫文可能無去理解,國民黨政府現在很在乎四川貓熊,遠比對於即將滅絕的台灣黑熊來得珍惜,光是台北動物園貓熊館就斥資2億5占438坪,台灣黑熊則只能在幾坪空間打轉;孫文一定不了解,921東星大樓震災已九年,馬英九先是不惜與災民打官司,到現在遲未交屋,而台灣的馬總統念茲在茲的還是要把這樣的「重建經驗」送去四川。而眼前竟有這麼阿Q的主席,不在乎國民黨失卻江山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志得意滿向孫文說他「拿回了政權」。

國民黨現在與共產黨如膠似漆,來到中山陵前大談「拿回執政權」,國民黨彷彿變成「共產黨台灣支部」,這位國民黨主席認為國共一家其樂融融,放不下與民進黨「深仇大恨」,卻忘記國民黨尊為「國父」的孫先生一生在乎的是「中國」,我想孫文應該從棺材裡跳起來回答說:「你這沒骨氣的主席!遺矚裡早說了,恁爸四十年來要求『中國』自由平等?『中國』的革命尚未成功,關台灣小島何事?」  

孫文生前認知的接班人是汪精衛、胡漢民,或許孫文應該還會要求國民黨主席吳伯雄,應該先幫汪精衛平反才對,孫文遺矚是汪精衛代筆的,但國民黨政府的蔣介石政權一路把汪精衛汙名化,還被共產黨一路打到不在中國領土、托管美國的台灣。現在,孫文恐怕丈二和尚摸不著頭緒,懷疑是那兒跑來的主席認總理吧?孫文地下有知該告訴這位從台灣跩到中國的這位主席說:「人民尚大,別高興得太早!」

總共有11個意見

  1. 匿名 @ 5/28/2008 9:26 上午

    看新聞的時候,我還以為"伯公"是向"溫總理"報告呢...

  2. 匿名 @ 5/28/2008 11:13 上午

    想想真的很悲哀,在台灣大喊中華民國,到了中國就一直強調要擱置主權,中國共產黨要你中華民國主權擱置,你中國國民黨就真的聽話,擱置主權, 用點腦袋想想,何時中國共產黨擱置過主權,真是一群腦x的ㄉㄧ'''
    氣就氣在這裡,鴕鳥心態,還大辣辣的說拿回政權,那中國國民黨就該與中國泛藍合作,遵照總理遺囑,和平奮鬥救中國,讓中國共產黨政黨輪替一次,才對阿!!!

    真是可笑的祭文,民國......

  3. 匿名 @ 5/28/2008 1:03 下午

    簡議員 請多注意警察吃案風氣 如果是報過案的市民都有經驗 一般家庭竊案 警察會上門勸市民要裝鐵窗鐵門 已裝著會勸市民換大鎖
    總之是你家有問題 治安沒奈何 接著就是不了了之 其他報案手續就省下了 警察如果不當回事 最後就是治安日益敗壞 淪為馬尼拉第二指日可待

  4. 匿名 @ 5/28/2008 1:04 下午

    中華民國完蛋

  5. 匿名 @ 5/28/2008 2:26 下午

    國父遺囑(海外版)

      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大聯合中央執行委員會親愛的同志:   

      我在此身患不治之症,我的心念,此時轉向於你們,轉向於我黨及我國的將來。你們是自由的大聯合之首領,此自由的共和國大聯合,是不朽的列寧遺於被壓迫民族的世界之真遺命。帝國主義下的難民,將借此以保衛其自由,從以古代 奴役戰爭偏私為基礎之國際制度上謀解放。我遺下的是國民黨,我希望國民黨在完成其由帝國主義制度解放中國及其他被侵略國之歷史的工作中,與你們合力共作。命運使我必須放下我未竟之業,移交與彼謹守國民黨主義與教訓而組織我真正同志之人。故我已囑咐國民黨進行民族革命運動之工作,俾中國可免帝國主義加諸中國的半殖民地狀況之羈縛。為達到此專案的起見,我已命國民黨長此繼續與你們提攜。我深信,你們政府亦必繼續前此予我國之援助。親愛的同志!當此與你們訣別之際,我願表示我熱烈的希望,希望不久即將破曉,斯時蘇聯以良友 及盟國而歡迎強盛獨立之中國,兩國在爭世界被壓迫民族自由之大戰中,攜手並進以取得勝利。  

      謹以兄弟之誼,祝你們平安!         
            孫逸仙(簽字)

  6. 匿名 @ 5/28/2008 3:40 下午

    "報告, 我把政權騙回來了" 高興要命
    當年怎不去報告"我把中國弄丟了"

  7. 大台湾人 @ 5/28/2008 10:52 下午

    吴:“报告总理,我们国民党党员都是魔术师。我们已把秋海棠变成老母鸡、把中**国(消音)变成台湾、把国父变成外国人。”
    孙:“我什么时候变成台湾人了?”

  8. 匿名 @ 5/29/2008 8:01 下午

    「報告總理!國民黨已拿回執政權!」

    中國總理不是溫家寶嗎?國民黨已拿回「執政權」?中國的「執政權」是在人民專政的共產黨手裡,不是黑白講嗎?

    如果指的是台灣,則到了中國既不敢講中華民國,所拿回的又是什麼國家的「執政權」呢?

  9. 一個在美關心台灣未來的台僑 @ 5/31/2008 4:42 上午

    我想馬的政府一上台就馬上來個預告與偷襲的漲價政策是一個陰謀!!! 漲價是一個前奏曲, 一個台灣與中國復談的前奏曲!!! 這個政策的受惠者是誰? 請大家再深一層的想一想!! 受惠者不是那些屯貨的奸商而是中國國民黨的統一大業政治利益. 難怪馬英九的官邸會取名為中興官邸. 這個政策先預告了百貨齊漲的預期心理而造成了台灣百姓收入的隱性縮水, 把社會中產階級都打窮了. 當台灣人民的生活已被逼到牆腳, 而這個時候當所有的物價都再漲的時候, 大家所討論的都是民生疾苦, 把這個印象再放大, 泛綠媒體因而被利用來宣傳馬英九政府的無能, 這可由一些中國國民黨的黨員在大話新聞裡附和的大力批馬與以前的護馬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大大不同, 不要以為他們是良心發現, 他們在大話新聞裡是有任務的. 大家想想為何這次吳伯雄到中國的訪問為何沒有太大的阻力與討論就可印證. 然後再放出復談安排順利的消息. 這樣中國國民黨更大的政治利益就隨後而至. 然後中國國民黨再與中國共產黨裡應外合, 打出台灣與中國經濟共榮的口號, 讓多數人民產生預期心理認為只要中共願意與國國民黨復談, 復談之後三通開放一切都會一片榮景. 當大多數台灣人民有了這個預期心理之後, 兩邊復談的阻力就會減少到最小. 這叫做"置之死地而後生" 等到台灣把一切都開放給中國之後, 覆水難收, 一切去了了, 中共予取予求, 到時再來個軟硬兼施, 而中國國民黨在台灣內部的阻力已經不成氣候, 被統一的大業水到渠成, 真是好一個(化獨為統)的高明騙術啊!! 所有"目前"還有台灣意識的人真要深思啊! 深思啊! 趕緊想出一個化解之道啊!!

  10. 匿名 @ 6/02/2008 10:36 下午

    把關係著台灣生死命脈的「經濟」交在中國手中,什麼繁榮台灣經濟必須依靠中國!?國民黨的馬糞鬥一直以台灣部份商人自私的需求用來迷惑台灣人民的短視錯覺,是在「送肉飼虎」害台灣!

    中國只要手中一捏,台灣的經濟馬上窒息!中國還須要再用飛彈威脅台灣嗎?無能馬到底是無知?還是存心當中國併吞台灣的吳三桂?

  11. 匿名 @ 1/26/2009 10:44 上午

    一六八三年的中秋節,施琅率清軍攻克台灣,捷報至京師,康熙皇帝與群臣慶賀之餘,
    滿懷傳激情寫下一首七言律詩:

    萬里扶桑早卦弓,水犀軍指島門空;來庭豈為修文德,柔遠初非黷武功。
    牙帳受降秋色外,羽林奏捷月明中;海隅久念蒼生苦,耕鑿從今九壤同。

    康熙皇帝對施琅能率水師,渡洋越海,征服台澎,在萬里之外的扶桑,終於波平浪靜,
    干戈不再,其欣喜之情,溢於言表。然而他的欣喜,並不是開疆闢土的滿足,也不是遠
    人降服,文德大修的得意,而是因為統一大業完成,男耕女織,九壤同風,沿海以及島
    嶼上的云云蒼生,不再受到戰亂的困頓,而開始過太平繁榮的日子而高興。須知包括閩
    台在內的東南沿海,自十六世紀倭寇大亂之後,並未完全平息。福建海疆仍然是海盜縱
    橫,鄭芝龍雖然降於明,仍是一方之霸。未幾滿清代興,鄭成功據海頑抗,一度曾深入
    長江,兵臨石頭城,雖然敗退,猶進占台灣自雄,威脅沿海,使清廷不得不發布嚴酷的
    遷界令。其子鄭經,仍以反攻復國為職志,有詩為證:「王氣中原盡,衣冠海外留;雄
    圖終未已,日日整戈矛。」又有詩曰:「京口瓜州指顧間,春風幾度到鍾山;迷離遍綠
    江南地,千里懷人去不還。」三藩之亂起,鄭經果然進軍大陸。康熙平定三藩之後,自
    然要解決台灣問題;台灣問題解決之後,才有百餘年的閩海和平,無須再行海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