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11-11-11

小豬熱潮中,收到幸福大哥「重重的」捐款


收到了陳幸福大哥的「重重的」捐款,滿滿一罐硬幣,心中份外沈重!這段時間以來,我的辦公室小豬發出去近五千隻了,都是各方人士專程到服務處索取的,很多都不是我的選區的選民,而且特別的是,他們多數不是傳統會站出來捐錢或參與政治的族群。長期關心政治者很多都有小額捐款,但這一次,進來很害羞地輕問一聲「請問有小豬嗎?」的人很多,其中多數過去是沈默的族群,現在因為這特別的氛圍,莫名政治的打壓,真是凍未條而鼓起力量走了進來~~

這次立委選舉是我人生第三次參選,每次選舉經費都非常拮拘,深究原因最主要是我較少有那些很有錢的人的支持,也跟財團疏離,所以大額捐款相對少得多。不過,愈是小額的捐款愈是覺得肩膀份外沈重!尤其這些多是窮人家十元十元存下來的,他們平常捨不得買新衣,少吃美食,省下來讓我們可以印文宣作看板來選舉!

鹿港的一位自稱「許過頭」的大哥,有一次捐了一筆錢,他說因為他的人生太苦了所以自稱為「苦過頭了」,他一生都在為生活而奔忙,與他一握,他的雙手滿是厚黹。許過頭交了一筆捐款給我,說是他存了多年的「老人津貼」,那天收下時份外沈重,助理硬塞了一個包子給他再送他去坐客運回鹿港!

另外,一位住蘆洲的阿嬤滿身大汗走進服務處,原來她坐了許久許久的公車,終於繞到附近,走了許久卻繞不到,進來時已滿身大汗,她的T恤幾乎溼透了,進門後先捐了一千元,接著在服務處等待我兩個鐘頭一定要親自見到我。見面時,阿嬤把我拉到一旁輕聲說「余晏啊,上電視時下次要記得補脖子的妝,才不會被看到太多的皺紋~~」,我的心裡很感動,也很感謝阿嬤專程來等了許久的這樣的貼心關懷~~

一位盲胞朋友專程請朋友牽著他,從士林到錦西街捐了兩千元,我牽起他的手說「你好,我就是余晏,很謝謝您!」他眼睛看不到,但微笑地直說「我知道我知道!聲音很熟悉!」墨鏡後方的眼睛彷彿也在對我微笑,看著他扶著友人的肩一步步慢慢走出服務處,我總覺得肩膀與心裡很沈重!

窮人的老人的殘障朋友的小額捐款,就像今天拿在手上這一大罐硬幣,真得很沈重,相對於貧富差距擴大,財團力挺的那一方擁有絕大多數社會資源,與我們幾乎是站在完全不對稱的天平上,我只能自期不斷地努力再努力,而且重要的是,關鍵時刻,一定要站在人民的這一邊!



總共有1個意見

  1. 匿名 @ 11/11/2011 8:00 下午

    余雁加油!
    妳的努力鼓舞了我們年輕一代的人.
    捐款裏的那些人, 再再讓我看到台灣人真,善,美的一面!
    小人物的銅板交響曲vs賴兩億的大作
    小人物所譜的曲更震撼人心!!撼動社會每個角落!


    台北市民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