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9-07-21

快樂三口組/20090720中正廟與治國周記的荒謬




1952年11月28日時,胡適第一次來台要參加自由中國三周年演講會,他說當政者應極力培養反對者
,胡適之當面向蔣介石進言說,當代台灣沒有言論自由,無人敢批小大蔣、彭孟緝,例如總統屢次加刑,違憲明顯。胡適說,你需要諍臣,開放言論自由。但是,之後發生了雷震案,1957年時蔣介石還說胡適之與自由中國是散布毒素思想!

而這樣的人時隔半世紀,竟然還有人主張立廟紀念,在史達林、金正日、毛澤東銅像被推倒之際,竟然還有人主張在市中間留下介石埔!



1970年十月卅日,台北市議會曾通過議員荊鳳崗的這項提議:「台北市議會建議政府即刻起在各國中校園奉設蔣公銅像,以感念蔣公德澤,祝賀蔣公萬壽無疆」,今天再回頭去看,台北市議會當年怎麼會做出這麼違反民主潮流的決定?讓獨裁者的銅像放在校園各地?校園裡可以有思想家、哲學家、教育家、藝術家的銅像,但怎麼能放獨裁政治人物的銅像呢?但是,今天再回首這荒謬的決議,原來竟是各地方議會中平均學經歷俱佳的台北市議會菁英所建請通過的,導致那個年代最後處處都是獨裁者的銅像!

時至今日,儘管全台各縣市的校園銅像多已撤離,還給校園自由空間,但獨獨台北市這所謂的首都仍在堅持蔣介石不能撤出校園,號稱建設最好的台北市幾已成思想落後潮流的所在。台北市教育局統計,國中校園內的蔣介石銅像計24座,國小校園內計76座,這個數字還不包括高中職、大學、以及孫逸仙等其他銅像。



2007年12月5日,當台灣民主紀念館驕傲拆下那沾滿血跡的「大中至正」四字時,仁愛路的另一端,台北市議會卻在國民黨主導下,經過五次反覆表決,通過王正德等18位議員所提第10053號臨時提案,案由為:「強烈要求牌樓大中至正古蹟為全民所有,任何人為、外力及形式上的破壞行為皆須受嚴厲譴責,且應依法依規定辦理,以維護古蹟之歷史定位,還給全民一個最基本的尊嚴」。台灣派議員因為席次不敵,只能眼睜睜看著台北市議會通過這反民主的、保留獨裁者牌匾的提案。試問,北市議會要求供奉「大中至正」四個字不能換,再過幾十年之後,我們的後代子孫又如何看待現在的台北市議會?這是退步的潮流!

台北市政府不只全力捍衛牌樓上的「大中至正」四字,在施政上也全力護衛原來的蔣氏等相關法統,例如蔣家重臣李國鼎故居、孫運璿重慶南路寓所、閻錫山故居都是在這幾年被市府列為古蹟,草山行館、革命實踐研究院、孫運璿濟南路寓所被列為歷史建築 ,重建草山行館要花納稅人好幾千萬元。

政治的本質在路線及精神,從國民黨革命實踐研究院、蔣家重臣住宅都被列為古蹟,大中至正一拆如喪考圮,但拆古蹟、毀掉圓環、明治橋等歷史記憶卻毫不留情,可以知道其政治的本質,這是不折不扣的,無可辯駁的對獨裁者威權時代的留念追憶。當伊拉克的海珊銅像被推倒,當北韓金日成、中華人民共和國毛澤東、蘇聯史達林、德國希特勒巨幅銅像、畫像、標語、口號都被我們拋在身後的廿世紀時,沒想到台北政壇還會通過要捍衛大中至正。

回頭再看民國五十九年十月卅日台北市議會通過的「建議政府在國中校園廣設銅像」這個提案,這已是徹徹底底的反民主提案,看來荒謬,但現在又何嘗不是呢?台灣師大的師生日昨竟歌頌校園裡的蔣介石銅像是藝術,政治大學後山依舊聳立數百萬打造的蔣介石騎馬青銅「英姿」,台北市議會通過捍衛「大中至正」四字,現在威權的幽靈在千名員警捍衛下,在月黑風高的夜晚竟復活了!

總共有2個意見

  1. 古早人 @ 7/21/2009 10:15 上午

    牠!馬的!【兒騜】抓耙子葉武台【歌功頌德】

    http://www.yuyen.tw/2009/05/20090519517.html

    http://www.yuyen.tw/2009/06/20090610.html
    =========================================================
    誠懇謊言的表演藝術:狼的眼淚

    在紀念228事件同時讓我想起一則故事

    羊群在紀念當年遭受狼群攻擊事件時

    一隻會掉眼淚的的野狼說羊兒跟牠說:我們不要再談當年狼群攻擊事件了

    野狼聽了頓時掉眼淚聽了很感動 並說我們要向前看不要回想當年的事件了

    一邊掉眼淚一邊卻又高談當年帶領攻擊羊群者的風光偉業

    牠!馬的!狼的眼淚 真的讓人看到那誠懇謊言的表演藝術

    當年帶領攻擊羊群者的風光偉業 77中正廟、桃園頭寮、馬糞管要表揚

    曾幾何時野狼也會為羊設想免於招受攻擊ㄚ

  2. frank 7/22/2009 2:52 上午

    To 余晏姐:
    很難過現在的網路媒體還是經常跟隨主流媒體的腳步來關注各項議題,
    如此要如何做為有別於主流媒體的監督者?

    馬先生及中國國民黨以及所謂高級外省人之流的一行人,
    對於操作媒體的廣度及深度,其實遠超過現在一般人的想像,
    如果依照目前在野力量無法統一,且各立山頭的做法,
    很容易就會被各個擊破,而無法與KMT操作的民意抗衡

    簡單的說,不論是從早期的國營電視台,廣播電台,或是社區間的廣播,校園內的宣傳廣播,
    或是其他如軍事,商業,政治界等居中的媒介
    KMT必須掌控這些媒體以馴化國人,
    這些都有其歷史因素,
    雖然過去8年可能有些控制的網路被阻斷或是凋零,
    但是近60年的馴化教育,絕對可以讓人相信自己是依自己的想法行事,而非被人操弄,
    對於與自己常年認知有異的想法,
    都是有問題的,是不正確的!
    而其教育下一代,或是於公眾場合表達意見時,
    也必然會將這樣的想法渲染出去

    我相信許多人去年投票給馬先生,或是投票給KMT立委,只是出於他們長年以來的"習慣"
    不是相信所謂的633支票,也不是相信股價會上萬點,或是馬上就會好的宣傳廣告,當然更不會是選舉公報上的政見欄內容

    正因為過去8年陳前總統和更久以前的陳前市長說了許多話,做了許多事,
    造成部份人的利益需要重新分配,
    部份人無法依過去的習慣賺錢
    部份人每天都被媒體轟炸,自我感覺低下

    所以部份的人希望選一個甚麼事都不用做的人來當公僕就好,
    甚麼事都不做,就不會有大問題,百姓可以靠自己,不用與官爭利,不用忍受所謂立院三寶或是三隻小豬等奇怪的新聞轟炸,或是換了又換的行政首長等官僚和機關名稱(正名活動)

    過去的8年,DPP的民代沒有著力點,只能看KMT的民代上媒體版面做秀,
    而當時的KMT民代也樂的輕鬆,只要為反對而反對就行

    未來的這幾年,DPP地方民代為民喉舌的形象將逐步回到人們的印象中,當年戒嚴時期敢挑戰KMT權威的人民英雄,相信可以從余晏姐等人身後看到他們的影子,

    只是很可惜的一點是,
    DPP的立院黨團還有一些老臣,
    他們只有在媒體訪問時露個面,針對媒體設計好的問題發表一些沒甚麼建樹的言論,
    然後偶爾開個記者會批評一下當政者的政策
    卻讓福利和黨務權利遠不如他們的地方議員來做他們該監督的事

    文末還是要為余晏姐加油鼓勵一下,
    台灣因為有妳們的努力而更加美好,
    至於DPP黨部和小英主席身邊的那群人,
    只能說,再加點油,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