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10-01-19

有關於寫給阿嬤的歌曲,好像特別讓人難忘!







他們都是六七字頭世代,但是聽到他們創作的台語歌曲,而且是思念隔代教養的阿嬤時,覺得份外感動。有段時間很喜歡聽這些年輕創作的台語歌曲,像是王昭華的《淡水暮色》等,但是,可惜很久沒有收到她的新創作了。



前段時間聽到家德所創作的《白牡丹》,因為家德視力不好,一想到他的阿嬤一定很掛心,如歌詞中所說的,她「守著土地不曾怨過命」,阿嬤一定很擔心孩子這樣「風風雨雨誰人來照顧」,但是,家德也似乎向阿嬤回答說「妳說一枝草一點露」啊?

而年輕美眉陳以恩所創作的《阿嬤的白頭鬃》:阿爸跟阿母置城市塊打拚,很久,很久,嘸識返來看我,是阿嬤手內牽著阮,叫阮要好好仔走,不管未來的路途是按怎,阮永遠是伊的心肝,阮是阿媽的囝仔,伊用雙手把阮晟養大,阮一工一工大漢,伊越行腳步踏越慢!很久,很久,嘸識返去看阿媽出外走奔這多冬,才知影只有伊是尚疼我,想欲返去給伊擁,擱聽伊唱彼條囝仔歌!

聽到這些年輕美眉的歌聲,真是讓人感動,尤其年輕世代以母語創作,展現出讓人欣羨的傳承的力量!

《白牡丹》
作曲:林家德
填詞:林家德
風飛沙睏置這塊老桌 花朵醒來伊塊等春風
思思念念媽媽的笑容 親像牡丹花開送芬芳
花朵塊唱溫柔的歌
守著土地不曾怨過命
風風雨雨誰人來照顧 妳說一枝草一點露
唱一首白牡丹抬頭金金看
天上月亮只有剩一半
故鄉的山猶原塊叫我
甘知我心情越唱越孤單
唱一首白牡錚有誰人會聽
媽媽形影已經無置這
今年春天來了有卡晚
花開若慢妳甘知影
今年春天來了有卡晚
花開若慢妳甘會知影

總共有0個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