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9-08-11

快樂三口組/20090711到底國防部派出多少人?


向前線救災軍官警消致敬,大家加油!

總共有3個意見

  1. 匿名 @ 8/11/2009 11:04 下午

    余晏:
    八年前的納莉風災這個馬市長也是救災無能,記得當時中央政府一再的詢問需要什麼支援,剛開始無能又愛逞強的馬市長拒絕,拖到整個台北市垃圾滿坑滿谷,捷運癱瘓,整個市府停擺,才要求中央支援,當時神經麻痺,現在仍是一樣,真不知真的是神經麻痺還是無能?還是別有所圖?
    美日要救援拒絕了,中國若提出牠會拒絕嗎?

  2. 古早人 @ 8/12/2009 1:11 上午

    牠!馬的!品 【兒騜】的品

    國防部派出多少人?

    坦白講我不太喜歡元首動用「緊急命令」

    當年臭頭仔就是動用「緊急命令」戒嚴到死還沒解除

    然而如此重大災害

    不動用「緊急命令」是有很多事情無法辦到的。

    就以國防部派出多少人?為例

    全國只有元首三軍統帥才有權力調動軍隊而已

    就連「副元首、行政院閣揆」也沒有權力調動軍隊

    唯有元首動用「緊急命令」賦予指揮救災者才可動用兵力

    同時元首也必須對此事負起最大的責任

    為何牠!馬的!【兒騜】不願意發佈「緊急命令」的主因

    牠!馬的!【兒騜】救災模式:地方負責中央支援

    就是要將責任推給地方,就連外國要來支援救災的也回絕

    牠!馬的!【兒騜】苦民所苦、將心比心,原是馬鶴齡死在干女兒

    ========================================================
    2009.08.11 府:暫不考慮頒布緊急命令
    http://www.cna.com.tw/SearchNews/doDetail.aspx?id=200908110178

    2009.08.11 緊急命令救災?王金平:邀劉揆討論
    http://www.cna.com.tw/SearchNews/doDetail.aspx?id=200908110080

    2009.08.10 府:救災問題可克服 尚不考量頒布緊急命令
    http://www.cna.com.tw/SearchNews/doDetail.aspx?id=200908100246

    2009.08.10 救災模式 總統:地方負責中央支援
    http://www.cna.com.tw/SearchNews/doDetail.aspx?id=200908100131

    2009.08.10 政院:救災規格超過921 暫不考慮緊急命令
    http://www.cna.com.tw/SearchNews/doDetail.aspx?id=200908100316

    2009.08.10 總統:救難將心比心 維安避免釀民怨
    http://www.cna.com.tw/SearchNews/doDetail.aspx?id=200908100359

    2009.08.10 國民黨團籲總統發布緊急命令 全力救災
    http://www.cna.com.tw/SearchNews/doDetail.aspx?id=200908100163

    2009.08.10 劉揆:防洪治水是問題 經驗要累積
    http://www.cna.com.tw/SearchNews/doDetail.aspx?id=200908100077

    2009.08.10 王金平:整合救災資源 有效調度運用
    http://www.cna.com.tw/SearchNews/doDetail.aspx?id=200908100172

  3. 古早人 @ 8/12/2009 1:11 上午

    我流淚了,我不是喜歡哭的人。

    將心比心,感同身受,而是我親身體驗過。

    ========================================================
    我以前半工半讀時,一次手掌受傷血流可以用「噴」的來形容

    到了醫院沒打麻醉針直接縫合3針,

    當時強忍傷痛,眼盯縫線,我沒有一滴眼淚只有痛的感覺,

    急救室旁邊在看縫線的人感覺比我還痛,問我為何不打麻醉針,

    我的理由只有:可以早一點好,可以早一天賺錢。

    所以我流淚了,我不是喜歡哭的人。

    ========================================================
    納莉颱風拜黃大洲所賜,水淹超過2米,

    流失的不是連故宮都要向我收購的收藏品,

    流失的也不是收藏的絕版書、收藏物、收藏品,

    流失的是我用爬格子一字字,薄薄的一張疊起來近2米的手稿心血;

    流失的是我對大自然反撲時,恐懼的心,

    流失的是我對執政者錯誤決策,厭惡無能的心。

    所以將心比心,感同身受,而是我親身體驗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