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7-08-27

請市府不要把足球發展當「皮球」踢來踢去




台北市政府規畫於2008年7月起將中山足球場封館重施工,預計施工到2010年11月共封閉28個月,再自2010年11月舉辦國際花卉博覽會,至2011年5月後拆除復原。台北市議員簡余晏27日為足球迷請命,呼籲台北市政府應先協調找到可用的合格足球場館,千萬不要讓台灣足球場地有了空窗期,影響足球運動發展。簡余晏表示,足球在台灣的地位一直被當作「皮球」在會議桌上踢來踢去,希望市府兼顧足球場與花博會兩者需求,達到雙贏。

簡余晏表示,花博會能到中山區來辦,對地方當然是件值得開心的事,但,市府如果能用心一點,或可要求預計在2008年11月底完工的台北市立體育館趕工,或是延後花博會在中山足球場的開工期,而不是放任台北市的足球發展有長達近半年的空窗期。

簡余晏指出,中山足球場是台灣少見的合格球場,世界盃資格賽、烏茲別克球隊最近都相繼要來台灣舉辦賽事,日前她接獲足球迷反應,擔心台灣的足球隊本來就發展得很辛苦,如果再經過35個月的無球場,加上事後的復原期,足球迷深感憂心,台灣喪失主場比賽機會近四年,就等於與世隔絕四年,我們的會員資格也將喪失!台灣足球過去的努力可能又中斷了,這個歷史罪過,誰來扛?

簡余晏說,更離譜的是,根據市府回函,台北市政府竟規畫要求好不容易取得的國際足球賽,改到不合規定的河邊公園河堤足球場去踢足球!

簡余晏質疑,河邊公園足球場有更衣室嗎?河邊公園足球場有沖澡設備嗎?河邊公園足球場有看球的觀眾席嗎?河邊公園足球場是足球場標準用地嗎?都不是!簡余晏表示,好不容易邀請來台的國際球隊與中華隊的足球賽,豈是去河濱公園隨便就可以打了?這是小學生的樂樂棒比賽嗎?就連小學生辦的球賽或許都比市政府對待體育的態度莊重得多。

簡余晏表示,足球運動場必須有長度150公尺、綠草坪、封閉的合格足球場域才能辦,建議足協把國際比賽挪到沒有邊界的河濱公園去辦,實在是貽笑大方,她要求市府財產應作最有效的利用,而不是坐在冷氣房裡面恣意而為。

簡余晏說,做為政府一員,每項決策都必須做環境影響評估,與居民及現有使用者溝通,召開協調會,最後才做出決議;所以如果政府有心的話,趕一下台北市立體育場進度,或協調其他合格可用場地,或縮短花博會施工期,都是可以彌補2008年下半年沒有合格足球場地可用的空窗期。

簡余晏也質疑,從2008年7月施工到2010年11月的國際花卉博覽會之間,市府花了兩年多的時間,投入50億納稅人的錢,所做出來的「建設」,竟在博覽會後將再全部拆掉變成現在的原況再「復原使用」,這是否符合花博會的原意?她希望市政府應完備規畫,並要求市府就花博會相關規畫一事,向議會提出報告。

簡余晏表示,足球運動或許在台灣不夠熱,但世足賽的全球熱,已大幅帶動了國內足球人口的成長,台北市政府著實不該無視於足球迷的需求,更不該「消滅」國內唯一一座符合國際規格的足球場,貽笑國際。

總共有6個意見

  1. 匿名 @ 8/27/2007 9:23 下午

    謝謝您為足球迷做的一切

    再次感謝您  

  2. 匿名 @ 8/29/2007 8:52 上午

    足球在台灣的遭遇,跟台灣在國際上的遭遇
    實在有幾分相似,

    我們平常罵國際社會迂腐、怕事、軟弱,
    任意犧牲我們的權益、不尊重我們、出賣我們
    我們為我們的弱勢覺得無奈、生氣,感嘆世界沒有正義。


    可悲的是,當我們在處理弱勢的台灣足球時,
    不也是跟他們用同一套方法?

    我們有尊重足球過嗎?
    我們這樣做又有比較正義嗎?
    這樣恣意妄為還不是看準了足球勢力小,軟柿子不吃白不吃。


    國際花博,有國際就很好聽,
    可惜我們還是不了解,足球本身的國際能見度有多大,
    一切只因為足球在台灣是弱勢、不是主流;

    就跟世界不了解或是拒絕承認台灣的實力其實是不弱的,
    一切只因為台灣在世界是弱勢、被迫非主流。

    可悲的是,國際社會被迫二選一,才把我們推向邊緣,
    但足球跟花博並非零和遊戲,為何要這樣亂搞?

    如果是因為足球場地理位置好而遭到覬覦,
    足球實力弱,被質疑不配使用那個場地,
    那我建議中山足球場現址可以拆掉,弄成展場或是任何他們想要的東西,
    前提是要和平搬遷,並且負責弄出一個通過FIFA認證的場地。


    如果依現在的計畫亂搞,
    到時候真的不幸被開除FIFA會籍,
    那可是會笑掉阿共大牙,
    有這種自爆政府,他們還需要花心思打壓我們嗎?

  3. 匿名 @ 8/29/2007 6:00 下午

    aiph國際花協不到30個會員國

    FIFA國際足總會員數目接近210

    哪個能見度高???

  4. 匿名 @ 8/29/2007 7:58 下午

    政府是嚴重的視障

  5. 匿名 @ 9/30/2007 12:08 上午

    那也來正名一下吧

    足球場不踢足球
    就不要歸體委會管

    改叫花博場好了

  6. 匿名 @ 12/05/2012 6:13 下午

    其實足球場和田徑場用的草皮是不一樣的,田徑場草短而足球場的草有一定的長度而且要很密這樣才有當球員摔在上面才有保護的作用,而且草密加上球場排水,這樣下雨的時候場地才不會被踩壞,而且專用足球場可以不用考慮田徑使用所以可以鋪人工草皮,這樣不管什麼天候都可以比賽,所以應該恢復中山足球,台北田徑場和世運主場館其實都只是田徑場而不是足球場。
    台北田徑場還有更好笑的是室內都餔軟PU所以禁止穿足球鞋和高跟鞋,所以球員的釘鞋要走到室外場防爆巷邊才能穿,除非主辦單位有錢自己鋪地毯或地墊。這不是笑死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