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7-08-15

一粒田螺九碗湯!馬英九應為藐視議會道歉


台聯立委廖本煙、台北市議員簡余晏15日上午在立院舉行記者會,質疑馬英九曾在議會斬釘截鐵公開強調「特別費是公款一定用於公用公益」,卻在法院翻供裝無辜改口說不知是公款。廖本煙與簡余晏表示,馬英九向議會講話竟這麼不實在,如一粒田螺煮九碗湯、三粒田螺醃一缸,在法院推翻他在議會的承諾,他們要求馬英九就藐視議會,在議會說謊一事,向議會及台北市民道歉,坦承說謊。

廖本煙與簡余晏表示,法官蔡守訓在判決書第八強調馬英九無主觀犯意、第九強調馬英九不曾自白特別費是公款,法官認為馬英九在議會不論是答覆王世堅或其他議員的質詢,都是「認知已經有所重新組合思考」,所以「不是馬英九當時領取特別費半數之意」。立委與議員質疑,馬市長在議會的承诺被法官推翻,以後議員還要在議會繼續努力質詢嗎?議會的說法如果不是馬英九的意思?那民主政治裡面最根本的議會監督精神何在?從判決書來看,法官全盤否認馬英九在台北市議會的答詢,完全否定了市長在議會裡面談話的議會政治,這是為未來的首長開一扇方便門,也就是市長在議會的回答不代表市長。

蔡守訓法官在判決書強調「因公支用」與「公款」不一樣,所以他重申:「馬英九不知道特別費是公款」。更進一步的,判決書認為馬英九:「於案發後經市議員所為質詢之答覆或媒體之訪問,被告之認知已經有所重新組合思考,亦已經非屬當初被告領取特別費半數之意,自無關連性,毋庸採擷。」換句話說,馬英九在議會的說法竟然都不代表馬市長!與馬市長的作為也都沒有關連性,母庸採擷,議會大可關門,馬市長不僅對下無情,市政無能,連對議會都說謊。
(右圖:記者會後,在路上竟巧遇田螺的「好友」--蝸牛)

廖本煙與簡余晏並指出,馬紅聯軍即將亂台,又要24小時特權集會,紅衫軍已獲台北市府核准九月五日起天天在凱道集會遊行,郝市長更初步核准九月九日、十日又要24小時集遊,他們呼籲郝市長不要做紅衫軍總指揮,馬紅聯軍停止再亂台。

總共有12個意見

  1. 匿名 @ 8/15/2007 11:19 上午

    判決再度顯示,千錯萬錯都是別人錯,都不是馬英九的錯,馬英九不沾鍋果然品質有保證!

  2. 匿名 @ 8/15/2007 3:34 下午

    「因公支用」與「公款」不一樣? 是我的國文沒學好,還是法條上另有解釋? Unbelievable!

  3. 台灣共和國愛台灣 8/15/2007 10:04 下午

    特別費是實質補貼,這樣要如何教養我們下一代,那這樣的話,余文又犯何罪,死去的齊寶徵將從地獄上來,要向馬英九索命了......

  4. 大龍峒之子 8/16/2007 1:34 上午

    其實個人倒有個小小建議。
    既然「謝蘇配」已經正式成形。
    而文宣上何不對外以謝“長”廷的「長」字、
    輔以蘇「貞」昌的「貞」字。

    以取「長貞」二字 ( 諧音:「長征」。)

    既響亮又好記。

    從這次馬英九獲判無罪就可知道泛籃軍公教有多強勢與蠻橫。

    而蘇謝的「長征」配~~~~~

    意指我們就是像是一群擁有當年不服中國國民黨暴政下卻永
    遠被壓不垮的中國工農紅反抗軍般!!

    當然,咱絕不是共產黨;但是反貪腐極權打垮國民黨的心志
    卻是有志一同!!

    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5. Sernggi @ 8/16/2007 8:49 上午

    記得馬英九曾說,明年他沒選上,就是人民給他的審判。這句話應該還不致於翻供吧!法庭判決只是人民審判的前奏曲而已。凝聚泛綠爭取中間偏綠的選票,就能伏馬了。不要氣餒,加油。

  6. Kai H 8/16/2007 1:32 下午

    誰說國民黨沒有本土化?

    身在國外攻讀博士的我,以為可以暫離台灣自2000年以來的政治紛擾,沒想到最近的馬英九特別費一審宣判出爐之後,所造成的震盪竟連遠在美東的我也感受到其威力。看到馬先生在宣判出爐之後的記者會上,道貌岸然地訴求紛擾到此為止,他一個人要替六千多位的公務人員背起這樣的十字架,套用一句去年紅衫軍亂竄台北街頭巷尾時,馬先生對於記者的回答: 我馬英九何德何能啊!是啊,你德不算高(特支費挪用生活費、積欠中央健保費用、東興大樓與林重威國賠之訴訟),能亦不足(納利風災、SARS和平醫院、小巨蛋、貓懶),但卻有一大串的復辟勢力視你為救世主,竟然連這樣子的判決書都寫得出來,真是應驗了“你們敢判,我們真的不敢看”。

    不過在整個記者會上,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馬先生引述下鄉長住long stay,有位農民給予他的鼓勵的話: 田螺含水過冬。他說: 這半年來的日子,儘管我悲憤莫名,我還是堅信自己清白,『田螺含水過冬』,代表一種忍辱負重意思。 我想此話一出,眾人瞠然語塞,誰說馬英九沒有努力本土化的,竟然找來一句台灣俗諺來讓博得眾人的同情,乍聽之下,我想很多人都被他那“誠懇“的眼神所迷惑了。但是『田螺含水過冬』,真的是代表一種忍辱負重的意思?我想馬先生的 long stay找錯對象了,對方誤以為『田螺含水過冬』是句打氣話,其實更加印證了國民黨以及馬先生的外來政權說。我想你去問上過國中生物食物鏈那一章的小朋友,田螺在生態系中扮演何種角色,我想大部分的小朋友都會跟你講,田螺以水中腐爛的葉子為食物,他們的存在可讓水質不易腐壞,防止優氧化,是水域生態系中重要的清除者。然而,課本裡面也都有提到福壽螺的問題,住過鄉下的人都知道,現在危害農作物最甚的病蟲害之一,就是福壽螺。福壽螺喜好取食植物的幼嫩部位。水稻插秧後14天內為主要受害時期;茭白筍則於移植初期及春筍採收後的再分蘗期受害最為嚴重;芋則於生育前期較為嚴重。民國68年自南美洲阿根廷引進台灣養殖,因市場反應不佳而棄養(註一)。福壽螺雖為外來物種,但其適應能力超強,因為與本土水生螺類在生態系中的生態棲位(niche)相同,進而壓縮本土水生螺類的生存空間,因此現在台灣各鄉村稻田溝渠內,幾乎已經看不到本土田螺。福壽螺遇休耕或乾旱時緊閉殼蓋,靜止不動至少達可三個月以上。我想這就是馬先生口中的『含水過冬』的時期。的確,對於福壽螺這種外來物種兼農作物害蟲而言,含水過冬確實是”忍辱負重”,等待來年春耕,再度展開其驚人的生殖能力(復辟),撲天蓋地,來勢洶洶。然而對於本土本土原生種,生存空間被打壓,甚至有滅種之虞,另外對於農作物的為害,更是讓農民損失慘重。更加令人吐血的是早期使用的三苯醋錫來防治福壽螺(註二),該農藥雖然便宜,但是對使用者皮膚刺激性強,對農民有健康之虞,對水中動物具有劇毒,讓農田生態更加失衡,於是在消滅外來種的戰爭之中,也自傷了我們的美麗的母親,台灣。然而,原本叫做 Pomacea canaliculata的螺類,因為取了個好名福壽螺,果真“螺如其名“,福如東海壽比南山,世世代代危害台灣近半個世紀。

    寫到此,我想各位應能自我聯想,舉一反三,這樣的慘痛的案例,不僅在台灣的生態系內存在,更是存在於台灣的政治圈中,誰是外來種,誰在危害台灣的原生種,誰在踐踏我們的母親台灣,那群人“忍辱負重“所為何來,他們真的忍辱負重了嗎?如果忍辱負重,怎麼會擋了近兩百天的總預算,如果忍辱負重,怎麼會不斷創造自肥的法案,如果忍辱負重,不斷修改對自己不利的法案,如果忍辱負重,怎麼會只為了秀政績,讓問題連連的貓纜繼續營運,如果忍辱負重,怎會將高於自己薪水的特別費當作私款放入自己的口袋而無罪,如果忍辱負重,怎麼會以藐視的態度來迴避記者的問題,如果我是該記者,我會比照顏聖冠議員的質詢而追問:我想馬先生應該是個不願強人所難的人 ,是不是啊? 馬回答: 是啊,我馬英九,一路走來,始終如一,都跟你們講我溫良恭儉讓了,當然也不會強人所難。記者: 我也跟馬先生一樣,不願強人所難,其他台的記者沒有這樣的民主素養與政治智商,所以你我也就不用強求其他台的記者會問這樣子有水準的問題。但是你要在全國的觀眾前面,以羞辱我及三立電視台的方式來迴避我這樣子的問題嗎?

    由『田螺含水過冬』來看,馬英九及其所屬的國民黨已經有努力的本土化,現在都懂得用台灣俗諺來博人同,因其外來,需要本土認同,所以需要本土化,我們當然樂見其本土化,但是他們的方向卻是錯的,可笑的是,馬先生的副手提出的共同市場,便如同使用三苯醋錫一般,便宜有效,短時間似乎是有效果,但是對於台灣母親的自傷之外,長期之後台灣不再是邊緣化(台灣本來就是邊緣化,因其所處地位邊緣化,才有其價值,見下文 台灣的優勢: 邊緣化),而是從民主島鏈上蒸發消失了。可笑的是馬英九及大部分國民黨人士以為講講幾台語,用用台灣的俗諺,就是本土化,殊不知俗諺也需與時具進,在福壽螺未侵入台灣生態系之前,『田螺含水過冬』或許是勉人忍辱負重,但是用在你身上,只會令人啼笑皆非,『田螺含水過冬』恰巧讓不認同台灣的的外來種現出原形。台灣人你看清楚了嗎?另外我也建議馬英九及整個國民黨都應重修現在國中的生物,加強對本土物種的了解及其如何承受外來種所造成的生存危機,但是現階段可以教你long stay 再久也學不到的土化生態教育的教材,你們卻鄙視不用,卻要特異獨行地去搞自己新的一剛一本,這樣子所為何來啊?一審無罪的判決書,更是荒唐顯露出一大群黨國忠貞份子為其復辟之路,掃除路障,手段之拙劣,實在讓人怨嘆不已。然而,台灣人,你如果就這樣子失去理性,訴諸暴力(不管是言語的或者是肢體的),反而中了他們的伎倆,你看清楚這個事件凸顯出來的真理嗎?你看清楚他們的本質了嗎?我想我本來就很清楚了,我也努力讓許多自稱為中間選民的朋友看清楚了,你們呢?



    註一: 摘錄自http://www.ag168.com/product/Cp/Niclosamide_applesnail.htm
    註二: 農委會評估後於八十六年九月底全面撤銷所有三苯醋錫之農藥許可證,依法不得製造或輸入,並自八十八年一月一日起全面禁止販賣與使用。該會歷年來宣導禁用三苯醋錫,輔導農民使用其他較為安全之藥劑,並督促縣市政府加強農藥販賣業者檢查及禁用農藥取締。

  7. 匿名 @ 8/16/2007 1:32 下午

    誰說國民黨沒有本土化?

    身在國外攻讀博士的我,以為可以暫離台灣自2000年以來的政治紛擾,沒想到最近的馬英九特別費一審宣判出爐之後,所造成的震盪竟連遠在美東的我也感受到其威力。看到馬先生在宣判出爐之後的記者會上,道貌岸然地訴求紛擾到此為止,他一個人要替六千多位的公務人員背起這樣的十字架,套用一句去年紅衫軍亂竄台北街頭巷尾時,馬先生對於記者的回答: 我馬英九何德何能啊!是啊,你德不算高(特支費挪用生活費、積欠中央健保費用、東興大樓與林重威國賠之訴訟),能亦不足(納利風災、SARS和平醫院、小巨蛋、貓懶),但卻有一大串的復辟勢力視你為救世主,竟然連這樣子的判決書都寫得出來,真是應驗了“你們敢判,我們真的不敢看”。

    不過在整個記者會上,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馬先生引述下鄉長住long stay,有位農民給予他的鼓勵的話: 田螺含水過冬。他說: 這半年來的日子,儘管我悲憤莫名,我還是堅信自己清白,『田螺含水過冬』,代表一種忍辱負重意思。 我想此話一出,眾人瞠然語塞,誰說馬英九沒有努力本土化的,竟然找來一句台灣俗諺來讓博得眾人的同情,乍聽之下,我想很多人都被他那“誠懇“的眼神所迷惑了。但是『田螺含水過冬』,真的是代表一種忍辱負重的意思?我想馬先生的 long stay找錯對象了,對方誤以為『田螺含水過冬』是句打氣話,其實更加印證了國民黨以及馬先生的外來政權說。我想你去問上過國中生物食物鏈那一章的小朋友,田螺在生態系中扮演何種角色,我想大部分的小朋友都會跟你講,田螺以水中腐爛的葉子為食物,他們的存在可讓水質不易腐壞,防止優氧化,是水域生態系中重要的清除者。然而,課本裡面也都有提到福壽螺的問題,住過鄉下的人都知道,現在危害農作物最甚的病蟲害之一,就是福壽螺。福壽螺喜好取食植物的幼嫩部位。水稻插秧後14天內為主要受害時期;茭白筍則於移植初期及春筍採收後的再分蘗期受害最為嚴重;芋則於生育前期較為嚴重。民國68年自南美洲阿根廷引進台灣養殖,因市場反應不佳而棄養(註一)。福壽螺雖為外來物種,但其適應能力超強,因為與本土水生螺類在生態系中的生態棲位(niche)相同,進而壓縮本土水生螺類的生存空間,因此現在台灣各鄉村稻田溝渠內,幾乎已經看不到本土田螺。福壽螺遇休耕或乾旱時緊閉殼蓋,靜止不動至少達可三個月以上。我想這就是馬先生口中的『含水過冬』的時期。的確,對於福壽螺這種外來物種兼農作物害蟲而言,含水過冬確實是”忍辱負重”,等待來年春耕,再度展開其驚人的生殖能力(復辟),撲天蓋地,來勢洶洶。然而對於本土本土原生種,生存空間被打壓,甚至有滅種之虞,另外對於農作物的為害,更是讓農民損失慘重。更加令人吐血的是早期使用的三苯醋錫來防治福壽螺(註二),該農藥雖然便宜,但是對使用者皮膚刺激性強,對農民有健康之虞,對水中動物具有劇毒,讓農田生態更加失衡,於是在消滅外來種的戰爭之中,也自傷了我們的美麗的母親,台灣。然而,原本叫做 Pomacea canaliculata的螺類,因為取了個好名福壽螺,果真“螺如其名“,福如東海壽比南山,世世代代危害台灣近半個世紀。

    寫到此,我想各位應能自我聯想,舉一反三,這樣的慘痛的案例,不僅在台灣的生態系內存在,更是存在於台灣的政治圈中,誰是外來種,誰在危害台灣的原生種,誰在踐踏我們的母親台灣,那群人“忍辱負重“所為何來,他們真的忍辱負重了嗎?如果忍辱負重,怎麼會擋了近兩百天的總預算,如果忍辱負重,怎麼會不斷創造自肥的法案,如果忍辱負重,不斷修改對自己不利的法案,如果忍辱負重,怎麼會只為了秀政績,讓問題連連的貓纜繼續營運,如果忍辱負重,怎會將高於自己薪水的特別費當作私款放入自己的口袋而無罪,如果忍辱負重,怎麼會以藐視的態度來迴避記者的問題,如果我是該記者,我會比照顏聖冠議員的質詢而追問:我想馬先生應該是個不願強人所難的人 ,是不是啊? 馬回答: 是啊,我馬英九,一路走來,始終如一,都跟你們講我溫良恭儉讓了,當然也不會強人所難。記者: 我也跟馬先生一樣,不願強人所難,其他台的記者沒有這樣的民主素養與政治智商,所以你我也就不用強求其他台的記者會問這樣子有水準的問題。但是你要在全國的觀眾前面,以羞辱我及三立電視台的方式來迴避我這樣子的問題嗎?

    由『田螺含水過冬』來看,馬英九及其所屬的國民黨已經有努力的本土化,現在都懂得用台灣俗諺來博人同,因其外來,需要本土認同,所以需要本土化,我們當然樂見其本土化,但是他們的方向卻是錯的,可笑的是,馬先生的副手提出的共同市場,便如同使用三苯醋錫一般,便宜有效,短時間似乎是有效果,但是對於台灣母親的自傷之外,長期之後台灣不再是邊緣化(台灣本來就是邊緣化,因其所處地位邊緣化,才有其價值,見下文 台灣的優勢: 邊緣化),而是從民主島鏈上蒸發消失了。可笑的是馬英九及大部分國民黨人士以為講講幾台語,用用台灣的俗諺,就是本土化,殊不知俗諺也需與時具進,在福壽螺未侵入台灣生態系之前,『田螺含水過冬』或許是勉人忍辱負重,但是用在你身上,只會令人啼笑皆非,『田螺含水過冬』恰巧讓不認同台灣的的外來種現出原形。台灣人你看清楚了嗎?另外我也建議馬英九及整個國民黨都應重修現在國中的生物,加強對本土物種的了解及其如何承受外來種所造成的生存危機,但是現階段可以教你long stay 再久也學不到的土化生態教育的教材,你們卻鄙視不用,卻要特異獨行地去搞自己新的一剛一本,這樣子所為何來啊?一審無罪的判決書,更是荒唐顯露出一大群黨國忠貞份子為其復辟之路,掃除路障,手段之拙劣,實在讓人怨嘆不已。然而,台灣人,你如果就這樣子失去理性,訴諸暴力(不管是言語的或者是肢體的),反而中了他們的伎倆,你看清楚這個事件凸顯出來的真理嗎?你看清楚他們的本質了嗎?我想我本來就很清楚了,我也努力讓許多自稱為中間選民的朋友看清楚了,你們呢?



    註一: 摘錄自http://www.ag168.com/product/Cp/Niclosamide_applesnail.htm
    註二: 農委會評估後於八十六年九月底全面撤銷所有三苯醋錫之農藥許可證,依法不得製造或輸入,並自八十八年一月一日起全面禁止販賣與使用。該會歷年來宣導禁用三苯醋錫,輔導農民使用其他較為安全之藥劑,並督促縣市政府加強農藥販賣業者檢查及禁用農藥取締。

  8. 元洽 8/16/2007 9:00 下午

    胡秘書長於2007/08/16 02:30回覆
    馬英九說「田螺含水過冬」形容他半年來忍辱負重的悲憤心情。
    台灣人會曉「田螺含水會過冬」人生做人兮道理
    馬英九是『浮在水面昔一粒田螺殼』--牝馬不能為首

  9. 匿名 @ 8/17/2007 1:06 上午

    一粒田螺煮九碗湯,三粒煮一水缸,澎風水蛙馬淫九

  10. 匿名 @ 8/19/2007 4:41 下午

    外來中国黨,講話全膨風!一年準備,二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
    三民主義欲甲中国統!欺騙咱台灣,拍人喝救人,hau-siau講規套,見肖面未紅!2008好好甲以送葬!台語文

  11. 匿名 @ 8/21/2007 1:00 下午

    蘇軾《江城子》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江城子》
    十年內外兩茫茫!復說謊,自狂妄。迷惑東瀛,無恥話夜郎。縱使相逢應打量,賣國虜,笑顏狼。 
    夜來幽夢忽還鄉,共青裝,襯新妝,特首無虞,落袋萬千鋃。料得明年歸法網,庶民樂,馬僮慌。

    PS "迷惑" 日語有"惹麻煩"的意思

  12. 匿名 @ 8/21/2007 11:52 下午

    乾脆說黨產也是實質補貼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