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7-08-09

點仔膠,黏到腳…我懷疑全台北市的柏油路都偷工減料!



深夜細細翻閱檢察官對台北市養工處的起訴書,一一統計已被抽查證實有問題的道路,遍及了內湖、文山、大安、中山、信義…各區。
以下是我初步統計到一半的數字


92年第二標:忠孝東路五段、松信路、莊敬路等
92年第六標:安和路二段13號前、復興南路一段
92年第八標:金華街、金山南路郵局前
92年第九標:光復南路、長安西路93號前
92年第十標:舊宗路、重陽路32號邊、環山路一段35號前、舊宗路近新湖一路


93年第四標:研究院路二段
內湖六期工程:瑞光路(298號前不到五公分,下面是碎石非含瀝青碎石)、基湖路
93年第七標:華納威秀旁近松壽路道路
93年第八標:農安街、仁愛路四段(祥恩公司只做不到五公分,設計應為廿公分)、安和路、天津街旁地下停車場入口、中山地下街的中山北路、市民大道
93年第十標:萬芳路


94年第一標:秀明路(三峽公司,廿公分只做不到五公分)
94年第五標:新湖三路、行善路(廿公分不到五公分,81號前孔徑為7.5公分,卻偽記為十公分 )、民善街口地下停車場前
94年第七標:忠孝東路六段、木柵路四段、五段(上泰公司,半年裂,做點厚22.6公分,實際不達5公分,路面下的路基碎石可以看到)、北安路、東興街口、深坑幹113號前

總共有7個意見

  1. 匿名 @ 8/10/2007 2:57 下午

    台北市身為首善之區,道路不平的狀況跟其他非直轄市差不了多少,承德路、長安西路、杭州南路等等,簡直慘不忍睹,既然這樣乾脆把統籌分配款改為所有縣市一起均分算了,給台北市政府這麼多錢幹嘛,效率又沒有比較好。
    余晏姐加油~繼續替市民監督郝無能市府團隊
    葉小編

  2. blisa @ 8/11/2007 1:02 下午

    余晏
    辛苦妳了
    謝謝喔!

  3. 江氏家族 一同 @ 8/13/2007 8:39 下午

    簡議員:
    您好!
    我們是江柯木金的家屬,感謝您百忙之中撥空來上香,謝謝您!

  4. liau 8/14/2007 3:34 下午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feb/14/today-fo8.htm

    陳瑞仁喻馬 像偷東西不戴手套
    特別費案辦下去 不會血流成河

    〔記者林慶川/台北報導〕馬英九特別費案偵結,馬被起訴,陳瑞仁昨天指出,首長特別費案,每個案子情況不一樣,「辦下去,不會血流成河」。

    陳瑞仁指出,目前查黑中心還有幾件特別費案,偵查方向與偵查步驟都已經出來了,全國有六千個首長,但有的人的特別費,每個月只有一、兩萬元,「只要有支出,基本上,我們都認定是特別費支出」。

    陳瑞仁坦言,馬英九被起訴,有一部分原因,就是特別費領了,卻不用;另外,十七萬元特別費沒有用,也全領走,納為己有,「有些首長,特別費若有十七萬元,每個月只領七、八萬元的也有」。

    對於外界質疑,馬英九的特別費匯入帳戶內,沒有刻意挪走,才會被起訴,反觀,國務費案,則是現金領走,根本沒法查。

    陳瑞仁則說,國務費案,有查過,但清查時,因是領取現金,有「斷點」,這是「證據上的不公平,不是辦案上的不公平」,馬英九這種情況,就像是偷東西不戴手套,騎贓車不拆下車牌的小偷。

    陳瑞仁說,此名小偷可能會辯稱,我沒有偷竊的意思,否則,怎麼會笨到不拆車牌、不戴上手套,但實際上,他的行為還是小偷。

    對於日後最高檢特偵組成立後,若對特別費案的偵辦標準與見解與馬英九案不同,查黑中心會有何看法?陳瑞仁說,會起訴馬英九,就是確信會判有罪,不過,會尊重法院的判決。

  5. 匿名 @ 8/19/2007 2:06 下午

    木柵路一段自從進行衛生下水道工程後,路面竟出現數個直徑超過兩米的人孔蓋,且高出路面最少10公分,對用路人來說非常危險。每每經過該路段這就是每年分配到一千四百億的台北市所做出來的品質。真是令人寒心...

  6. 無奈的台灣人 @ 8/22/2007 2:53 下午

    家父說:“二十多年前(約1983年)到日本時,他們當時的柏油路比台北市現在鋪的路還要好”

    自己4年前(2003年)去日本,發現他們鄉下的柏油路比我住家附近(台北市大安區)的還平;一般都市的路面,差不多是台灣國道3號的水準。

    一個連柏油路都鋪不好的政府.真的是無能!

  7. 匿名 @ 12/17/2007 11:09 下午

    發生瀝青弊案的養工處處長羅俊昇,在發生弊案後竟然還升上工務局副局長一位,天啊這個社會還有公理嗎??
    養工處在九十到九十六年間剛好都是這位羅處長在當全臺北市道路維護的最高首長,竟然讓包商偷工減料了六年都不知道,還有臉升官,請簡委員要求他下台,並移送公懲會懲戒,以謝臺北市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