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8-12-05

從言論自由談台灣人權


從言論自由看台灣的人權(余晏6日演講報告內容)

一、前言

短短一個月內,從法國的國際人權聯盟(FIDH)、美國「自由之家」到位於英國的國際特赦組織紛紛關切台灣人權問題,此刻政府竟又干預宗教自由,公開宣布將宗教領袖達賴喇嘛視為不歡迎來台的「黑名單」。這顯示島內各面向的人權已遭限縮,民主嚴重倒退,言論自由限縮,而且退步嚴重到不分國界受到關切,顯示在各項指標上。

《世界人權宣言》的序言強調的普世價值是:「一個人人享有言論和信仰自由並免予恐懼和匱乏的世界的來臨,已被宣佈為普遍人民的最高願望…。」本文將從我長期關切的言論自由切入,試從政府部門對於媒介的控制、以及編輯室裡的新聞控制等面向來談,分析台灣言論市場裡因為國家認同所產生的「媒介內戰」情況。台灣媒介不只評論兩極化,更已違反新聞原則,連新聞內容也選擇不同的國家認同及立場,逐步失去新聞專業及原則。

另一方面,《世界人權宣言》第9條在人身自由上強調:「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補、拘禁或放逐。」第19條的言論自由指出:「人人有權享受主張和發表意見的自由;此項權利包括持有主張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過任何媒介和不論國界尋求、接受和傳遞消息和思想的自由。」第20條第一項:「人人有權享有和平集會和結社的自由。」由於這一個月以來,基於我民意代表的角色,這一個月內我正巧受理了十餘起民眾、市民的人身自由、言論表達自由受到警方限縮的實際個案,第二部份的文內則從幾個面向一談人民言論自由遭限縮的部份。

台灣這些年來已在國際建立一個進步的、自由、多面向的島嶼國家面貌,有別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國際人權指標的落後,台灣最可貴的資產不只在於中小企業的靈活,不只在於人民的勤奮,台灣最可貴的資產在於台灣人總能選擇「進步的價值」前進,我們所引以為傲的進步價值在於我們的自由、民主、與人權,這些都是海峽彼岸的中國所望塵莫及。

《中華民國憲法》第8條第一項對於人身自由強調:「人民身體之自由應予保障。除現行犯之逮捕由法律另定外,非經司法或警察機關依法定程序,不得逮捕拘禁。非由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罰。非依法定程序之逮捕、拘禁、審問、處罰,得拒絕之。」第11條也保障言論自由:「人民有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第14條:「人民有集會及結社之自由。」這些憲法條文與《世界人權宣言》所談的內容一致,過去對台灣人來說更是像「呼吸空氣」一樣自然。

但是,這自由的空氣突然從2008年11月起,我們原本以為必然的空氣突然被抽離成彷彿真空,以為必然享有的自由人權的空氣被國家機器限縮吸空了,所以我們必須重新翻出了《世界人權宣言》或《中華民國憲法》、甚至《警察法》、《集會遊行法》、《警察職權行使條例》…,此刻才發現台灣的民主、人權、言論自由的根基如此薄弱,前輩們數十年來血汗性命與坐牢換取的自由的空氣,可以在一個月內全部消失重來。而當自由的空氣突然被抽空時,才猛然驚覺失去言論自由及民主人權時,竟有如失去空氣般無法生存。

今天在場已有多位律師、法界人士從法律層面一談人權,因此,我要從過去十餘年的媒介經歷一談言論自由對於人權的影響。公部門對媒介的控制加強、置入性行銷、NCC的罰單,以及媒介內組織控制兩面向來談言論自由的限縮。

另一方面,基於我現在的民意代表角色,依我的職權從行政部門體系裡面取得的一些公部門的文件資料,我也要從個案及與公部門的公文來談人身自由遭限縮時,政府部門裡面科層組織官官相護,導致裡面出現了集體偏見與盲點,使得政府人員成為違法的主體。而這一點與媒介內部的偏見所形成的「媒介內戰」情況雷同,可視為文官體系的倒退與偏見。

其實,台灣社會不只因為認同而出現媒介內戰狀態,司法裡的偏見也導致「司法內戰」情況惡化。加上從中央到地方執政與議會都是一黨獨大,各級議會已出現無效監督,這點從人民失業率攀升,但中央預算高達1.8兆,北市預算達1700餘億元成長18%,但各級議會無力糾正這種窮人民富政府的荒唐行為可見一般。在此同時,中國以大量資金介入台灣媒介、經濟…等各系統,導致台灣社會裡的主控意識形態與對對抗意識型態在社會不斷衝擊擺盪,媒介、司法、文化、文官體系就像沙漏轉向,從上面漏到下面,再隨著政治及國家認同轉來轉去。媒介、政府、文化等體系透過商業機制優勢族群論述轉向、再隨中國霸權論述與台灣主權論述擺盪,台灣人民像是沙漏之中的細小沙子,在各個霸權間不斷被轉來轉去震盪之中。

此刻的台灣不只處於人權、言論、自由的關鍵時刻,更是台灣歷史抉擇關卡,這一切都考驗著我們對進步觀念堅持程度。唯有站穩對於言論、人權、自由的堅持,我們這一代才能能無愧於前人,讓美麗的台灣不致倒退。


二、媒體言論自由的限縮

(一) 國家機器的限制
1、 國民黨廣告量上半年成第13大廣告主:根據台灣尼爾森(Nielsen)公司的媒體廣告調查結果,今年上半年在立委、總統大選競選廣告的挹注下,電視、報紙、雜誌、廣播、戶外媒體等五大媒體廣告量達約222億元,較去年同期微增1%,是五年來首度呈現正成長。其中,國民黨中央的廣告(不含參選人競選總部和個人自行刊播的廣告),一至六月廣告金額達1.64億元,較去年同期的733萬元大增約21倍,廣告量排名並一舉躍升為第 13大廣告主。在資本主義市場新聞學裡面,廣告主本來就是大爺,沒有人敢得罪大爺,現在,光是從廣告購買商的公開數字裡,kmt黨中央已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誠如《廣電資本運動的政治經濟學》以前分析媒介問題所說的:「以前我們批判黨國資本主義,背倚原型是資本主義的自由市場意識形態,對準黨國而作戰,然而,資本主難道不是問題嗎」(頁59~60,馮建三,廣電資本運動的政治經濟學),但是,現在再來看,資本積累的動力早已透過政商利益主宰,新聞報導化作了意識形態。如同當年Waterman的預言,閱聽人偏向消費大量同質化、娛樂性的節目,而不是能夠刺激他們與聞的公共事務訊息(馮建三,頁57),這樣的機制及社會環境下,閱聽人已變成「影像文化消費的貧窮者」。

2、政府買新聞的置入性行銷:
例如下表是北市三支廣告的費用,而這些廣告費用只是台北市政府下給媒體的鳳毛麟角,接續的各台各有專案。

如下圖是聯藝製作公司取得台北市政府的廣告預算費用,聯藝八實就是TVBS電視台,在單次活動裡面就拿到了3650萬元的台北市的活動經費,裡面的合約有聲明必須要達成多少則新聞及曝光。




文中還安排上海、香港、日本、韓國等國外媒體記者來台參訪,而且承諾一定會讓各電視台要曝光240則新聞以上,平面媒體120則以上。

公文並強調會「提振商機」!當kmt的黨,結合了prc的中國,再結合了「資本主義」之後,21世紀的我們所面臨的是「新黨國資本主義」的媒介,他們在公開帳面上已成為第13大電視廣告主,其他不在帳面的數字更不知道多嚇人。我看到年代much台幫台北市長郝龍斌做了半小時強調他市政做得多好的新聞節目,一周前我看到中天綜合台為台北縣長周錫瑋做了半小時的淡水河清了多乾淨的新聞節目,再加上捷運一路過來的各式洗腦式文宣品,兩位勞萊哈台在畫面裡真是英姿煥發。。


又例如大工商資本家可以透過政論節目主持人,花大量資本宣傳政府即將為富人減了多少的稅,再動用平面媒體宣揚這是為了國家好而不只是為了有錢人好,這又是典型的新黨國資本主義的文宣洗腦。

3、NCC是否成新警總?
NCC最近向各電視新聞台及廣播電台廣下罰單,有一電台在訪問完陳水扁前總統之後,收到十七張廣告罰單只好全力申訴。其他如各電視台動輒收到百萬元罰單,叫苦連天。如果在收到ncc的百萬罰單當天,新聞台接到政府官員的關切新聞、評論的電話時,您們覺得新聞部主管會不會買單修改新聞呢?

此外,NCC才開會修正「取締非法廣播電台作業方案」,提升聯合取締小組位階,將由政務委員出任召集人,NCC擔任執行秘書。NCC說,由於非法電台不只非法使用電波所牽涉的部會多達11 個,因此有必要成立跨部會取締小組,讓各部會本於權責查處。(聯合報2008年12月3日報導)但是,ncc應該是獨立於政府之外的機關,
現在歸於政務委員下面,這樣已讓原本應獨立的ncc納入政府管理體系裡面,嚴重侵害媒介自由。

看到NCc說要把台南市議員王定宇於張銘清來台事件在電台談話以煽惑犯罪送辦,但是,紅衫軍透過廣播指揮群眾當時NCC卻說:未發現News98違法,這真是標準的一國兩制。而明年各媒體新聞台換照在即,部份監督政府的政論節目己因此要縮減假日時段,以避免內部再擔憂再收到動輙百萬元以上的NCC罰單。離譜的是,立院審查公視董事,由各政黨推舉「社會公正人士」參與,國民黨提出的「公正人士」名單是洪秀柱、李慶安、郭素春、孔文吉四名立委,請問,美國人李慶安算是台灣的公正人士嗎?洪秀柱公正嗎?過去國民黨還找一些可以控制的專業人士當「手套」,現在,連「手套」都不必了,直接找偏見立場十足的立委充數,如果要找立委來選公視董事,那麼,當時立法就直接由立院審查就好了又何必要找公正人士呢!

4、媒體編輯室偏見

日前美國在台協會邀請美國cnn資深記者黛博拉.波特(Deborah Potter)來台演講談「困難的抉擇,新聞工作秘辛」,提到了「獨立新聞工作手冊」,要求媒介必須跨電視台、平面媒體共同遵守的新聞人標準,也有面對置入行銷及商業、政治時的守則。但是,台灣呢?台灣此刻不只評論有立場,更嚴重的是,台灣的新聞竟然也不分頻道、通路出面了選擇性偏見,例如日前還出現主播在試音時痛批政治人物去吃大便的政治語言。台灣的新聞界面對資本主義的洪流與中國超限戰心理戰的金錢攻勢下,情勢份外辛苦,我們又如何能苛責下一代媒體人能不吃大便呢?

評論可以選擇藍綠,但如果愈來愈多的新聞頻道只選擇與執政者一樣立場的新聞,對於異見者、反對者的政治人物及新聞全盤篩選,這樣台灣的媒介還是反應真實,或是成為特定政治勢力的鼓吹宣傳工具?例如到了今天,不論毒奶事件或是颱風多強,多數電視台的批判重點還是在於台灣省籍的政治人物,李登輝時代這統媒是獨漏郝柏村不批,今日則不批馬,甚至進一步在新聞中強調胡錦濤鐵漢柔情,這種媒體偏見(media bias)不斷擴大渲染,在新聞內容透過編輯室的制約上下都只選取一邊意見(例如只選擇罵扁言論),比例呈現上更偏頗(例如還有新聞強調辦扁的特偵組檢察官慶啟人很會穿衣服),還有框架上偏頗(如倒扁是和平,挺扁是暴力)等,這些偏見都已到了拾手可得的情況。

主播在新聞時段公然辱罵政治人物,不論故意或疏失都可窺見這個媒體組織氣候早已形成偏見的文化,在《問題媒體》一書提到,新聞媒體本來就會有偏私報導,德國二次大戰時納粹宣傳部長戈貝爾(Josef Goebbels)所說:「人們消費的媒體訊息愈多、他們就愈不能明辨是非,也愈加支持納粹。」(頁131,Robert W. McChesney,國立編譯館、巨流,2007年)。《新聞控制與反控制》一書也提到,新人在社會化過程學習內化媒介組織的價值觀,新聞室社會化理論指出,記者為求升遷會從老闆的談話行為(如開除某職員或封殺某新聞)去揣模領會政策,再把組織政策內化為自己的價值觀,這種社會化是在潛移默化間不斷進行,記者自己未必查覺得到。(頁174,陳順孝,五南,台北,2003)

此外,部份媒體現在已是完全中資,完全中資的媒體天天對台灣政壇說三道四,,這讓我想起主播 Deborah Potter所說的:「如果你的母親對你說愛你,作為一個記者,你也必須再問確認其真實性。」Deborah Potter認為,記者本身的意見必然會影響到新聞的無私、公正與客觀,所以編輯室裡必須培訓記者有新聞檢查量表(如下圖),真實性也必須專業的把關。但是,在台灣這樣惡劣的新聞環境裡,我們已沒有專業的量尺,更欠缺有勇氣新聞前輩的肩膀。而且在制度上,台灣的記者連個工會都無法組成,當代記者成為廉價勞工,動輒裁員調線改稿。甚至有記者私下告知,原本的稿件是指「議員周威佑遭毆打左眼流血」,卻因故被改為較淡化的「議員周威佑受傷」,那麼,記者連自己的權益飯碗都朝不保夕時,又如何能對抗編輯室的編見,寫出專業的稿子及新聞影片,爭取專業?

5、網路自由竟遭管制

從yahoo遭受中國政權的干預竟然無預警刪除網友言論,到衛生局、刑事局等各單位發函要求網友刪版及提供ip,原本自由的網路現在也受到來自中國等各方政治力量的壓力。

綜上5點所述,現在,從廣告到新聞的置入行銷,到政論節目洗腦,到24小時多家新聞台的全面美化敵國,甚至還有港資媒體買下台灣頻道時段開特定政論節目,還有全中資媒體頻道三不五時強調胡錦濤愛人民,媒介美化prc、討好kmt,手拿遙控器的閱聽人們的取得資訊自由已遭限縮,做為吸收訊息端的閱聽人必須能抵抗混亂的資訊、混亂的認同價值,如此惡劣情境下,還能談論言論自由,成為擁有主體、洞悉事務的公民?


(二)人民言論自由的限縮

1、集會遊行權遭行政權干預:例如國安局長竟於11月5日舉行記者會說明之前不能核准民進黨遊行的前提及談判情況,但依照集遊法規定,集會遊行核准應由台北市警察局來決定,而且不能就內容來駁回。但是,最近從十月至今,人民的集遊權遭行政擴權干預。這也是野草莓學運的緣起。

2、意見表述權遭員警濫權侵害(詳見公文案例)
陳雲林來台期間,北市警方濫權逮捕數十名民眾,並強搶民眾表達言論,意見表述的旗幟等。甚至有人民遭受員警妨害自由、傷害罪的情況。而如內湖分局督字第09732389200號回文竟誣指路人為宣傳藏獨,而就算是宣傳藏獨,員警有什麼權限能決定路人能不能拿旗幟,不能宣傳什麼?而且中山北路從未公告為警戒管制區,員警如同戒嚴時代誣指人民為思想犯,且涉及妨害自由、傷害、搶劫等重罪,讓國際誤認台灣為警察獨裁國家,請依法公布涉案違法員警調查名單,並懲處現場指揮官。

3、司法控訴遭不公平院檢對待。待補

三、結論:

從秋天進入立冬,台北街頭的冷風如同我們的心情。人民的言論表述權、媒介接近性、媒體專業度、以及媒介的專業程度逐步漸低,相對之下,台灣的國家機器,甚至中華人民共和國對於台灣媒體的掌控度卻逐步增強。

這段時間以來,國安局介入人民集會遊行及意見表述,民主社會竟由情治機關主導接管街頭,員警竟刻意撕毀任何宣示主權的旗幟與象徵。員警被上級要求街頭濫權訊問,不記名存檔絕不放人,無限制隨意延伸「管制區」、少年網友被員警痛毆逮捕、學生靜坐遭驅離…,民調不到20%的行政院長批判反對者是「非主流民意」、「撐兩天就過去了」。而上揚唱片被消音關門更宣示台灣的民主退化進入新的分水嶺,這一件又一件反民主、反自由的離譜事情,卻從總統、閣揆、市長、警署長…沒有任何一位官僚體系站出來認錯、道歉。即便大學生被員警驅離、偷打,在冷風中靜坐等待執政黨回應,要求非常合理的集遊法改為報備制,即便有人自焚,有人病了,但政院及總統府仍是傲慢的斥之以鼻,冷言冷語揶揄學生。

在這個時刻,原本該是社會爭議仲裁者的司法機關,有備而來一路追殺綠軍政治人物,卻對於原本涉案的藍軍政治人物當庭開釋,檢調搜索還先放話給媒體,竟有電視台SNG車比檢調搜索人員事先到現場,讓司法偵察成為特定立場媒體的LIVE SHOW。

看著馬英九公開宣布不歡迎國際宗教領袖達賴喇嘛,看著國安情治檢調假國家之名,只重中華人民共和國來賓,卻不願意與在野黨、與立委議員、與學生、與台灣人對話,這樣傲慢的態度已宣示一個新的台灣歷史已然開展,台灣民主黑暗時代已誕生,言論自由已遭限縮,嚴峻挑戰橫阻在前方。這是我們過去信賴的政府與員警嗎?這還是我們所熟悉的台灣嗎?

我們這一代,原本是台灣歷史裡解禁的一代,大學時參與街頭運動,一路看著解嚴、媒體解禁、情治系統國家化、政黨輪替至今的我們這一代,原本以為社會已進步到民主、自由、法治,沒有想到,所有的倒退都在最近發生了,台灣的人權倒退到與中國接軌?我們這一代,面對台灣民主的黑暗時代,除了憤怒之外,我們只能握緊拳頭,扛起歷史的任務,向這個傲慢的政府抗議,在試鍊之中召喚出我們的新的台灣。


參考資料
一、《世界人權宣言》
二、《中華民國憲法》
三、楊雅民,〈國民黨上半年廣告量,躍居第十三大廣告主〉,自由時報2008年8月28日報導,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8/new/aug/28/today-p10.htm
四、馮建三,《廣電資本運動的政治經濟學》
五、《困難的抉擇,新聞工作秘辛》cnn資深記者黛博拉.波特(Deborah Potter)
六、《問題媒體》頁131,Robert W. McChesney,國立編譯館、巨流,2007年。
七、《新聞控制與反控制》頁174,陳順孝,五南,台北,2003

總共有3個意見

  1. 316yeswecan 12/06/2008 12:18 下午

    古老的成語「三人成虎」
    套用在現代媒體社會
    一樣是很有效

    只要花大筆的金錢
    要將一堆意志不堅定的人洗腦
    並非難事


    別一直以為自己很聰明
    自己認為對的一定是對的
    有時接收到的是被扭曲或刻意包裝的資訊
    時間將會證明一切

    天佑台灣!

  2. 天山遯 @ 12/08/2008 12:21 下午

    請問我是否可以以 Email 夾帶本文圖文的方式,將本文轉寄給身邊的朋友呢? ^^a
    (我會附上來源連結的)

  3. yuyen 3/11/2009 11:41 上午

    歡迎轉載
    余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