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7-05-29

馬郝的權力矛盾


六月酷暑,今年夏天有點反常,二二八議題竟可沿燒討論到五月,還牽連出來國民黨上海屠殺左派青年,讓塵封經年的槍決畫面在各大新聞台一再播出。今年夏天的確不一樣,從高雄將蔣介石銅像大卸八塊、中正廟更名「台灣民主紀念館」,到了六月,台北市郝團隊三天兩頭為了替蔣介石出頭要上一次新聞,相較之下,已被國民黨正式提名的馬英九卻對蔣介石議題悶不坑聲,低調到不行。為什麼呢?一個是蔣經國英文秘書,一個是蔣介石侍衛長之子,同樣吃蔣家奶水長大的,但馬英九與郝龍斌之間,今年夏天出現了政策不同、路線不同的權力矛盾與心結內鬥。

馬英九父喪時雖然三天葬父、八萬埋父、再領七十萬補助坑父,但是,馬英九面對蔣家非常孝順,過去年年都到頭寮行大跪拜禮,2006年他到頭寮時因為是國民黨主席身份而刻意不下跪,卻還是在鏡頭前落淚哽咽,站立許久後紅著眼眶說「百感交集」。這樣一個對「蔣家」念茲在茲的政治人物,但在台灣民主紀念館議題期間,馬英九卻全面迴避蔣家議題,也避免對於蔣介石功過表態,部份幕僚得知郝龍斌出手時,私下緊張萬分,甚至擔心影響選情。相較之下,台北市長郝龍斌頻頻出手,天天表態,由文化局長李永萍、勞工局長蘇盈貴輪番上場,搶攻深藍鐵票,擁抱眷村老伯伯。

一陣蔣介石功過攻防下來,藍軍支持者間傳來「馬英九太娘」、「馬英九花九百萬元鐵馬遠足去了?」、「馬英九開始只講台語,怕表態挺蔣影響選票」的質疑,郝龍斌則掙得藍軍新接班人的封號。而對於郝龍斌來說,對於「台灣民主紀念館」事件來說,內部有猶如「地下市長」的台北市文化局長李永萍衝在前方,雖然團隊其他成員在後方拉自踩煞車,但李永萍喜愛在媒體前表現,議會備詢時更屢屢搶在市長前發言,李永萍以「地下市長」之姿「率」其他局處首長赴台灣民主紀念館拆館時,雙手交叉在腰上,一付老娘在此,老蔣別怕的畫面,還在市府與議會間傳頌開來。

整體而言,因為郝龍斌上任半年,沒有具體政績,貓空纜車、淡水河整治、交通紓解…等政見都出現膠著,媒體效果反而是郝龍斌家違建就地合法、郝隨扈是用郝柏村的自家人等負面新聞。相較之下,民主紀念館地方槓上中央的新聞,反而是為一事無成的郝龍斌解套,紓解部份藍軍支持者對於郝龍斌曾進入陳水扁團隊任署長的不滿,團移總質詢時期的新聞焦點,對於郝龍斌而言,有這種地方槓上中央的新聞,遠比一事無成在議會一個局處一個局處遭檢驗來得有政治效果。

相較於郝龍斌團隊以政治目出手捍衛獨裁者,一路知法玩法濫用文化資產保存法,大打蔣家議題。馬英九團隊卸任市長半年來終於嘗到人情冷暖,黨內有王金平系統制衡,市政上有郝家班檢驗,地方派系還期待黨產關愛的眼神,這半年來終於檢驗出馬團隊的實力遠比想像中的弱。

馬英九卸任台北市長之後,他任內幾項重大爭議政策如:公車專用道、以科部經營為主的聯合醫院、圓環等市長整建、台北銀行轉賣給富邦銀行…等,逐一遭到郝龍斌推翻,公車專用道已推翻一半,但顧及馬英九的大選,多數路段的硬體建設仍不敢拆,聯合醫院雖仍名為聯合醫院,但早改為院區經營才讓醫院止血,郝龍斌一時也還不敢把院長的名稱正名回來,擔心又是另一項馬規郝不隨。貓纜原本準備早早開張,但在工程師建言下誰也不敢拿人命開玩笑,至今還在試車,還沒有讓馬英九歡歡喜喜去剪綵。馬英九的人馬為郝團隊所取代,市政上馬規郝不隨,馬的政績逐一被挑戰、推翻。

政治上面,陳水扁建立了仁愛路前進凱達格蘭大道的模式。馬英九現在全力想要挺進總統府,但國民黨內呈現了失敗主義,馬英九從人和到政績都問題重重,加入北高市長選舉,國民黨贏局玩到輸,假設馬英九2008年失利,他能像連戰一樣連選兩次嗎?或者當陳水扁、馬英九等虎字輩的這一代都將在沙灘上成為被後浪取代的前浪。那麼,2012年時,前進總統府的藍軍領導人會不會就是現在擁有首都實權的郝龍斌呢?由於馬家軍與郝團隊的目標、方向不同,雙方的權力矛盾更浮上檯面。

細數「中正紀念堂」改名為「台灣民主紀念館」一事,在中央與地方職權上,中正廟是標準的中央事務,由教育部主管,在歷史上,台灣最該討論的就是這五十年來的歷史真相,以及課本裡從來沒有教的殖民歷史,在政治上,蔣介石屠殺及白色恐怖的事情唯有愈討論才能愈清楚。遺憾的是,「中正管理中心組織條例」竟然是必須立法院通過的法令,這更是充份顯示了台灣還沒有走過獨裁者時代,仍是蔣家家天下的政治,連一個獨裁者的大墓碑都是高位階,都還無法在立法院理性討論,而這也正是台灣的悲哀,時代已經走到了21世紀,舉世對於獨裁國家、遷占者國家轉為民主社會的國家中,在在都重視轉型正義,唯有台灣仍有獨裁者培養的接班人,一個是蔣家英文秘書、一個是蔣家隨扈之子,吸吮蔣家奶水成長,至今仍在懷念蔣家獨裁時代,而讓中正廟一事成為台灣的五月笑話。

但從台灣的未來,民主社會的未來來看,郝龍斌此舉在政治上是向馬共主、馬神話的公開挑戰,在理念上是背離了民主政治再沈服於獨裁者。在蔣介石議題的表態上,國民黨或許一時之間贏了台北市的深藍選票,卻輸掉了全台灣的支持。

總共有1個意見

  1. 匿名 @ 6/02/2007 4:33 下午

    北市擬髮禁??擬復辟??

    日前中國國民黨的總統參選人馬先生接受新加坡「聯合早報」專訪時,推崇新加坡治國務實開放,是台灣未來要走的道路。

    不料才沒兩幾天就傳出了『交換學生 台灣學生獅子頭到新加坡被嫌』的消息,台北市教育局長吳清基甚至認為台灣學生很『丟國家的臉』,文中又舉了另一個例子『今年北市另一所明星高中,到北京第四中學訪問,也是因為奇裝異服,讓中國方面看了搖頭。』

    (原文網址: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4/3870263.shtml ;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4/3870297.shtml )

    台北市教育局會有這樣的發言,顯示十分認同馬先生的理念 :『新加坡與台灣比較不一樣,重心沒有放在民主化,但它專業、廉潔、有效率,值得台灣學習。』

    (原文網址: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30502+132007053000947,00.html )

    也就是說台灣要學新加坡不要這麼的自由、民主,教育部『強推』解除髮禁是錯的,讓學生很「丟國家的臉」,因此北市想走回頭路,擬髮禁復辟??

    看了這些新聞後感想是,表面上台北市政府是在呼應馬先生的治國理念,可是事實上是在告訴台灣人民,2008年中國黨若執政,勢必帶著台灣人民走回頭路,又回到威權體制的時代,台灣人民從走過二二八,走過白色恐怖,多年來苦難流血爭來的民主自由,豈可在2008年毀於一旦。

    台北市從馬前市長時代的紅衫軍亂台,到郝市長教材回復一綱一本政策,及假文資法強行拆除「國立台灣民主紀念館」布幔,現在又擬髮禁復辟???,這不就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例子嗎?

    所以台灣人民要好好看清楚中國黨的企圖,台灣人要選的是台灣總統,而不是『台灣地區領導人』, 更不是『台灣地區特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