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7-05-13

蔡瑞月舞蹈社重新開幕


用妳的身體舞動詩的行句
以妳的手與腳開出一朵一朵紅色玫瑰花
一滴一滴血一片一片花瓣在心靈的雪地上
用來溫熱用來活化我們的國度
復活死滅的人生
(摘自詩人李敏勇〈舞動的人生--紀念舞者蔡瑞月〉20070513))

中山北路的巷子裡總讓人有寧靜的感覺,走進中山北路二段四十八巷,大片草皮、籬芭上泡泡機吹著泡泡,龍眼樹圍繞日式木造屋舍。台灣現代舞之母蔡瑞月老師1953年創辦「蔡瑞月舞蹈研究社」,這裡寫下了台灣艱辛歲月中的一頁舞蹈史。站在綠草如茵的院子裡,四周的高樓名店、繁囂的城市、以及1953年至今的分秒歲月,彷彿都凝視著此刻院子中的我們。

前年此時,我曾與蔡瑞月舞蹈社的蕭渥廷老師廣播連線,談蔡瑞月的人生故事及活動種種。去年此時,我一步一步走過中山區,經過舞蹈社,還曾經天真的希望借一下整修的院子辦選舉活動。今年此時,我參與這一場舞蹈社開幕活動,遙想著1953年時的54年前,蔡瑞月老師初到這個日式建築裡,在草皮與木地板間旋轉尋找人生的答案。





原本以為是地方活動,但,有點訝異,看到阿扁總統與長仔,還有過去十餘來在各個場域認識的各方朋友,竟然在草坪上相逢。每個人的人生都是在偶然中前進吧!1937年時16歲的蔡瑞月就到日本追隨名舞蹈家石井漠學舞,隨石井漠、石井綠舞團南洋勞軍,過北越、雲南、緬甸等地演出數百場。而蔡瑞月的人生所展現的正是崇尚個人,自由主義,熱情與意志力的精神。1947年她在中山堂表演轟動一時,與詩人雷石榆成婚後因為雷石榆1949年被以匪諜罪名驅逐出境,兩人因為來不及抱兒子同行而緣斷基隆港,從此分離直到四十五年後髮已斑白才聚首,之後蔡瑞月也被送往綠島三年。

1953年起,蔡瑞月來到這中山北路開設「中華舞蹈社」,卻因為曾是政治犯備受刁難,不能出國演出,1981年官方還要求蔡瑞月退出雷石榆好友馬思聰邀約的演出,舞蹈社曾因捷運施工而將被拆除,在當時台北市長陳水扁堅持下保留,1999年在幾經爭取下蔡瑞月舞蹈社被指定為古蹟,卻立刻遭縱火焚毀,2003年才告復原,並且以委外招標的方式經營,其間委外招標的過程更一度被他人違法取得,處處黑手,每一步都是在爭取後才找到生機。此外,馬英九特別費事件發生後,2006年11月17日馬英九辦公室秘書匯款600萬元予11個公益團體,蔡瑞月文化基金會為此發出聲明感謝馬英九市長,並表示未對外透露捐款訊息。

蔡老師的人生故事處處遺憾,但她總在轉身處留下美麗背影,1994年她與分隔45年的夫婿雷石榆在中國保定車站重逢,昔日才子佳人已成老叟老嫗,人生行到八十歲,雷石榆已再婚,他倆在一同散步的十分鐘路程中唱歌隨興舞起,歲月已老又能如何?才子佳人的故事在此停格。



下午,我望著舞蹈社院裡的茂盛的龍眼樹,猜想這株大樹種下的日期可能也在數十年前,或許曾見證蔡老師年少的故事,七彩的布條在藝文界與政壇人士共同拉扯下重新開幕。回想這舞蹈社的故事,白色恐怖讓她與夫婿一生只有兩年相聚、終身別離,三年綠島生涯讓他長年被政治監視,藝術表演被長年打壓剽竊,她還曾演出「傀儡上陣」來應付當權者,晚年舞蹈社祝融再遭受政治二度傷害,直到今日,這些加害者還逍遙法外,而我只能在此遙想蔡瑞月老師的一生。

人生的故事不能重來,望著滿園的朋友以及玫瑰花、泡泡,人雖然多,但四十八巷依舊有著寧靜的氛圍,或許是舞者的步伐給我的穩定與信念吧,我相信蔡瑞月的精神終能不斷重生,時代已過去了,過去永遠無法忘記,而未來已然來臨。

總共有14個意見

  1. 匿名 @ 5/14/2007 11:04 下午

    我老了, 能看到有年輕人接棒, 很高興!
    簡小姐加油

  2. 匿名 @ 5/15/2007 9:17 上午

    李永萍與郝龍斌又在以政治侵害文化了

    中國時報 2007.05.15 
    開館儀式為謝長廷造勢 蔡瑞月基金會被警告
    陳洛薇/台北報導

    市定古蹟蔡瑞月舞蹈研究社浴火重生,前日盛大舉辦開館儀式,但主辦單位邀請陳水扁總統、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謝長廷開館,台北市長郝龍斌相當不滿,認為這項活動已超出文化範圍,將發文警告,再犯即解約。

    文化局長李永萍表示,蔡瑞月文化基金會為特定政黨造勢,已被市府列為「留校察看」,除嚴正警告要求書面說明,未來再犯立即終止契約並沒收履約保證金。

    留校察看 再犯解約

    台北市議會昨日進行市政總質詢,新黨議員李慶元針對蔡瑞月舞蹈研究社開館儀式僅邀請陳總統、謝長廷及文建會等多名中央官員,未邀請台北市長郝龍斌感到不解。

    李慶元指出,北市文化局斥資2千6百萬整修重建蔡瑞月舞蹈研究社,但開館當天卻無台北市官員主持,反倒看見前彰化縣長翁金珠的先生劉峰松(蔡瑞月文化基金會董事)公然在現場替謝長廷競選。

    更離譜的是,陳總統還在現場介紹民進黨二○○八年總統候選人謝長廷,「這到底是搞文化還是搞政治?是在為特定政黨進行政治活動嗎?」李慶元說,市府機關長期維持中立的形象都被蔡瑞月文化基金會搞壞了!

    郝龍斌批評蔡瑞月文化基金會的活動非常不妥當,當初委託經營是文化活動,這不僅不是文化活動,更嚴重未具實報告內容違反經營宗旨,將以書面嚴重警告。

    李永萍說,蔡瑞月文化基金會五月三日曾當面向她報告開館活動計畫,並邀請郝市長主持開館儀式,未料上周派人通知陳總統要來,之後即鬧失蹤,她查覺有異所以未出席,且要求相關主管都不要去,以免淪為政治背書工具。

    李永萍表示,蔡瑞月舞蹈研究社開館當天,謝長廷以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身分參與,還讓翁金珠稱讚謝為總統,並催票請在場者一定要選謝當二○○八年的總統,陳總統也介紹謝為民進黨二○○八總統候選人,這種為特定政黨造勢活動,市府完全無法接受。

  3. breezezero @ 5/15/2007 2:08 下午

    看到李永萍的發言,很想請問簡議員:台北市快進入戒嚴時期了嗎?

  4. 看不下去李慶元的小市民 @ 5/15/2007 4:48 下午

    李慶元真的很誇張ㄝ,新聞寫說,他看到開館當天劉峰松公然在現場替謝長廷競選。

    可是明明那天我帶家裡的小朋友一起去參加開館活動,只看到翁金珠在台上跟謝長廷一搭一唱,根本沒看到劉峰松。

    李慶元自己不來看開館活動,卻用這種事後清算的手法,真的很無恥。我們這麼優質的台北市怎麼會選出這種市議員?!

    星期天的開館活動真的很棒,我們家小朋友都一直吵著以後還要再去舞蹈社看演出、聽唱歌。李慶元這樣三番兩次找蔡瑞月舞蹈研究社的麻煩,他到底有何居心?請簡委員能在議會質詢時幫舞蹈社說說話、幫我們這些小市民表達心聲。

  5. 簡余晏 5/15/2007 8:45 下午

    今天是很難熬的一天,因為怎麼做怎麼聲援都無法幫忙蔡瑞月舞蹈社。

    郝團隊與文化局已形同21世紀的新警總,捍衛中正廟圍牆,捍衛蔣臭頭的草山行館,但對蔡瑞月舞蹈研究社以一句話來政治迫害。我想,蔡瑞月老師站在天上,可能也會搖頭歎息:彷彿是她年輕時被送進綠島前夕的氛圍。

    今天難熬的是,我出手能做什麼嗎?藝文界的生存之道是絕不可得罪當道,我調出了蔡瑞月舞蹈社與文化局的契約,比較文化局對南方朔主導的當代藝術館與蔡瑞月舞蹈社之不同態度,找了數位朋友研究可行之道,但,不論我如何做,實質上,都難以抵擋舞蹈社繼續被郝團隊欺侮。

    蔡瑞月舞蹈社可能早已習慣了,面對老蔣、小蔣、警總、馬團隊到現在的文化局小警總,只捍衛威權者、威脅非藍軍者。我曾想過以記者會、提案、會勘、爭取預算等方式,但,這些動作可能反而都會再害舞蹈社被文化局以欲加之罪繼續羅織。

    這就是21世紀的台北城嗎?

  6. breezezero @ 5/15/2007 9:19 下午

    報告簡議員:

    想到唯一能幫蔡瑞月基金會的忙的方法只有緊盯著李永萍跟台北市文化局,看看他們有無作出違法的事,這樣才能讓李永萍無法為所欲為。

  7. breezezero @ 5/15/2007 10:47 下午

    簡議員:

    李永萍在華山藝文特區ROT案中,是否有賤租給自己的中華民國藝術文化環境改造協會?

    能否請簡議員查一下?

  8. jessie 5/16/2007 1:24 上午

    一早看到這則新聞時,整天心情盪到谷底。
    我不知道這些人存著什麼樣的心態?面對著這群為藝術文化工作默默在付出的人,他們不給予支持援助就算了,居然還刻意製造機會打壓。
    一直以來,我看到舞蹈社一小步一小步的單打獨鬥,只為了保存這具有歷史意義的藝術文化,他們給予的不只是舞蹈而已,而是有著對台灣更深更深的愛。
    在那些人眼裡,除了政治以外他們還擁有什麼?能有什麼?
    我想,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給舞蹈社支持,用任何方式,一句話、一封信、一個擁抱......讓舞蹈社知道他們並不孤單。
    親愛的台灣朋友們,用我們自己的力量一起捍衛舞蹈社,別讓這些人得逞欺壓舞蹈社。
    簡議員,加油!台灣人加油!蔡瑞月舞蹈社加油!!

  9. 匿名 @ 5/16/2007 1:50 上午

    蔡瑞月被國民黨迫害
    舞蹈社被民進黨指定為古蹟
    無論是誰
    都會邀請朋友民進黨
    不歡迎仇人國民黨吧

  10. 【馬姓公務員】破壞古蹟,【加重罰則二分之一,絕不寬貸。】 @ 5/16/2007 2:56 上午

    為防【中正廟】更名【民主館】

    【北市府近日加強巡察,市長郝龍斌撂話:任何公務員破壞古蹟的行為,依法逮捕,加重罰則二分之一,絕不寬貸。】

    【文化局李永萍指出,目前更換琉璃瓦,屬修復工程而非破壞古蹟主體。】

    1.拆換招牌也【非破壞古蹟主體。】

    2.請調查歷來【馬姓公務員】揭牌掛牌等行為,並【加重罰則二分之一,絕不寬貸。】

  11. 匿名 @ 5/18/2007 12:24 上午

    請問余小姐,第一張照片上面的右邊的男性是誰?有點像楊文嘉又不太像!!!!

  12. blahblah 5/18/2007 4:43 下午

    簡余晏議員您好,

    是否有合約的全文可以看呢?

    另外,是否請您百忙之中抽空調查一下一些有趣但被媒體冷處理的案件?例如:

    1. 台北市垃圾袋供應商有傳是馬以南所經營或與其關係密切。

    2. 最近台北市街頭又在換裝更小的垃圾桶,原本的小口垃圾桶明明沒裝多久啊。

    3. 中正區之兩家有線電視業者聯維及寶福就我所查知之結果,其網站伺服器為同一部機器,很有可能為同一集團所開設。其他區不知是否有此狀況就不得而知。

    以上第三點曾洽詢中正萬華區某議員,但未獲回覆。

    希望簡議員可以抽空調查一下,把馬市府一路傳承下來髒污的一部份翻出來曬曬太陽。

    謝謝

  13. 小市民 @ 5/20/2007 9:40 上午

    簡委員,

    是否可以勾勒出有關台北市政府委外單位的人事關係圖?市府對全民的文化事業,在委外或聘任一些專業委員上,變相成豢養、圖利某些固定人士?朝這方面揭露、質詢?

    像台北市文化基金會目前是王杏慶擔任董事長,而他目前也是當代藝術基金會的專業董事。

    另外,臭頭廟改名為台灣民主紀念館,李永萍威嚇說5月底要開審查會、讓臭頭廟就地合法為古蹟的後續會議。請您緊盯後續變化,讓李永萍他們不能用知法玩法的手段得逞。

  14. 匿名 @ 5/21/2007 11:50 上午

    花61億徵收松山機場週邊土地,說是為了飛安著想,絕對不是為了三通做準備有誰會相信?請別再自欺欺人了,松山機場已經在市區幾十年了,為何到現在才要說是為了飛安才須徵收,之前不是一直討論要遷移松山機場,那乾脆將這61億先留著,等到時候真要遷移時只要在加一些遷移費用就行了,何必花兩次納稅人的辛苦錢,松山機場本來就不應該在台北市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