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10-09-28

綠色短評/別人的錢開味痛,花博欠缺的是中心思想!


「花博的花不漂亮,是因為花買得太便宜!」所謂「花博體檢顧問團」賴士葆提出的花博「大」問題,竟是嫌花卉博覽會花的錢太少,花博動支市府及中央補助預算百餘億元,95.12億元在展館整建買花等,民間贊助13億,其他局處配合款24.8億元,中央補助101到102年6.63億等,加上後續金額已近150億元,這樣的花費如果還算「花得太少」,那麼,花博究竟花掉納稅人多少辛苦錢呢?市府官員所謂「空心菜在國際花博裡就是藝術品」、「花錢花得太少」、「花博不是花市,價格不是價值」…,這類說法都是別人的錢開昧痛,更是食米毋知米價!

親自去花博展場走一趟,很多人也會覺得不夠精采,問題不在金額大小,根本原因是台北市舉辦博覽會的中心思想是什麼?中央政府補助台北花博的理由是「適逢中華民國建國100週年」,郝龍斌也再三強調:「很多國家都藉辦博覽會慶祝國家生日,花博為中華民國建國百年慶生別具意義。」但類似這樣以百餘億元來做為一項「國家儀式」,其實只是好大喜功的一項權力運作!如班乃迪克Burton Benedict在《世界博覽會的人類學》(The Anthropology of World's Fairs)一書中,主張萬國博覽會是人類學意義上所稱的「儀禮」ritral之類的場域,「萬國博覽會使得任何種類的權力關係--無論已存在、還是正追求的都被視為一連串盛大儀禮之一。」這是優越地位的競技者交戰場,競技者逞盡所能利用各種象徵要壓制其他競技者(頁260,博覽會的政治學,吉見俊栽著,蘇碩斌等譯,群學出版,台北:2010五月)。

再看中央補助給台北市府的補助項目,農委會強調這是因為花博為建國 100 年旗艦活動之一,補助達39億元,事實上中華民國雖然開國百年、卻也流亡六十載,若要論述台灣的國家定位及族裔流亡,花百餘億元卻只為了 一項好大喜功的儀式,這種做法如同北韓的閱兵儀式一般,試問,這筆錢如能挪來改善人民生活該有多好?!

再看看郝市府最常強調的花博的目的,他一再說希望藉花博帶來百億商機,保守估計花博帶給台灣商機台幣117億元,可帶動台灣花卉、觀光旅遊、餐飲、生技等相關產業繁榮,對振興台灣經濟幫助極大。如果賺錢是辦花博的目的,那麼,動支了近150億元的經費,預估只能帶來117億元商機,而且所謂的商機也還只是空中畫餅、根本是畫山畫水不值得圓仔花一朵!

再比較1970年時日本的「大阪萬國博覽會」,四十年前這場活動動員了超過半數的日本人進到會場,積極成為參頓者,其中很多是透過組織性動員而來,日本當年動員國鐵、農協、及學校,以及旅行業者構成制度性動員系統。例如富山縣農協將該縣十萬農業人口中的六萬五千人送到萬國博覽會,其中某一町,當地有力人士甚至在車站舉辦萬博歡送會激勵士氣,簡直就像戰爭時觀送士兵出征的景象。等同於台灣的教育部的日本「文部省」當年也指示教師儘可能帶學生到大阪萬博教學,而且規定教師參加萬博的旅行活動視為「研修」而不是休假(頁225,博覽會的政治學,吉見俊栽著,蘇碩斌等譯,群學出版,台北:2010)。學校的修學旅行很多安排參觀花博沒想到21世紀的花博仍在重蹈四十年前宣揚國威式的博覽會,國家機器變成了博覽會的組織動員最重要的機制!大批學生被動員跳花博舞,把花博列為校外教學場域,公務員、大型企業被逼迫集體買花博票來充場面,甚至大批的社區媽媽、學校學生被要求來參加花博的「展演」,參與花博、表演、言說變成一場如同選舉的全民運動。四十年前以國家機器動員的博覽會竟然與今天的台北花博這麼雷同!

這場花博砍掉百棵樹木,拆掉不夠好看的人民房子變成「迎賓大道」,再封掉人民常用的濱江街及快速路,斥資百餘億元來種六期草花,並且發包千餘萬元買塑膠花蓋住不夠好看的中山橋遺址,把防汌河濱公園改用途…,這些都不是一般強調人與自然及環保的花卉博覽會的精神,當郝團隊的顧問團也出來嫌花博不夠好看時,我們想問的是:台灣人辦花博的中心思想究竟是什麼?

總共有5個意見

  1. 2m @ 9/29/2010 9:25 上午

    花博"體檢"顧問團?顧誰的問?你我嗎?才不!看著,這只是煙霧彈,而且不會僅此。

  2. 我心飛翔 10/01/2010 12:29 上午

    啥體檢?有驗肝指數嗎?

  3. 匿名 @ 10/05/2010 12:49 上午

    簡議員: 妳好! 講到中古胎(車輪)違法販售.我們新生北路二段147巷與149巷口就有二家中古胎行除了無規販賣外.,也長期占用不到1米半人行道與紅線區修換輪胎作業.讓行人行走不方便外也時常迫使用路人須走路面常與路上行走車輛與機車差身而過.我們這裡住戶與台北政府陳情近一年多其都沒有的到有效處理.更別說能讓弱勢圖體安全行走該處人行道.又.,該處原本沒有走廊的設置並且又離民權派出所不到300公尺而切長期讓機車日夜停放在人行到上.從民權派出所一路到民權東路口.這種亂象我們已陳情無數次始終停管處也沒有有校處理.派出所員警也無奈表示停管處沒有發佈法令(將此地定為汽機車退出人行道的作為)他們員警也不能隨意開單. 勸我們打1999他們才能合法根據出來執行罰單作業.天阿!我又不領政府薪水卻要我們代他們職行他們的工作.本來人行道就不能違停機車或車輛.更可惡的是有時商家為圖方便大白天常將車輛侉停於人行道上由其是靠近民權東路口的商家.經常造成這理的交通打結不通順.反正嚴重來說新生北路1段至3段單號方向唯獨我們新生北路2段靠近警局這理違停車輛最亂.無數次向市政府反應其跟本得不到有效處理.新生北路/南京東路口/長春路口所有機車都有秩序的被要求停放於新生北北路高架橋下.而我們這邊靠近民權東路(中山國小捷運站口)其高架橋下與`邊已劃好很多格機車停車格.其市政府卻遲遲不要求這邊長期違規的的汽機車停上高架橋下.(我合理懷疑停管處或警局)有圖利商家之嫌.才會無視這裡的民眾多次的反應都不有效來徹底執行法令的規範保障用路人的權益.並杜絕白天與深夜惡質汽車或計程車駕駛無視住戶的進出方便.,常侉停於人行道上擋住民眾行走與店面進出. 近一步來說這裡的捷運站很快就要開通.很多民眾都需靠行走這不到1米半的人行道去搭配.於此向希望簡議員陳情與敦請撥控來會勘協助我們這裡的住戶.我們這些始終支持持妳的民眾. 謝謝! JJ

  4. 匿名 @ 12/30/2010 9:43 下午

    hello 簡議員,有關您"綠色短評/別人的錢開味痛,花博欠缺的是中心思想!"一文中,其中一段有關 Burton Benedict的論述(見其書P260),幾乎全文援引自日本學者吉見俊哉的《博覽會的政治學》,甚至有關1970年大阪萬國博覽會的資料來源,也皆由此書所出,更甚有理解錯誤的可能,希望有政大新聞所碩士學歷,更曾為中時及聯合報記者的您能夠詳標其文出處,以便讀者知悉,否則實有抄襲之嫌,謝謝。

  5. yuyen 12/31/2010 8:10 上午

    非常謝謝
    補進去了

    我在另一文http://www.yuyen.tw/2010/09/blog-post.html中也有引用《博覽會的政治學》此書
    真的很不錯的書

    再次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