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12-06-06

余晏質詢郝龍斌:請市長把城市還給人民!請不要拿明倫國小開刀?請給家長學生一個交待,請把公平正義還給下一代!


建成圓環、明治橋、土林夜市、蘭州派出所…一件又一件歷史記憶消逝了!請問郝市長,你在議場聽到這位九歲女孩的心聲時,能無愧乎?

九歲孩子的童言童語說出了國王沒有穿新衣的真相!如美國珍雅.各在《偉大城市的誕生與衰亡~美國都市街道生活的發展》一書強調,政府迷思認為只要有預算,就可以為所欲為,但,他們所做的根本是都市破壞而非都市重建。民主政府應該將都市改變的決策權還給基層人民!透過民主程序聽取基層聲音,把我們的都市還給我們!城市改變應配合人民的歷史情感與生活,但,菁英們逼迫好的小校莫名其妙廢掉,逼迫大埔農民、東北角漁民接受土地低價徵收!逼新生公園居民接受砍老樹換一季草花,逼樂生療養院居民搬離老家進住冷氣大樓,菁英們所給的真的是人民要的嗎?

尤其,行政程序法第164條規定:「行政計畫涉及多數不同利益之人及多數不同行政機關權限者,確定其計畫之裁決,應經公開及聽證程序」。那麼,為何教師家長學生無法參與都市改造?市長一人為何可以決定要廢掉那個學校,關掉那個公園?甚至愛封路就封路?民主台灣豈不回到了獨裁威權時代?


我問媽媽說:為什麼要把明倫國小廢掉?全台北市的學校那麼多,難道我們是最小的學校,人數最少的嗎?為什麼就一定要廢掉我們的學校? 我聽到大人說:是因為我們的校地很值錢,想把學校拆了,去做什麼什麼用途。但是我實在不懂,難道我們可以隨便拿走別人值錢的東西嗎?難道我們看到別人漂亮的東西就可以隨便拿走嗎?這是我們的學校,我們大家的學校,難道可以不問問我們答不答應就來拆掉我們的學校嗎? 我常常問我的好朋友:你們希望明倫被拆掉嗎?他們都說:不希望。我便問他們為什麼?他們都說:因為明倫國小是大同區最好的小學!我心裡真的很不希望我們學校被廢掉,因為我從幼稚園開始就在這裡學習與成長,和它有很深的感情與回憶,而為什麼要廢掉那麼好、那麼漂亮、有青山綠樹環繞、環境優美的學校,在這裡,有我和同學的秘密基地,那是我們每天玩耍的地方、操場旁的生態池,有許多可愛的小動物,難道這些都不再重要了嗎? 大人說:現在的社會是少子化,那不就表示我們可以享有更大、更好的環境嗎?別的學校的學生都快把學校擠爆了!哪還容得下我們?兩個學校的學生加起來去使用原來的空地,不是讓我們更擠嗎?我們的學校雖然小,卻很溫馨,這些明倫的好,即使是新的校舍,也無法取代,我想請問在座的大人們,如果在你小時候,有一天,有人突然跑來你們家,說:要把你家給拆了!把你們的爸媽消滅了!請你們去別人家當小孩,被他們收養,你們願意嗎? 母校就是我的爸媽,請不要說我的爸媽不好,要把我們送別人家當小孩,我們只要自己的爸爸媽媽,可以嗎?親愛的長官,我不知道誰才有權利決定這些事,但請聽我們小孩子的心聲好嗎?

翻開台北市的改建史,建成圓環早已蕭條變成四不像的玻璃屋酒家菜,龍山寺地下街成遊民天堂,名聞國際的士林夜市竟搬進地下室!隨著大巨蛋、秋葉原、二零二兵工廠等逐步被財團取得再造權,我們的都市風貌隨之走味!

人民應該要能決定都市的發展,因為這是我們每天散步居住的土地,但,都市的擁有權卻被少數市長、總統個別壟斷,執政者想要廢掉你的學校就廢校,想拆你家就拆你家!想封路就封路,要封掉你家門口的公園就封了,財團想蓋劇場、大巨蛋就蓋,那管這是否人民的需求?

美國珍雅.各在《偉大城市的誕生與衰亡~美國都市街道生活的發展》一書強調,政府迷思認為只要有預算,就可以剷除貧民窟,讓中產階級安定解決交通問題。但,花數十億美元後,平民住宅反變成犯罪集中地,比先前想取代的貧民窟還糟,為中等家庭設計的住宅制式單調,扼殺應有朝氣活力,高級住宅更無聊,使盡華而不實的粗俗招數,文化區無法養活一家好書店,市政區遊民閒逛一般民眾避之不及,商店區千篇一律的連鎖店,遊行無處可去,快速道路將大都市開腸剖肚,這根本不是都市的重建而是都市的破壞!(頁19.20,珍.雅各Jane Jacobs,吳鄭重翻譯,台北:聯經2007)

民主政府應該將都市改變的決策權還給基層人民!透過民主程序聽取基層聲音,把我們的都市還給我們!城市改變應配合人民的歷史情感與生活,但,菁英們逼迫好的小校莫名其妙廢掉,逼迫大埔農民、東北角漁民接受土地低價徵收!逼新生公園居民接受砍老樹換一季草花,逼樂生療養院居民搬離老家進住冷氣大樓,菁英們所給的真的是人民要的嗎?

台北的豪宅林立,高級餐廳、名牌高檔百貨與咖啡館夜店等新都市地景接踵出現,伴隨著房地產一坪一百萬的過程,更強化了地理區隔及社會隔離,收入兩極化所展現的M型社會,高收入菁英階級擁有都市空間主導權,相對剝削了上班族及弱勢族群的「市民權」(citizenship)。當然,城市還是會一天接著一天前進變化,只是,這個城市是否是人民要的?



總共有4個意見

  1. 匿名 @ 6/06/2012 7:53 下午

    簡議員講得很有道理,台北變成不是我的家了,是郝龍斌與郭台銘的天堂,但不是我們記憶中的台北了。

  2. 匿名 @ 6/07/2012 1:21 下午

    有這麼多時間搞都更,為什麼不花多一點時間整建偷工減料的道路?道路是一個對外國人最大的門面,一進到台北市看到氾濫亂停的機車,氾濫亂停的汽車,隨時隨地的補修地面,薄的可憐的柏油路,一下雨就成為五百障礙,多花點時間整建吧!

  3. 匿名 @ 6/15/2012 9:51 上午

    為甚麼要搬離台北,因為這裡已經沒有我記憶中的青山綠水了,這裡剩下商場的銅臭味,搬離台北,心痛,不搬,心死...

  4. 匿名 @ 6/16/2012 1:06 下午

    議員都有質詢到重點,包括程序正義、包括廢校決定權限、包括廢校程序法制化等。真的是很精彩的質詢!議員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