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11-05-31

我所認識的史明先生:以人生對抗獨裁政權,為民主奮戰不懈


「我的人生最快樂的時刻,是那一年在東京培訓人才時,從台灣來的報紙上看到一小個郵票大的訊息,說台灣有一截火車翻車了,那一剎那我就知道有成果了,只要人民覺醒,蔣家威權政權一定會被終結掉!」史明歐里桑回憶起人生歷程時,曾這麼感慨地告訴我!我是從當記者時一路採訪史明先生至今,不論何時見到他,他總是一襲牛仔褲、活力十足地鼓勵我們:永不放棄、奮戰不懈。 

從初次採訪他的七十餘歲到現在九十歲了,我抱怨我都老了但他依照神采翌翌,每當社會運動挫敗、選舉失敗、或感歎民主倒退時,只要遇到歐里桑,他總是問我:「余晏啊,現在運動的進度如何啊?有沒有努力辦基層講座讓民主紮根啊?」、「你怎麼還有空來這裡,有沒有努力去跟基層說明民主是什麼?」從我參選至今,史明遇到我總是一再叮嚀我要去基層辦純座談,告訴大家「民主是什麼」,他強調不必像一般政治人物辦桌叫人來吃飯,這個時代的政治人物要開始用座談會型式跟人民對話,從基層座談聽人民的聲音做起,這就是民主!即便我在台北選情艱困,歐里桑始終堅信,只要提供論述就能號召人民,用理念跟社會對話,只要辦座談會與人民對談,即便在藍通通的區域也能感動人民。 

有一次在錄音間訪問史明,我問歐里桑人生最快樂是什麼時刻,他絲毫不猶豫提到1967年仍在東京資助民主運動時,雖然沒有具體成效,但東京開店賺的錢幾乎全用來培訓資助台灣赴日的民主人士了,此刻,從報端得知台灣有火車翻覆,他高興的跳了起來,因為這代表一些計畫獲得了初步成果,代表一些人民對於蔣家集權的崛醒。我問他,年輕時在東京天天切菜剁水餃餡時心裡都在想些什麼?他放棄了婚姻、學業、及人生的一切為革命而奉獻,夜深人靜念著里爾克詩集聽著古典音樂時,我問史明歐里桑他都在想著什麼?

「我天天拿著菜刀剁水餃餡時,心裡就一直想著:蔣介石、蔣介石、蔣介石…」,史明這麼說,但那不是仇恨,是一整個世代的期許,是對故鄉台灣的想望!史明出身家世極好的富家子弟,又是成績好的台大學生,家人期待他接下家業成家立業傳宗接代,但是,青年史明自期成為一位專業的「革命者」,他犧牲了人們所在乎的一切,爭取他心中最美的理想,沒想到他卻成為蔣家政權排名第一的政治通緝犯,他手捧著水果簍喬裝工人偷渡上船到達日本時,也因為蔣家政權立刻傳真一只台灣排名第一的政治犯引渡書,反而讓他獲得政治庇護,在東就落腳,一路為理念奮戰至今。

史明總是一襲牛仔褲,天天游泳,堅持自己照顧自己,所有的一切努力都是為了運動!他賺的錢都用來資助革命及民主運動!當紅衫軍集結號召一人捐出百元時,史明只問了一句話:「革命為什麼要花人家的錢?要搞革命就要用自己賺來的錢來革命啊!」人生的高度立見!那個一邊剁水餃餡一邊想著運動革命吶喊:「蔣介石、蔣介石、蔣介石」的史明已老,但這場民主與獨裁威權政體的對抗,這場用生命奉獻的運動,仍昂揚地在風中不斷奮戰!


「短暫的今世,一切對我們都似乎
需要且不可思議。最最短暫的我們喲!一次
每人僅僅一次。一次之後就再也沒有了。而且我們也是
一次。不再了。可是
僅此一次的存在,雖然僅僅一次
於塵世的存在,似已不可挽回

因此我們逼迫自己且願去履行,
願望就在我們簡樸的雙手,
盈滿的眼眶以及靜默無語的心中。」

~~摘自《杜英諾悲歌》第九悲歌,里爾克詩集(1)頁154,李魁賢譯,桂冠圖書,台北1993

總共有0個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