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10-10-07

終於讓議員進場又趕走媒體,議員問市府為何讓楊錫安可以「准駁」議員會勘監督職權?



台北市議員簡余晏、李慶鋒、陳建銘7日下午表示,花博不應該有藍綠顏色之別,之前市府只邀請藍色立委進場參觀,連國民黨市議員也沒有邀請,今天好不容易終於讓議員進場,卻又禁止媒體隨行採訪,怕這怕那的。議員抗議,郝龍斌市長只在今天開放讓議員去「參觀」,但面對議員依職權提出會勘,郝市長竟批示:「申請書准駁權提昇為秘書長」,職司監督的議員會勘權,竟然讓市政府秘書長楊錫安有權「准駁」,這是紊亂民主政治監督機制,荒謬至極。議員今天終於進入到花博,要問市府的是: 「究竟你們在怕些什麼?」為什麼第四權的媒體這次又被排拒在門外?

簡余晏表示,市府產業農字第09933814700號「台北市2010台北國際花卉博覽會展覽區域及館場工地安全管理要點」中限制議員必須三到七天前通知會勘花博才能進去,但是9月17日郝龍斌在幕僚會議中再下達限縮議員職權的指令,議員會勘花博的「准駁權提昇為秘書長」!而且,展區經楊錫安對議員「 准駁」之後,每週只開放週二讓議員會勘,這倒底是什麼樣的極權市府?!而且到今駁回的多,這根本是挑戰台灣的民主監督政治!是民主的倒退!

李慶鋒表示,市府今天「好不容易」讓台北市議員進場「參觀」,但也只是「參觀」部分做為市府花博主力的「電子花」,電子花固然是參觀頭,志工也很辛苦,但花博的中心思想是什麼?花博跟自然、環保、台灣的關連性為何?這是今天看完花博之後議員想問的問題,電子花與當代台北的中心思想的連結如何?百餘億元的花博想為後代留下什麼?

議員表示,這場花博砍掉百棵樹木,拆掉不夠好看的人民房子變成「迎賓大道」,再封掉人民常用的濱江街及快速路,斥資百餘億元來種六期草花,並且發包千餘萬元買塑膠花蓋住不夠好看的中山橋遺址,把防汌河濱公園改用途…,這些都不是一般強調人與自然及環保的花卉博覽會的精神,當郝團隊的顧問團也出來嫌花博不夠好看時,我們想問的是:台灣辦花博的中心思想究竟是什麼?

總共有0個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