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10-10-05

余晏質疑市府政風處變郝市長發言人室!花博的花草養護工月薪六萬二千元,讓人羨慕





台北市議員簡余晏質疑,台北市政風處的調查報告竟是用「預算編列」的價錢來比對,而不是以實際契約單價來對照市價,這樣查得出真相嗎?簡余晏說,就算根據政風處的資料來看,浮編預算的36種花草之中,浮編經費接近1700萬元,但買得比較便宜的162種花草中,總計便宜了近600萬元,政風處為何會就這樣離譜的數字卻得到「難以單株單價論斷花博植栽價植有浮編預算、浪費」的結論?簡余晏質疑,花博圓山公園展示區所編列來保活澆水除草的花草「養護工」一個月月薪6萬2千元,這樣的月薪明顯高於今年七月的全國工商業總平均薪資4萬1530元,更遠高於一般農業人口的月薪。簡余晏幫市民請命,希望市府開放讓台北市民來應徵養花澆水的「養護工」!

簡余晏質疑政風處今天的報告謊話連篇,政風處變成了發言人室,甚至是「把風處」「歪風處」,處長楊石金竟強調說「這些植物有藝術設計的成份在內」,政風處幫郝市長全力背書,已使政風單位的存在功能完全喪失,簡余晏建議政府部門未來可以考慮裁撤政風處,或者把政風處直接轉型為市長發言人室較合乎現況。簡余晏質疑,政風處竟然只算浮報、短報的「種類」而不算實際金額,更離譜的是,政風處竟然是用「預算」來調查,而沒有用實質的契約採購價來計算,真讓人斐疑所思,就算如此,浮報的花朵預算逾千萬元,也實在浮報得離譜。 
簡余晏指出,政風處報告中談到花價太貴的理由竟然百百種,真的是別人的錢開昧痛,納稅人的血汗錢交給這樣食米毋知米價的團隊真讓人可惜!今天政風處則指稱植栽有「生產成本」、「養護成本」、「耗損風險 」,且說「植栽市場價格亦無公定標準」,政風處認為,這樣就是「單價變動在總價範圍內」。不過,翻開花博契約書,赫然發現市府除了花草每株的價錢之外,另外編列了花草的「養護工」費用,簡余晏質疑,養護費都另外編列重金了,政風處不該再拿來再做為花價太貴的理由!而且一位花草養護工的月薪高達六萬二,這樣的高薪真讓人欣羨。

簡余晏指出, 花博契約中除了花草之外,另編了「植栽維護施工費」,工作是:「含澆水、施肥、病蟲、防治、修剪、保活」等,以圓山公園區來看,今年八月編列十名養護工,每人月薪六萬二千元,九月起編列47人,每個月養護費用支出就從282萬元到291萬4千元不等。此外,養護花朵的費用如由區外買土填方每平方公尺2327元共59萬5942元,土壤改良(拌基肥)114萬5131元(每公斤9萬5427元),追肥(固體緩效性複合肥料)每公斤1萬7892元共187萬8723元,相關的養護費用全都另外編列。

除了圓山公園區按編「養護工」的錢之外,花之隧道的「植裁維護」費用也編列了497萬5806元。大佳河濱公園的「植裁養護費」編了1079萬6745元,是以每株每天的養護費來計算,例如一株喬木一天的養護費用是 0.82元,一株灌木一天的養護費用是0.41元。簡余晏質疑,不論是以「株」來編養護費用,或是以月薪六萬二來編列養護費用,都高於一般認知,是挑戰全民的常識!

簡余晏表示,政風處今天站出來替郝團隊的花博價錢背書,與市府委託的顧問體檢團一樣已成為郝會花的親友團了。簡余晏指出,根據政風處今天的報告指出,預算編列離譜的南美蟛蜞菊一株單價20元,比公園處的一株9元貴了11元,以買千株來計貴了1萬 1000元,但鐵冬青一株以3000元來編價,遠高於公園處的2030元一株,原本估算要買2351.63株,光是鐵冬青就浮編了228萬元,周樣的,青剛櫟每株價預算編列價差千元,紅楠價差近千元,杜英價差850元,這四項植物浮編金額就達近千萬元。相對之下,162種編列比公燈處編得便宜的植物中,多數為低價植物,所以,政風處用「超過參考價36種」植物,「低於參考價162項植物」來為花博單價辯護真是莫名奇妙。

簡余晏質疑,郝市長究竟為什麼說「政風處的調查報告經得起考驗」?能否說得明白一點?也請郝團隊說明,這樣的花草養護工六萬二月薪是如何計價的?能否對外公開徵人?是否真的都是由花農賺走的?

總共有3個意見

  1. 唯蔥 10/06/2010 8:23 上午

    真的很好賺!
    以前寫程式寫得要死,還要兼技術支援,一個月也才不過4, 5萬。
    澆花除草可以到62,000?
    更別說廠商賺的公費是另外算的,如果真要查一定會有問題的。
    而且這種工程不應該用服務成本加工費法,應該是總包價法。
    如果准用服務成本加工費法,就需查薪資帳冊和扣繳憑單。
    當然也可能查無不法的,單據都有的話,也不能說違法,只能說"惡劣"。

  2. 專家來說話 10/08/2010 10:55 上午

    《新生高弊案》議員指控花價採購浮報,一株7、8塊的南美蟛蜞菊,報價高達3百塊,經過追查176項工程有多達120項報價偏高,(皆有採購單價表),台北市政府承認為弊案,並對相關人員懲處。《新生高弊案》,5被告、1押、3交保。...........花博所被議員指控的浮報項目、性質一樣與新生高弊案吻合,(皆有採購單價表),為何就不是弊案?為何就是不辦???說穿了就是想藉花博的眼花撩亂來誆騙大眾的眼睛,藉盛大的規模來拉抬郝的選情!否則他還剩下什麼?!

  3. 何岳峰 hoamon 10/10/2010 11:02 下午

    單看一個項目的單價,對整個工程而言是不盡合理的。針對「工程施工項目預算編列」我寫了一篇文章,敬請指教。

    文章結論是:
    1. 無法期待一個幾年後才完工的工程,在規劃設計時就明確定出它的工料數量
    2. 只單看幾個施工項目的單價是不盡情理的。
    3. 變更設計時,施工項目的單價才重要。
    4. 施工項目訪價時,要善用「營建物價」(這是工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