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13-04-11

轉載/陳前總統的病歷


總共有1個意見

  1. SY @ 4/12/2013 5:10 上午

    謝謝余晏提供這份診斷書。我認為,這是一份法醫鑑定書(替政治案件作法醫鑑定),不是一份臨床診斷書(替病人作醫療診斷),細述如下:

    美國神經病理權威周烒明醫師(台裔,Dr. Samuel Chou),依據陳總統的MRI(核磁共振),電腦斷層以及己確知的症狀,判斷陳總統罹患常壓性水腦症(Normal pressure hydrocephalus),這不是什麼極罕見疾病,為什麼台北榮總在監診陳總統六個多月後,還沒有能力診斷出這麼明顯的臨床疾病?

    典型的常壓性水腦症症候包含:尿失禁,部份失智現象,行止失制(gait disturbance,包含類巴金森症候,易跌倒),加上核磁共桭確認,即可作診斷。這一點都不複雜。(請參見相關維基百科網頁,其URL見下。)

    台北榮總醫生,不可能沒有能力知道周烒明醫師的診斷,是合乎醫學臨床診斷的原理。只是,台北榮總醫生選擇按下,不對陳總統的常壓性水腦症症候作出診斷,而只作症候敘述,完全逃避醫生最重要的「臨床診斷」的職責。

    看醫生,得不到「臨床診斷」,那麼看醫生的目的是什麼?我們看醫生,並不是付錢要讓醫生來告訴我們,我們有什麼症候(如發燒,喉管發炎; 這些,我們自己都知道,才會去找醫生),而是要知道我們得到什麼疾病(比如,我們要知道,是感冒,還是黴菌感染性肺炎)。

    台北榮總醫生在這份沒有診斷的「診斷書」上,寫出「手抖」「口吃」「尿失禁」等描述,都是一般眼睛健全的人就可以判定的,不需要付錢叫醫生來確定。就是因為「手抖」「口吃」「尿失禁」,才會去找醫生。

    付錢找醫生的目的是要醫生診斷這是什麼病造成的。台北榮總醫生拿了錢,卻完全拒絕作「臨床診斷」。

    所以,我並不認為,台北榮總醫生,有百分之百的對待陳總統。是的,他們的這份「診斷書」說出了事實(替政治作法醫鑑定),但不是(他們知道的)全部的事實(替病人作診療)。

    我認為台北榮總醫生對陳總統的病史,仍有外來政治壓力,仍有禁忌,仍有保留。台北榮總醫生選擇不提陳總統常壓性水腦症症候,是政治決定,不是醫學決定。

    台北榮總醫生背叛醫德,拒為病人診療。

    我對讚揚榮總醫生這份沒有診斷的「診斷書」的人,很不同意。台灣人太愚善了。台灣人如果不學以色列人對納粹的殘酷追究,而對別人略微的「不那麼壞」就叫好叫座。那麼,老天,台灣人的苦頭才剛要開始而已。

    有興趣的人,可以到下列維基百科網頁去參讀常壓性水腦症(Normal pressure hydrocephalus)的資訊,您可以自行判斷,台灣最好的醫院之一的台北榮總的醫生,為什麼經過六個多月還沒有能力作出診斷,而我對台北榮總醫生的看法,是不是算過份。

    https://en.wikipedia.org/wiki/Normal_pressure_hydrocephal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