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14-05-27

大官愛白賊




大官到議會說白賊已成政壇顯學!農委會主委陳保基清明節被問到花生一斤漲十元時竟厚顏的要人民吃潤餅就別加花生粉,端節粽子貴了就說改吃茄子更養生,不只如此,三月時豬價上揚一公斤飆到82元,陳保基卻仍死鴨子硬嘴倍強調豬肉供應很穩定,硬說只有短時間起伏從上述的三項物價波動來看,農委會主委其實是拿不出對策,在國會白賊來去青菜講講,物價飆漲大官不當回事,備詢態度輕浮!

不只國會如此,以捷運首度驚見的隨機殺人四死案為例,台北市郝龍斌率警察局長黃昇勇、捷運公司總經理譚國光議會報告時,議員詢問乘客按下緊急按鈕後有沒有通知警方?郝市長及兩名官員數度強調通知了捷運警察隊及新北市警方,結果,翌日即傳出新北市警方根本沒接到台北市通報而是接獲民眾報警,郝市長及警局長等大官議會公然說謊臉不紅氣不喘,至今仍未道歉!

議場說謊當然不只一樁,市警中正一分局以專門綑綁物品動物的「束帶」來綁人民,「束帶」雖長得像「塑膠手銬」卻差很大,後者有卡齒不會傷人,但束帶是文具用的,愈掙脫愈緊束會讓血管受傷,市警局在議場答詢竟說「束帶」真實名稱就叫做「警械」,所以可以盡情綁人民,真實社會裡,「束帶」當然不稱為「警械」,太原路隨便買就一大堆,怎可能叫「警械」?但反正警方違憲違反人權也已是常態,中正一分局長方仰寧在議場也都可以「超越憲法」了,拿超強水柱猛噴女性致傷又如何?反正警察隨意打記者也不會被處份了,代議士政治又有何懼?就在議場謊稱警政署已宣布「束帶」真實名稱為「警械」又如何?大官愛說小謊又耐我何!

對小市民來說,電費貴一點一個月就多花數百元,肉價、花生或茄子貴一點生活費就日益沈重,這樣的民生議題質詢無可迴避,負責任的談話應該是說會盡力以果菜公司、農漁會系統、匯率、大宗進口等方式平穩物價,但傲慢的官員心不在人民,他們只想巧言令色,砌詞狡辯,完全無心解決問題。更何況上下交相賊,大家有樣學樣,上樑不正下樑歪,例如副總統外號就是「白賊」兩字,總統馬英九的六三三跳票捐薪等都是馬馬虎虎含糊就過關了,平常的黑白講更不計其數,例如馬英九2011年強調他如果連任絕不與中國領導人見面(見下方新聞影帶第32秒處),但今年就全力準備要與習近平見面,2011年馬英九說泡麵漲價就多吃米嘛,2012年便當縮水一個吃不飽那麼「吃兩個就好嘛」,2014年2月說台北物價「亞洲最低是觀光優勢」,這些都是睜眼說瞎話。大官愈來愈嫺熟操作語言符號,展開言詞詐術,反正只要表情誠懇裝無辜,一隻嘴說得糊累累借着語言修辭的技術推卸責任,並且炮製出替罪羔羊,說謊、欺騙、語言操弄正時行,既然如此又何必正面面對問題解決問題呢?

這不只是一個政治道德敗壞的年代!這是說謊、欺騙、語言操弄的年代!這是大官說白賊不打草稿的年代!



總共有1個意見

  1. 紐約客 @ 5/28/2014 9:12 上午

    台灣的獨特民主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