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8-07-29

綠色短評/無冕王?政治人物的宣傳工具?


二、三十年前的媒體記者,當年雖然還有報禁等言論自由的禁錮,但那時的記者不論被稱為「無冕王」或是文化流氓,至少都能批判大官,可以連寫一個月讓一個部長下台,不會因為這位大官是國民黨的或因為以公費下的廣告單多,或因為是大富翁就不能寫,記者也不會被當成「細漢仔」的來罵。但是,最近看台北市長郝龍斌對記者擺出「不屑」的表情,直批媒體「媒體沒新聞了嗎?這芝蔴綠豆事都報!」真不知道當代媒體都還多少尊嚴?

媒體過去被視為第四權,憲法且明言保障言論自由,為的是在民主社會監督政府。但是,在經濟不景氣之下,政府現在卻已變成媒體的重要經濟來源之一,大官與大富翁一樣,逐步變成是媒介不能批評的對象了。

「媒體沒新聞了嗎?這芝蔴綠豆事都報!」這句話是郝龍斌昨天風雨之中,一路給記者臉色的新聞,他還很不屑的說:「這些媒體喔…」這是什麼樣的傲慢市長,他可以罵議員、罵記者、罵電視台,抱怨這抱怨那,就是不反省他自己嗎?就這麼傲慢嗎?

這是典型的傲慢獨大政權與媒體互動的情況,記者不准質疑市長,媒體不能批判市府,市府前兩個會期刻意將地方里長個別訂閱報紙的權限收回,改由市府統一代訂,掌握了平面媒體代訂報份的權力。台北市政府還編列了與媒體公關的活動費,以及數千萬元藏在各種預算裡面統籌處理廣播托播費。此外,光是去年以台北市長郝龍斌為主角的代言人的短片就有銀髮族系列、治安零容忍、台北城市意向的「你好篇」等三短片,拍攝經費分別是六十萬、六十萬、九十七萬元不等。托播經費高達近九百萬元。這些還是市府經費裡面的小宗而已。試問,面對這樣「大牌」的廣告主,媒體還敢批判嗎?

此外,台灣的媒體也不再有主動發崛專題,也少有連續報一個星期的追到底的精神,在這樣的制度下,台灣的媒體已逐步無法監督這個獨大的政府。甚至當記者質疑市長時,被罵、看大官臉色的就是可憐的記者了,媒體記者代表的是人民,但看到鏡頭前面這大喇喇不甩記者、罵記者的郝龍斌時,這樣的市長又怎麼可能尊重人人民呢?

所以,像停管工會幹部被免職、中山蕭老師被解聘等案子,都明顯產生爭議,但就像這兩天新聞裡面描述的「郝龍斌不耐」一樣,掌有經費的市長可以直批議員李慶元「你態度不好」一樣,媒體報導讓政府不爽不耐時,下一步,讓人擔心這家媒體的長官會被大官關切,更讓人擔心這位線上記者可能再受到公司關切…。官僚體系只要向電視台及報社,用公費買些廣告置入行銷,多刊幾次廣告,記者還能批官員嗎?

此外,政府還需要認真做市政嗎?某電視台日前在播出專訪郝龍斌半小,內容強調淡水河已清理的多麼乾淨,但這不是廣告,而是市政府的置入性行銷,也就是說,市政府不需要發包認真做事,只要用「媒體清理淡水河」,媒體效果即達到,又何必做得這麼辛苦?

看電影「超人」時,不管這部影集換了多少男主角,電影裡的編輯室卻永遠是熱情洋溢,集體團隊想著要找出真相,指派誰誰誰去追查。我看到電影裡編輯室的熱情時,常會腦門充血想到年少輕狂,但是,現在的政治環境裡,記者還能批判官員嗎? 記者還是無冕王嗎?或只是政治人物的洗腦工具。

總共有5個意見

  1. breezezero @ 7/29/2008 7:30 下午

    這才叫歷史共業

    誰叫台灣的媒體有95%甘願淪為黨國幽靈的鷹犬打手

    現在被主子『青』,就巴結點,別唉

    台灣的媒體3好+1好

  2. Kay @ 7/29/2008 9:43 下午

    「媒體過去被視為第四權,所以憲法裡面有言論免責權....」
    我不是說您這篇文章說的不對啦,不過中華民國憲法有明文保障媒體的言論免責權嗎?好像也沒有第四權的概念說....

  3. 小記者 @ 7/29/2008 10:18 下午

    余晏姐:

    我們本來就是細漢的
    請不要聲援記者
    要不然事情鬧大了
    大家都慘
    市政新聞夠小了
    大不了議會記者全部撤掉
    誰鳥記者
    我們本來就是次外勞!!!

  4. 匿名 @ 7/30/2008 10:08 上午

    明明有錯不認錯
    只想著要洗腦別人
    且把自己捧的高高在上
    這...不就是和對岸的一樣嗎...
    台灣的人民用選票把自己送到這樣的不歸路了...

  5. 匿名 @ 4/13/2010 4:20 下午

    這應該說,該報導的不去報導,不需要報導的拼命挖,就是現代無冕王的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