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10-12-04

轉載/李敏勇文章:台灣的詩人大會不敢讓中國流亡詩人貝嶺來台!


詩人政治大會
◎ 李敏勇

中國流亡詩人貝嶺,原應邀參加在台灣舉辦的一個所謂的世界詩人大會,但主辦單位以中國代表團傳遞不要他出席的態度,拒絕他出席。把台灣視為自由之土、流亡地的貝嶺,感嘆台灣藝文界沒有人為他挺身而出。


我得知這個消息時,正好記者朋友來電問及狀況,也有海外的與會詩人連絡時,納悶會中竟無台灣代表性的許多詩人身影。其實,這沒有什麼意外,我不知道這個活動,也不會參加這樣的活動。

所謂的世界詩人會議,有好幾個組織。在台灣,從戒嚴時代,就有附和中國國民黨文工單位的黨國體制詩人參與這樣的組織,進行這樣的文化工作。比起許多國家以城市為名的國際詩歌節,這類世界詩人大會遜色多多。荷蘭的阿姆斯特丹、加拿大的多倫多、尼加拉瓜的格瑞那達……詩歌性、文化性,都更為充實。

從前,許多在台灣的詩人以反共著稱,那時大多自稱中國詩人。現在,變成親共。從前,在台灣舉行會議,還會發表反共文告。現在,因為親共,會為中國代表堅壁清野。貝嶺從中國流亡,被視為異議份子,當然不受歡迎。但是貝嶺感嘆台灣藝文界沒有人為他發聲,是知其一不知其二,有點像中國流亡人士來到台灣,誤以為相對中國共產黨,中國國民黨是民主自由的代表,不知道在台灣有僭越的台灣,還有被壓抑的台灣。

詩人屈服,迎合強權,當然是不足取的。與其說,這樣的詩人大會是文學活動,不如說是貝嶺所言的大拜拜。貝嶺其實不須那麼在意。台灣藝文界沒有人為他挺身而出,是因為大家並不在意。

詩人何為?記得一九九二年,在韓國首爾的一個世界詩人大會舉行前夕,韓中建交,與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斷交。我帶著六十位台灣詩人連署的一份〈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公開信,呼籲韓國詩人關切台灣主權。二○○五年,在高雄的世界詩歌節,適逢中國宣布反分裂國家法,我也草擬聲明〈以詩的玫瑰插在恫嚇的槍口﹀連署,與會的國內外詩人共同響應。詩人是為自由而生的。如果詩人附和威權,鄙之可也!

(作者為詩人)

總共有1個意見

  1. 匿名 @ 12/11/2010 7:22 下午

    雖然有人說槍手有指名罵連先生,也有人說聽到兩槍.當然更有人認為連先生是自導自演.

    若連先生是自導自演,而警方卻說是誤傷,那為什麼連先生要一直強調槍手是要殺他.這不是很好的下台階嗎,必竟影響選舉的目的(大人物的槍案,現場影帶整天播)已達成.為何不如此收場.

    萬一連先生是對的,怎麼辦?他是當事人,一定會想得比外人多.或許他想出答案,但卻不能明說.只能靠這樣挖出幕後黑手.

    如果槍手計劃就是要殺他,而且有2槍(手).如果第1槍是要殺連先生,而台下死的原本是應該死馬面(第2槍).

    為何要在那天,那個地方下手.一定是有目的.當然是為選舉.

    那為何是連先生?當天好幾場,選別人也可以.難道是連先生會在明年,後年礙到誰嗎?

    換個角度來看.若以那個黑手來看,雖然影響選舉的目的己達成(有誰發現事發後,多快現場的影片就上電視了,中間卻少了開槍那段),但人卻没死,那該如何收呢?黑手是希望往誤傷或預謀呢?看看事發後,警政署長多快出來講槍手動機.為何是他而不是刑事局或抓馬面的派出所所長?

    所以,萬一連先生是對的.那是誰要他死又能獲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