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7-07-27

ORLANDO市公園裡寂寞的紀念碑


聯合國秘書處長潘基文以聯合國2758號決議文拒絕我們加入聯合國的願望,這是台灣人尋找流奶與蜜迦南地的路程之一而已,我們仍會繼續前行!但腦海裡忍不住浮現一面寂寞站在美國佛羅里達州奧蘭多市的紀念碑,這是台南市長蘇南城時代與orlando簽訂姐妹市時,樹立的紀念碑。

「中華民國台灣省台南市長蘇南城敬題,中華民國七十一年六月廿四日」,這是碑文上的字,25年後我偶然經過奧蘭多公園,在此憑弔。台灣省早已凍掉,昔日台灣捐錢挖的湖已乾涸滿地雜草,成為美麗公園邊緣一處荒蕪。有趣的是,因為台南與奧蘭多義結金蘭,中國當年立刻反制,捐錢在公園另蓋一個八角亭,象徵美中關係穩固(如下圖)。 


這樣國際角力故事,如果不是台灣出來的我們,恐怕不會去拍照、書寫,存於心坎在潘基文違反聯合國憲章的此時浮現。因為根據聯合國憲章第四條、安理會及聯大規則等規定,會員國具平等地位,聯合國秘書長收到新會員國申請案應立即交安理會討論,安理會才有權決定是接受或拒絕台灣。

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曾在1950年到1971年間,一次又一次在聯合國提案否決中華民國。蕞薾小島的台灣當然不代表中國,這是必然。但,這次潘基文退回台灣入聯案時說「Resolution 2758 is the basis of the one-China policy of the United Nations」,也就是潘基文認為,2758號決議文決定聯合國「一個中國政策」,北京政府代表中國而台灣屬於中國。

潘基文的說法當然不是國際正義,事實上,從1945年發表聯合國憲章至今,聯合國一向欺小怕大無法代表國際公理與正義,正義在那裡?歷史告訴我們,正義只能靠自已爭取,捨此無他!2758號決議文只解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代表權,無法說明臺灣兩千三百萬人民的代表權。所以太平洋上的我們,必須時時刻刻踮起腳尖向國際瞭望,努力讓國際看到我們聽見聲音,而在orlando公園角落裡寂的紀念碑,一旁荒涼的雜草,述說著我們的孤寂。

關鍵字:中國,台灣,聯合國,紀念碑,姐妹市,奧蘭多市,台南市

總共有7個意見

  1. Sernggi @ 7/28/2007 9:18 上午

    余晏寫﹕「所以太平洋上的我們,必須時時刻刻踮起腳尖向國際瞭望,努力讓國際看到我們聽見聲音」

    是啊!國際正等著在台灣的鄉親們正式地大聲宣佈「台灣是一個國家」這個驚天動地的聲音。

  2. Blisa @ 7/29/2007 8:28 上午

    有人說「台灣已經獨立」

    但,問題是——
    幾年幾月幾日獨立?
    獨立紀念日呢?

  3. Sernggi @ 7/29/2007 9:03 下午

    陳隆志教授於7月29日在自由時報的《星期專論》發表他的“台灣國家進行曲”。他的結尾是﹕「總之,台灣充分具備一個國家的條件(人民、領土、政府與主權),在過去曾經懸而未定的國際法律地位如今變為已定,進化為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

    陳教授的這些話,私下用來鼓勵自己還可以,把它當真卻有礙於台灣建國。

    指出陳總統誤解“台灣關系法案”的美國復旦大學法學教授江永芳,他的西元2000年論文“國家,主權,與台灣 ”曾經指出「一個具備國家條件的政治實體,除非它宣佈建國,不會變成一個國家」。


    英國劍橋大學的法學教授James Crawford,他於2006年出版的書“在國際法下創建國家”有許多章節涉及台灣。他寫到,「台灣不是一個國家,因為它尚未明確的主張它已從中國分離出來,所以不被承認是一個和中國不同的國家」。

    我贊同江教授及Crawford教授的觀點。這就是我於前日在此所寫的那段話的背景﹕“國際正等著在台灣的鄉親們正式地大聲宣佈「台灣是一個國家」這個驚天動地的聲音”。

    事實上,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不承認台灣是一個國家。把這個事實單純的歸諸於政治,而漠視法理及法理對政治的影響,這樣是無助於台灣建國大事的。陳教授對台灣建國的法理論述,與江教授及Crawford教授的,有明顯的不同。哪一個論述對台灣建國的目標比較有助呢?我想聽聽余晏及訪客的看法。

  4. blisa @ 7/31/2007 12:43 上午

      

    現在,問題的重點,在於人家如何看待你,例如承認你是xx國等問題。

    向外宣稱,平埔血幾成,開羅宣言沒有簽字等等,有用嗎? 況且,如果是「口頭契約」,根本無須簽字。
      

  5. 簡余晏 8/01/2007 11:30 上午

    Sernggi與 blisa兄

    台灣是國家,只是國際不承認我們獨立了,而且島內也還有三成的人仍在夢中也不認為台灣有獨立。

    就像聯合國海洋公約裡面總是刻意忽略太平洋上的我們,把台灣當成隱形島一樣,在法理目的之前,我覺得我們還應該透過一些大戰略,把台灣加入海洋秩序、國際秩序的運轉之中,我覺得這是正式外交之外,我們還可以努力的一些地方。

    因為國際不承認,所以台灣還沒有完成獨立國家的真正階段,因為有三成的人認同「中華民國的領土及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所以島內的共識未成,國際社會當然不知道也不認同我們是獨立國家。

    所以我們的障礙不只在於中華民國四個字,我們的障礙在於島內有三成的人自認為領土幅員及於中國,這個障礙比潘基文還要嚴重。

    但換個角度想,七年前政黨輪替前,可能有近五成的人只認同中華民國而不覺得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這樣來想…台灣人的文明進步速度實在也已經很快了。

    我個人認為:「台灣正在獨立的歷史進程之中」,七年來我們已透過媒體、論述、民間動員、選舉、憲法、民調、公投等各面向展開獨立的實質進展。現在,我期待是最後幾年了,

    獨立仍未成功,我們也只能繼續努力!!!

    余晏上

  6. blisa @ 8/02/2007 8:25 下午

    聽得到 看得到
    余晏  辛苦妳了

     現在——
     是否可以向外宣佈
     「中共如果出手,我們即時出兵打美國」

     像日本的「大東亞戰爭」一樣,打美國。

  7. Sernggi @ 8/05/2007 9:41 上午

    多謝余晏及Blisa對宣佈「台灣是一個國家」的看法。

    宣佈「台灣是一個國家」,別國不見得會馬上承認。但是不宣佈,別國要承認什麼東西啊?

    陳隆志教授於8月5日在自由時報的《星期專論》發表他的“剖析台灣國家進化異言堂”。他寫到﹕「以台灣之名申請加入為聯合國會員國,就具有積極宣示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的形式與實質」。加入聯合國的條件之一是申請者必須是國家。自己不敢或不願宣佈「台灣是一個國家」,卻本末倒置,用申請加入聯合國來充做間接的宣佈。這種話是政客用來敷衍選民的,不是法學教授的適用語,對台灣建國不但無助,反而養成惰性造成障礙。

    鄉親們心知肚明,宣佈「台灣是一個國家」會惱怒中國,因而躊蹴不宣佈。這是可以理解的。連一隻螞蟻都要命,何況是人。可是天下是沒有白吃的午餐的。美國於1776年宣佈獨立,跟英國打了8年戰,一直到1783年與英國簽了巴黎條約,才得到英國承認。

    對台灣而言,硬砰硬不是唯一的建國途徑。台灣的住民很有創意,只要獨立思考,不輕信權威,認清台灣的國際法理地位,就能想出一個代價較小而可行性較高的建國途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