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臺灣.環保.弱勢.文化.改變ing

2007-07-13

美東偶遇金牌女將


1975年6月10日這一天,南投來的女將李秋霞在漢城第2屆亞洲田徑賽女子800公尺決賽奪下金牌,台灣人一陣歡呼,她接著又拿下女子三千公尺、一千五百公尺金牌,直到14日閉幕時,台灣隊共拿到12面獎牌,她是「三冠后」!圖左是當年李秋霞與蔣經國、戴世然的新聞照(余晏翻攝自李秋霞剪報資料)。

距離1975年至今已32個年頭,此刻,我在波士頓遇到這位包辦八百、一千五百、三千公尺金牌的南投同鄉大姐,我很訝異課本、資料裡不曾像稱頌戴世然、紀政一樣提過這位同鄉大姐的好成績,這是被當局刻意抹掉的金牌故事嗎?雖然牆上金牌早已生鏽(圖下,我與秋霞姐各執一面金牌),握在手裡還是沈沈的,她依然以無比的意志力在人生的道路上跑步向前,不久前她才參加了台美人及社團辦的March for Taiwan「為台灣而跑」活動。

這次,為了招待陳茂雄老師我們一行,秋霞姐拔了庭院的韭菜炒菜脯蛋,還自製肉包、由韻如姐買肉粽、桌上竟有道地南投豆腐乳、稀飯…一大桌道道地地台灣菜,讓我感覺好像回到南投老家,忘記窗外草地其實是麻州綠茵。現在,他們的兒女已從哈佛等名校畢業,已成為美國台人社會菁英,但見面時開口問我的問題是:是海基會董事長真要讓洪奇昌來當嗎…等故鄉重要話題。

秋霞姐一篇文章(見下方轉載自由時報20070306)講得很清楚,如果當年不是黨國打壓,金牌選手不必留在隆冬瑞雪波士頓,因為1978年結婚的先生曾參加台灣同鄉會活動,就這樣,即遭情治系統迫害,連學生簽證都無法延長。當年,李秋霞寫信跟教育部長交涉,字字淚水控訴,質疑為國家苦練的金牌選手無理由拿不到簽證,難道這是國家對待選手的方式嗎?

訪美過程中,我聽到一個又一個這樣有關於台灣同鄉會、黑名單的故事,他們的人生因蔣經國時代情治黑手被迫走向另一條冒險移民旅程,當他們坐在密西西比河畔聽芝加哥樂團演唱、或在哈德遜河畔遙望曼哈頓、或在大西洋濱聽浪拍岸,都曾遙想故鄉濁水溪及日月潭,移民生涯的冒險及果實讓他們在台美人社會寫下不凡樂章。但如果重來一次,如果這些台籍的太空科學家、鋼琴家、音樂家、金牌選手、律師、醫院院長、工程師、財經總顧問當年得以回台重用,或能自由發展,得以陪伴台灣成長至今,今天的台灣仍會如此嗎?

光陰芿苒,攸攸32載已逝,秋霞姐依舊體力驚人,家後面有大片菜園,美東夏令會一早還要帶領大夥兒運動,她的人生依舊精采美麗奮力前行。但,人生是線性前進,我很想問在美國相逢的一位又一位博士、碩士同鄉們,如果當年沒有遠走他鄉,如果得以回到台灣,如果台灣能給當年台籍人士平等競爭機會,是否人生故事還會更美好不同?線性歷史當然不可能再回頭,或許台僑美國故事反而讓台灣力量得以如水滴潑灑向世界地圖,擴散向全球陸地與海洋。或許這是歷史偶然與必然,或許這正是台灣海洋國家力量延伸之起點。

值得一提的是,李秋霞至今仍是台灣女子田徑一千五百公尺紀錄保持人,4分22秒3。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以下是自由時報2007/03/06所刊載的李秋霞小姐的文章

金牌女將240公里控訴
李秋霞/
我於一九七五年獲得亞洲田徑錦標賽女子八百、一千五百及三千公尺金牌後,就全心全力投入隔年(一九七六年)的世運訓練。可是,當年奧林匹克委員會決定我們不能以「中華民國」之名而必須以「台灣」之名參加。誰知當時的國民黨政府竟然拒絕「台灣」之名而退出世運會,讓我們選手好幾年的訓練與準備付諸流水。也因為這次國民黨政權拒絕「台灣」之名,台灣以後只好用可笑的「中華台北」之名參加國際賽事。這難道不是外來的國民黨為了保住自己的政權,不顧台灣人民利益的典型例子?

事實上,我也曾加入國民黨。直到今天,我還清清楚楚地記得高三那年,我參加「省運」一個禮拜而拿到獎牌之後,回到教室時的第一件事。當時我的國文老師兼導師,用手指著我,氣極敗壞地說:「你這個賤貨,你不加入國民黨,難道要加入共產黨?」我愣在當場。後來才知道,原來省運剛開始那幾天,導師對全班發下加入國民黨的申請書。一週之後,全班只有我一人沒有繳回。當時我想我正在參加省運,我怎麼知道你給我加入國民黨的申請單?但是面對導師的恐嚇,只好趕快填寫表格;之後,一毛錢黨費也沒繳。沒想到,一九七五年拿到金牌後,卻被國民黨列為「優秀黨員」!

之後,我與先生在一九七八年結婚,隔年美麗島事件發生;再隔年,林家血案、陳文成命案連續發生。那段時間前後,我與當時當學生的先生偶爾去參加台灣同鄉會的例行餐會。不久,某日報竟然寫著「李秋霞嫁了一個台獨先生,不走體育了。」過了不久,在電話中,我現已過世的父親提及調查局的人告訴他「叫你女婿卡惦點,讀冊就好。」果不其然,當我因護照過期到芝加哥辦事處申請時,竟然不被批准。後來我只好直接寫一封信給當時的教育部長才被批准。這些經驗,使我真正體認到國民黨政權如何對台灣人(甚至在遠遠的美國)的不信任與控制。

因此,上個月二十四日至二十八日,我參加了台美人及所屬四十幾個社團舉辦的March for Taiwan「為台灣而跑」活動。從費城獨立鐘起跑,到華府國會山莊前的獨立大道。我們二十五人冒著冷風與大雪,跑完二四○公里行程,主要目的是要呼籲美國公民認識二二八屠殺事件,懇求布希總統與國會保障台灣的民主,請求聯合國接受台灣為會員國,也要求中國放棄對台灣領土的聲稱。同時我們也向世人告知,絕對不能容許類似二二八屠殺事件再一次在台灣或世界上任何地方發生。

能與許許多多的台美人為台灣長跑,為台灣發聲,令我感觸良多:台灣獨立運動,和這二四○公里風雪長跑一樣,要目標明確,要堅持到底,才能踏上我們台灣人自己的「獨立大道」!

(作者為一九七五年亞洲田徑賽三項金牌得主)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

總共有2個意見

  1. Ken Huang 7/17/2007 12:46 下午

    It is indeed sad. I would like to meet her one day.

    Ken Huang

  2. 南投人 @ 7/19/2007 1:53 下午

    我也是南投人,以前李秋霞的確是我們地方的知名人物,時常聽到她的種種傳奇,只是不知道何時開始消失了。從余晏這篇文章,我才知道原來她在台灣消失的原因。
    這真是南投人的遺憾。